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教师”王亚平的沙漠训练故事

【查看原图】

王亚平(右二)在工作人员护送下前往沙漠地区开展野外生存训练(5月22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进行沙漠野外生存训练(5月22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右)进行沙漠野外生存训练(5月22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中)与战友在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前做准备工作(5月22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进行沙漠野外生存训练(5月22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与战友交流紧急撤离训练经验(5月16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问天阁内进行体能训练(5月18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体能训练结束后,王亚平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问天阁楼道内走过(5月18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左)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跑步锻炼(5月18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王亚平进行沙漠野外生存训练(5月22日摄)。

“飞行乘组报告:我们已着陆,位置如下……请指示。” 沙漠深处,航天员王亚平用卫星电话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与乘组成员一起开展沙漠救生。这是中国航天员中心近日在巴丹吉林沙漠组织开展的一次沙漠野外生存训练,也是我国首次在着陆场区沙漠地域组织航天员野外生存训练。 19天的训练中,王亚平和参训航天员分批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任务发射场进行远距离求救联络及野外生存掩体搭建、野外生存及近距离求救联络、沙漠野外行进和发射场待发段紧急撤离等科目的训练。 “这次训练强度和要求都很高,尤其是沙漠里要克服风沙、高温、缺水等困难,在提升个人野外救生技能的同时,也增强了团队协作和凝聚力。”王亚平说。 1980年出生的王亚平已经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生活。2013年,王亚平与战友成功“飞天”,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教师”,在太空精彩授课。从“天宫”归来后,王亚平坚持学习提升,各种高强度训练已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训练之余,王亚平会通过慢跑、听音乐等方式放松自己,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提起未来,王亚平说:“再次飞上太空,在航天员生涯中登上月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来源:新华网  2018年05月28日09:19
(责编:单芳、陈悦)

图集精选

查看更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