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闺女"关晓彤原来是学霸 你知道明星高考成绩吗?

【查看原图】
来源:新快报  2016年06月24日09:30

  6月23日是北京高考成绩公布的日子,中午12点刚过,关晓彤就在微博上传了自己的高考成绩单,并称:“早上五点起来化妆,一直紧张的心脏突突……高考完了还挺潇洒的,可越是临近越焦虑,反正此刻,知足,感恩。”该成绩单显示,关晓彤高考总分552,超过艺术类本科文科录取分数线206分。随后,有记者联系了正在横店拍摄电视剧《轩辕剑之汉之云》的关晓彤,她兴奋地表示:“12点刚过自己就一直在刷新查分系统,高考成绩比自己预期的高差不多80分,心里才踏实了。”

  早前是北电艺考状元

  关晓彤出生于艺术世家,爷爷关学曾是北京琴书大师,父亲关少曾是影视演员。她年仅4岁半便和父亲一起参演霍建起导演的电影《暖》出道。从《无极》中的小“倾城”,到近年来多部热播影视剧作品,她被网友冠以“国民闺女”的称号。此前,关晓彤以90.41分的专业成绩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艺考状元。高考分数公布后,她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已毫无疑问,不少网友纷纷惊叹,“一直拍戏还能考这分数,原来是学霸。”

  关晓彤表示,高考结束后自己便立即进组开始了拍戏工作,没能像同学一样享受暑假时光。拍戏闲暇时,准备了很多考前没时间看的小说,也会用手机游戏、网购打发时间。

  到哪儿都背着辅导书

  得知女儿高考结果后,关晓彤的妈妈李君第一时间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成绩单,表示,“什么都不说了,我非常满意。”李君说,家里对关晓彤的要求十分严格,尽管经常进组拍戏,但学习上也不敢松懈。“哪怕她和朋友吃饭、坐飞机,都背着辅导书,利用等人、闲暇的时间做功课是常事。现在书包终于不那么沉了,考完她对数学、语文、英语都比较有把握,文综心里没底,现在她整个人放松了。”

  高考结束后,李君并没有给女儿特别准备奖励,“考完给她自由,买点自己喜欢的衣服、包,也不再管她玩游戏,让她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被问及大学是否会限制女儿谈恋爱,李君说,大学更多是以她个人兴趣和未来事业发展为主,培养兴趣爱好,谈恋爱的事顺其自然。李君透露,如果剧组收工时间早,“今晚会和女儿一起喝点红酒庆祝,晓彤爸爸也将于24日到达横店,为女儿祝贺。录取通知书会在7月16日发放,我们都在横店,会由家人到学校代为领取。”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北京电影学院规定,大一新生不得外出拍戏。关晓彤对此表示,会尊重学校规定,以学业为重。(中新)

  张雪迎坦言 “数学从未好过”

  此前的中戏艺考第一、“小郭襄”张雪迎高考总分415,超北京艺术类本科录取控制分数线69分。昨天中午,张雪迎工作室官方微博发布张雪迎高考成绩单,附文:“张雪迎的高考成绩出炉啦,415分,文综英语为强项189和101分,语文因作文没写完可惜了,不过作为艺术生也是棒棒哒。”

  随后张雪迎也在微博发布成绩单,并配文:“作为艺考生,我努力了,感恩,数学从未好过,轻喷。”在高考放榜时还不忘自黑,搞怪本色尽显。接下来就是报考了,张雪迎不仅是中戏艺考第一,更被北电同时录取,不知道最后会选择哪所高校?

  你知道明星高考成绩吗?

  ·杨幂考第一

  童星出身的杨幂,高考前就在电视剧《新神雕侠侣》、《红粉世家》等三个剧组之间疲于奔命,时间非常仓促,但当年还是以文化课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周冬雨踩线

  周冬雨18岁时特别好运气地被张艺谋挖掘,在电影《山楂树之恋》里饰演了清纯动人的“静秋”一角,一跃顶着“谋女郎”的名头成功跻身演艺圈。随后又在张艺谋的推荐下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在学期间仍接拍了不少电影作品。但是,一直有消息指她的学习成绩不好,大学期间甚至还有不少挂科。当年高考传周冬雨成绩很低,后来其经纪人跳出来澄清,表示有286分,并不是谣传的154分(语文66分、英语26分、数学13分、文科综合49分)。

  ·王莎莎完胜周冬雨

  与周冬雨同年高考的“莫小贝”王莎莎,此前不及周来得风光,她没能通过北电的专业考,转而投考上戏通过。此次高考成绩,她兴奋地向记者透露考了350分:“我高中的知识几乎是3个多月学完的。”对于同时拿到上戏和中戏专业课录取通知书,王莎莎完全一副胜者的姿态,并坦言:“我直接选择上戏,因为作为北方人的我,在北方生活了十几年,相对来说比较熟悉了,更向往南方的生活。”

  ·巩俐被破格录取

  虽然巩俐在演艺事业上的成绩遥遥领先,但学习成绩却没那么尽如人意,据说当年是以“特招生”的身份被中央戏剧学院“破格”录取的,因为文化课成绩真心不咋样。

  ·金秀贤参加高考4次

  韩星金秀贤因演出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红遍亚洲,在剧中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都教授”,现实中高考却考了4次,更被调侃是“长得帅的笨蛋”。为了进韩国中央大学戏剧电影系,他高三念了一年后,再重读了三年才考上。他还曾叮咛影迷:“千万别像我一样重读这么多年。”

(责编:陈悦、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