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城站到羅斯海新站——中國前35次南極考察回眸

【查看原圖】
停在南極中山站附近的“雪龍”號(2018年12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停在南極中山站附近的“雪龍”號(2018年12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來源:新華社  2019年10月24日08:44

10月22日,中國第36次南極考察隊107名考察隊員搭乘“雪龍”號極地考察破冰船從上海出發,奔赴南極大陸。這次,“雪龍”號有了一個新伙伴——我國首艘自主建造極地科學考察破冰船“雪龍2”號,15日從深圳出發首航南極。

從1984年首次南極考察至今,35年來,一代又一代中國考察隊員奔向最遠的南方,從“為人類和平利用南極做出貢獻”到“認識南極、保護南極、利用南極”﹔從“向陽紅10”號科考船首航南極到“雪龍”號和“雪龍2”號破冰船“雙龍探極”﹔從第一面五星紅旗在南極洲上空飄揚到考察站建立在南極冰蓋之巔……中國進入極地考察大國行列,並向強國邁進。

遙遠的存在:一座座考察站在南極建成

1984年12月30日,是中國南極考察史上的一個重要日子。這一天,中國首次將五星紅旗插上了南極洲的大地。

“隊員們歡呼著、歌唱著,激動的心情難以用語言表達。幾代人的夢想在這一刻變為了現實,怎能不讓人心潮澎湃、激動萬分!”首次南極考察隊隊長郭琨回憶說。

一個多月后,中國第一個南極考察站——位於西南極洲南極圈外的長城站順利建成,揭開了我國建設南極考察站的序幕﹔1989年2月,在東南極洲拉斯曼丘陵上,南極圈內建起首個中國的考察站——中山站。

“選擇在中山站建站,除了因為能在這裡開展多學科的南極考察和研究之外,還能由此進入廣袤的南極內陸。”國家海洋局極地考察辦公室主任秦為稼說。

2009年,中國第25次南極考察隊在冰穹A地區建成我國首個南極內陸考察站——昆侖站,實現了我國南極科學考察由南極大陸邊緣向內陸的戰略跨越。

5年后,位於中山站和昆侖站之間的泰山站竣工,魏福海出任泰山站首任站長。

“建長城站時,隊員們在風雪交加中跳入寒冷刺骨的海水裡搭建登陸碼頭,這一感人畫面深深印在我腦海裡。”已是第36次南極考察隊副領隊的魏福海說,南極前輩的感人故事,激勵著年青一代不畏艱險、繼續前進。

如今,我國第五個南極考察站——羅斯海新站正在建設之中。

艱難的旅程:“海陸空”裝備科學考察

“14年前,冰蓋隊成功登頂冰穹A,國歌在冰蓋之巔響起,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那一刻,挑戰極限的激情,夢想成真的興奮,至今讓人心潮澎湃。”中國極地研究中心副主任孫波說。

1994年,“雪龍”號破冰船開始承擔極地考察重任,至今已完成22次南極考察任務。其中,第30次南極考察途中,“雪龍”號成功營救俄羅斯“紹卡利斯基院士”號上被困的52名乘客,出色完成國際救援任務。

“南極考察現在有‘海陸空’全方位提供助力,不僅有極地考察破冰船和內陸車隊,同時購置了固定翼飛機‘雪鷹601’號。”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楊惠根說。

  驚喜的發現:科學研究結碩果

“回首35次南極考察,登上南極洲,登頂冰穹A,能力建設不斷增強,我國南極事業已進入立體考察時代。在南極地區系統開展多學科考察和研究,取得了豐富的科研成果。”楊惠根說。

“到第一線承擔任務,吃別人不能吃的苦、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是我在從事南極冰川學研究時的信念。”有著10次南極考察經歷的孫波談及首次登頂冰穹A時說。

正是通過冰雷達對冰蓋結構的精細探測,揭示出南極冰蓋的起源與演化的過程,孫波發現了冰穹A是南極冰蓋的一個重要起源地,在國際期刊《自然》雜志上發表了研究成果。

就南極陸基研究而言,35年來,我國開展了一大批涉及國際南極科學研究前沿的項目,並取得令人矚目的進展。秦大河橫穿南極的雪冰環境研究、普裡茲-格羅夫大地構造演化研究、南極隕石回收與研究等,均獲得了國際一流的科學成果。

南大洋研究同樣在一些領域邁入了國際前沿,如南極大磷蝦基礎生物學研究方面,解決了困惑國際學術界多年的大磷蝦年齡判斷指標問題﹔普利茲灣及其以北洋區的水團與環流研究,為國際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

目前,我國極地科學基礎研究已確定極地冰蓋不穩定性和海平面變化、南大洋環流變化及其全球效應等6大優先領域。人們期待,隨著“雙龍探極”的展開,我國科學家在這些領域的創新研究取得新突破,為認識南極、保護南極、利用南極做出新貢獻。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分享到:
(責編:李昊航(實習)、陳悅)

圖集精選

查看更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