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偶像

李峥苨摄影报道

2019年04月10日05:1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等待偶像

  4月6日,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大厂影视小镇,一档选秀节目即将举行决赛,众多粉丝来到这里。去年这里造就了国内流量数据惊人的一批男明星,也让2018年被许多人称为中国“偶像元年”。

  4月6日,河北廊坊大厂影视小镇西门旁,粉丝透过栅栏拍摄园区内某档选秀节目的明星。

  大厂影视小镇北门,粉丝等待偶像乘坐的车路过。

  粉丝集体为去年通过这档选秀节目成名的偶像黄明昊庆祝出道一周年。

  晚上8点决赛开始后,没进场的粉丝在园区外的草地上,用手机看直播。

  决赛开场前,一名粉丝在园区门外等候。

  临近决赛开场,两名粉丝从网上得知偶像还未入场,留在园区门口等待。

  园区门口等待偶像的粉丝向路过的车里张望。

  一名因手术错过去年偶像决赛的女粉丝准备向票贩子买票入场。

  观众陆续入场后,场外的一名粉丝收拾宣传物品。

  一名粉丝为偶像形象的玩偶拍照。

  从北京东二环到河北廊坊大厂回族自治县只有50多公里,却没有公共交通直达。潮白河边的大厂影视创意产业园被公路和草地包围,最近的正规旅馆和居民区都在5公里之外。这样一个地方,随着2018年一档选秀节目的火爆,成了许多年轻女孩的“朝圣地”。节目造就了当年国内数据最惊人的一批年轻男明星,冠军蔡徐坤的微博转发数字动辄百万甚至上千万。他们和其他几档热门选秀节目一起,让2018年被许多人称为中国“偶像元年”。

  4月6日晚,已经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新一年选秀节目举行决赛。今年这档节目已经更名为《青春有你》。

  决赛当天,从早晨起,大厂影视小镇门前几百米长的马路上,6条车道被挂着LED大屏幕和音响的宣传车、载满粉丝的大巴、租来造势的加长豪车、前来兜售饮料零食的三轮车和送餐的电动车占领,双向只剩各一条车道供车辆勉强通行。到了中午,手机信号开始堵塞,附近唯一的公共卫生间门前,十几人的长队里抱怨声四起,“连朋友圈都发不出去。”

  比赛期间园区封闭,栅栏外是少数几个能在屏幕之外看到参赛选手的地方之一。这里两个月来总是聚集着几十名带着板凳、长焦镜头和行李箱的粉丝。许多粉丝彻夜蹲守,等待拍摄选手偶尔露脸的瞬间。

  在附近的潮白家园小区,每月1000多元就能下租一套两居室,许多“站姐”(职业粉丝)选择在附近长期租房,贩卖第一时间拍摄的明星照片早就成了一门传说中利润丰厚的生意。在当地开出租车的小薛已经对粉丝们的需求了如指掌。从偶像出没的时间、附近租房的价格、购买稀缺门票的门路到打车追踪偶像的报价,他都能对答如流。

  决赛门票不公开发售。决赛前夜,本届选手嘉羿粉丝团收到的门票报价突破了7000元,这个价格已经不在大二学生殷桃的考虑范围内。她当天早上6点就从80多公里外北京昌平的大学校园出发来到这里,在栅栏前挂起半人高的灯牌和印着偶像照片的旗帜,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他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从哪个方向来?她还没有亲眼见过这个只比她大一岁的男孩,而今天可能是他成名前见面的最后机会,殷桃连去上卫生间都慎之又慎。近10个小时的等待后,选手们出现在栅栏后,她能做的也只是远远地喊上一句,“祝你成功出道!”

  985、211大学,奢侈品牌Gucci,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粉丝手中印着不同字样的袋子里,此时无一例外装满了印着明星头像、漫画或应援语的手幅(方便手持的长条海报)、扇子等各色宣传品。这些都由各个粉丝站自行设计制作,需要在活动现场排队并满足一定条件才能免费领取,制作的费用也来自粉丝集资。有粉丝站花5000多元从北京运来2000余朵玫瑰花装点宣传展位,也有粉丝以每车100元的价格包下村里的24辆三轮车,贴上选手海报,围着小镇兜圈儿。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人认可自己的偶像。

  17岁的孙刘钰和偶像黄明昊同龄,却和很多粉丝一样习惯叫他“妈妈唯一的宝贝”。她前几天刚从横店追星回到家乡河南平顶山,一天前又赶到北京,决赛当天一早来到大厂。在北京读大一的阿可比21岁的偶像嘉羿小两岁,自称是他的“妹妹粉”。阿可是独生女,在她的描述里,嘉羿是个优秀谦逊、懂得关心人的哥哥,也像异地恋的男友。但无论是什么身份,关键是“比现实中的某些男生要好”。

  在北京从事银行业、40多岁的王女士十几年前追过韩国演员,后来从正读高二的女儿那里得知了朱正廷,也开始支持这个据说以专业第一考入上戏的男孩。决赛这天她开着车来到大厂,和其他粉丝组织大巴接送这些她口中的“小姑娘”,安排宣传。这不是一件轻松差事,意味着没时间吃饭、睡觉,烈日下四处奔波协调。王女士说,和年轻人们在一起,她感到了活力,为了让更多人喜欢自己的偶像,大家一起努力,从中得到的快乐就是收获。她成为朱正廷的粉丝后,女儿对她说,终于能理解你的喜好了。

  但这场看似声势浩大的喧嚣只在粉丝圈子内部响亮,当天在现场围观的游客们对这些女孩口中的名字大多感到陌生。王女士说:“如果以后他出圈(走出粉丝的小圈子,有了更广泛的影响力)了,不再需要这样的应援,或许我也不会再来了。”

  下午8点,园区内比赛开始,没能进入决赛现场的粉丝和出租车没有离去。比赛散场后,拼车回北京的单人价格将从60元涨到200元。粉丝们坐在草地上,三三两两凑在手机前观看比赛直播,或忙着投票,或讨论着比赛结束后选手是否会出现在栅栏的另一头。

  深夜2点,一名选手出现在蹲守的粉丝镜头前,挥手告别。发布视频的粉丝在微博上写道:“最后一次啦!打板收工!”也是在这个夜晚,另一档选秀节目在国内正式开播,一次性推出了99个新面孔,正等待着粉丝的挑选。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峥苨摄影报道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袁勃、陈悦)

推荐阅读

贵州织金遭特大暴雨袭击 大街变成河 6月28日,贵州织金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27日晚至28日晨,织金县持续十多个小时的暴雨,28日4时,织金县城区北门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详细】

乌克兰总统|欧安组织|武装人员|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