山高水长 风范永存——深切缅怀侯波主席

【查看原图】
1.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第一届主席,第二、三、四届名誉主席侯波。郝远征摄
1.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第一届主席,第二、三、四届名誉主席侯波。郝远征摄

文/中国女摄影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吕静波

2017年11月26日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日子。中国女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的“红墙摄影师”侯波女士与她所眷恋的世界,与她所投身大半个世纪的摄影事业,永远地诀别了。

音容犹在,笑貌依然。她那活泼诙谐的语言,慈爱恬静的笑脸,瘦小而坚强的身影,以及对摄影事业鞠躬尽瘁的精神,对党和国家的无限忠诚,给我们留下无尽的思念。

侯老的一生是杰出而又平凡的。她用手中的照相机真实记录了新中国建立初期这一段重要的历史。她的作品塑造了一代开国领袖人物的光辉形象,拉近了领袖与人民群众的距离。这些作品最终成为宝贵的历史影像档案,世代留传。侯老一生从来不张扬、不炫耀,永远保持平和低调。在生活上朴素节俭、平易近人,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她在很多场合多次说过:“中国有许多优秀的摄影师,由于历史的偏爱,我才能成为这样一个幸运者。”

回想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的成立,侯波老师的点点滴滴努力恍如昨日,让人难以忘怀。1995年,正值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已经是70高龄的侯波老师,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个契机,提出创办中国女摄影人的组织——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为了完成中国女摄影人多年的夙愿,侯老克服了重重困难,亲自到文联、民政部等主管部门申报,风雨无阻。她联络各个方面的有识之士,争取大家的支持。1994年6月6日,中国文联终于批准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的成立,民政部1994年11月23日通过了对中国女摄协的注册登记。1995年3月20日,中国女摄影家协会又成为了全国妇联团体会员,为中国女摄影人在另一个领域打开了一片天地。在此期间,侯老还组织了一些重要的女领导担任协会名誉主席如:王光美、聂力、黄启操等并成立了顾问班子。所有这些工作,都凝聚着侯波老师的心血,这是中国女性摄影工作者永远不能忘记的。

1995年4月18日,盛况空前的开幕式在国际饭店举行,出席开幕式的领导中有三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到会祝贺的有王光英、程思远、李沛瑶,首届名誉主席有王光美、聂力、黄启操。开创了中国摄影界大会的最高规格。在成立大会上,侯老启动了“首届蓬莱阁杯”全国摄影大奖赛的活动,会后,大家参观了侯波摄影作品展。协会成立活动形成了系列,除了召开一届理事大会外,还安排了理事代表到世界公园创作,到中国美术馆参观香港“新景象”摄影作品展,晚上安排宴会欢送了各地代表。中国女摄协的成立,社会影响空前。

侯老担任中国女摄协第一任主席期间,组织了蓬莱阁杯全国摄影大奖赛,并和女摄协主席团成员亲临蓬莱参加了影展活动。竭尽全力为中国女摄影人创造学习和交流的机会,举办了“浙江绍兴县儿童摄影展”,“全国机械工业海鸥杯”摄影预选赛。由于“中国妇女、儿童摄影大赛”的投资方出现变故,为了避免活动半路夭折,年逾古稀老太太愣是坐着一天一夜的火车到湖南请求援助,最终活动有始有终地完成。其中侯老的艰辛和人格的守信本分可想而知。

2001年,已经是76岁高龄的侯老的主持下,中国女摄协主办了“中国摄影器材展览会”暨“当代中国女摄影家作品展”,2002年主办了“共享和平—中日友好巨幅摄影作品展”。这些影展和活动,收到了相当好的社会反响,中国女摄影人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确立,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的影响进一步扩大。

2002年,已经是78岁的侯老,主持了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主席团的换届工作,为了换届工作顺利进行,她与各方沟通,高风亮节,力举新人,在换届工作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只是默默地克服困难,坚定地以中国女性摄影事业的发展为主旨,克服了重重困难,完成了换届。

侯老在任期间,尽其所能来推动中国女摄影事业与世界女摄影事业的交流,1995年10月,接待了美国摄影家代表团来华访问学习,协助日本摄影家铃木先生在京举办个人摄影展。

2010年,为了庆祝中国女摄影家协会成立15周年,协会在秦皇岛举办影展和摄影创作活动,有会员和工作人员三百多人参加,创协会活动有史以来之最。已经是耄耋之年的侯老,非常高兴,在家人的陪同下,出席了秦皇岛的启动仪式和颁奖活动,她的出席,给了女摄影人莫大的鼓舞和鞭策。

回首侯老当年创办中国女摄影家协会初期,在人员资金、办公场所都没有落实的情况下,坚持工作。由于年事已高出席协会的活动要打出租车,但是她从不在协会报销出租车票。由于协会对外交往的需要,侯老及家人多次主动捐献出自己享誉世界的作品《开国大典》,不计个人得失,协会已经成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中国女摄协的成长,方方面面都浸透了侯老的心血,沐浴着侯老关切的目光。虽然今天侯老离开我们远行,但她的精神财富留给了我们,并且化成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日常工作中指导我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激励我们,在取得成绩的时候警戒我们。

侯老的儿子徐建林、儿媳朱清宇及家人们遵嘱侯老的遗愿,在生命的最后几天,没有使用任何抢救药物和机械设备,顺其自然,安详离世,去世后不搞任何告别仪式。老人的骨灰将和他亲爱的老伴一起撒在家乡的运河中,与人民永远在一起。

候波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老师。我们女摄影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及全体女摄影人,要化悲痛为力量,努力学习和工作,再创佳绩。以慰侯波在天之灵。

侯波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侯波老师精神长存!

分享到:
(责编:陈悦、单芳)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