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抗疫,这个警察家庭同城相望

【查看原图】
郭江嫚在石家庄东站工作(1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郭江嫚在石家庄东站工作(1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来源:新华社  2021年01月25日14:28

“孩子在老家挺好的,就是电话里会说想我们,哭得厉害。”郭江嫚声音低沉下来,变得哽咽,视频电话那头,丈夫吴长龙眼睛瞬间湿润起来。

时间回到1月2日:元旦刚过,河北报告首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随后2天,病例数持续增长。4日傍晚,吴长龙接到所在单位石家庄市高新区特警大队的通知:到单位24小时备勤!

夫妻俩马上意识到,河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到了关键时刻。

可是,家里7岁的女儿吴文怎么办?夫妻俩一商量,决定连夜把孩子送到藁城区南董镇西四公村的姥姥家。

郭江嫚是石家庄铁路公安处石家庄东站派出所民警,夫妻二人平时就没什么时间陪伴女儿,节假日别人家都是欢聚一堂或者举家出游,她和丈夫更忙。

“临别时,孩子在大门口跟我们抱了抱,自己哭着进了姥姥家。”吴长龙说,疫情紧急,只能这么办了,他们跟孩子约定——等下班了就回家陪她。

可匆匆一别后,吴长龙和郭江嫚吃住在各自单位,相隔只有5公里距离,但他俩再未见面。20公里外的藁城区是此次石家庄疫情的核心区域,全域划为高风险区域,一家人也再未见面。

在石家庄东站,郭江嫚要在站区执勤、视频查岗。在石家庄市裕华东路高速口检查站,吴长龙和战友们要身穿防护服查验进出市区司乘人员防疫通行证、健康码和核酸检测证明,测量体温,登记身份信息、手机号和目的地。

“上路执勤时防护等级较高,穿戴好之后就不能喝水吃饭,不能上厕所。”吴长龙说,深夜最冷时冻得脚疼,护目镜上流下的水珠冻成冰棍。

工作间隙,郭江嫚和吴长龙每天都会通过打字聊天或者语音视频,嘘寒问暖互相鼓励。天寒地冻,但“有人问你粥可温”,采访中夫妻俩都说“内心很温暖”。

“只是每次跟闺女视频聊天,她都一个劲儿说‘想你们’,说多了就哇哇大哭,惹得我们也掉眼泪。”郭江嫚说,她只能和孩子聊作业,不聊其他事情。

1月10日,恰逢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一大早吴长龙就给郭江嫚发送了微信红包,和妻子互道“节日快乐”。记者采访时看到,吴长龙微信中叫妻子“女神”。

也正是10日那天,吴长龙在户外连续执勤20个小时,当天最低气温达零下18摄氏度。随后一场高烧来袭,吴长龙被送入隔离病房。

那几天,女儿像是有心理感应,总在微信上问“你们啥时候回来?”郭江嫚每天忍住眼泪,控制情绪,视频电话里她不能让女儿和老人察觉出什么。

经过7天隔离,吴长龙12次核酸检测呈阴性。出院后他回到单位工作,继续递交请战书,要求重返抗疫一线。

郭江嫚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坚守岗位。她说:“这几天才听说,家里窗户的玻璃坏了,老人修不了。想起在高风险区的女儿,没人帮衬的老人,发了烧的丈夫,真的心痛。”

偶尔,郭江嫚还会抱怨吴长龙,但她心里明白,穿上警服,就要准备好“召之即来”、为保卫人民而战。

疫情发生以来,石家庄市2万多名民警和辅警全员停休、全员参战,投入抗疫第一线。在亲人心中,他们是儿子、是女儿,是父亲、是母亲,是丈夫、是妻子。在群众心中,他们是人民的守护者,危难时刻总能挺身而出。

1月24日,吴长龙重返抗疫一线。(新华社记者齐雷杰、杨帆、李姝莛)

(责编:陈悦、杨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