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抗疫,這個警察家庭同城相望

【查看原圖】
吳長龍在上崗前進行准備工作(1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邢廣利 攝
吳長龍在上崗前進行准備工作(1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邢廣利 攝
來源:新華社  2021年01月25日14:28

“孩子在老家挺好的,就是電話裡會說想我們,哭得厲害。”郭江嫚聲音低沉下來,變得哽咽,視頻電話那頭,丈夫吳長龍眼睛瞬間濕潤起來。

時間回到1月2日:元旦剛過,河北報告首例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隨后2天,病例數持續增長。4日傍晚,吳長龍接到所在單位石家庄市高新區特警大隊的通知:到單位24小時備勤!

夫妻倆馬上意識到,河北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到了關鍵時刻。

可是,家裡7歲的女兒吳文怎麼辦?夫妻倆一商量,決定連夜把孩子送到藁城區南董鎮西四公村的姥姥家。

郭江嫚是石家庄鐵路公安處石家庄東站派出所民警,夫妻二人平時就沒什麼時間陪伴女兒,節假日別人家都是歡聚一堂或者舉家出游,她和丈夫更忙。

“臨別時,孩子在大門口跟我們抱了抱,自己哭著進了姥姥家。”吳長龍說,疫情緊急,隻能這麼辦了,他們跟孩子約定——等下班了就回家陪她。

可匆匆一別后,吳長龍和郭江嫚吃住在各自單位,相隔隻有5公裡距離,但他倆再未見面。20公裡外的藁城區是此次石家庄疫情的核心區域,全域劃為高風險區域,一家人也再未見面。

在石家庄東站,郭江嫚要在站區執勤、視頻查崗。在石家庄市裕華東路高速口檢查站,吳長龍和戰友們要身穿防護服查驗進出市區司乘人員防疫通行証、健康碼和核酸檢測証明,測量體溫,登記身份信息、手機號和目的地。

“上路執勤時防護等級較高,穿戴好之后就不能喝水吃飯,不能上廁所。”吳長龍說,深夜最冷時凍得腳疼,護目鏡上流下的水珠凍成冰棍。

工作間隙,郭江嫚和吳長龍每天都會通過打字聊天或者語音視頻,噓寒問暖互相鼓勵。天寒地凍,但“有人問你粥可溫”,採訪中夫妻倆都說“內心很溫暖”。

“只是每次跟閨女視頻聊天,她都一個勁兒說‘想你們’,說多了就哇哇大哭,惹得我們也掉眼淚。”郭江嫚說,她隻能和孩子聊作業,不聊其他事情。

1月10日,恰逢首個中國人民警察節。一大早吳長龍就給郭江嫚發送了微信紅包,和妻子互道“節日快樂”。記者採訪時看到,吳長龍微信中叫妻子“女神”。

也正是10日那天,吳長龍在戶外連續執勤20個小時,當天最低氣溫達零下18攝氏度。隨后一場高燒來襲,吳長龍被送入隔離病房。

那幾天,女兒像是有心理感應,總在微信上問“你們啥時候回來?”郭江嫚每天忍住眼淚,控制情緒,視頻電話裡她不能讓女兒和老人察覺出什麼。

經過7天隔離,吳長龍12次核酸檢測呈陰性。出院后他回到單位工作,繼續遞交請戰書,要求重返抗疫一線。

郭江嫚則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堅守崗位。她說:“這幾天才聽說,家裡窗戶的玻璃壞了,老人修不了。想起在高風險區的女兒,沒人幫襯的老人,發了燒的丈夫,真的心痛。”

偶爾,郭江嫚還會抱怨吳長龍,但她心裡明白,穿上警服,就要准備好“召之即來”、為保衛人民而戰。

疫情發生以來,石家庄市2萬多名民警和輔警全員停休、全員參戰,投入抗疫第一線。在親人心中,他們是兒子、是女兒,是父親、是母親,是丈夫、是妻子。在群眾心中,他們是人民的守護者,危難時刻總能挺身而出。

1月24日,吳長龍重返抗疫一線。(新華社記者齊雷杰、楊帆、李姝莛)

(責編:陳悅、楊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