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城访古话名山

肖克凡

2018年09月14日15: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肖克凡

  郭红松绘

  登临绵山

  历山美景

  以前只知道山西翼城是地名而已,地处晋南黄河流域汾浍之间、太岳山与中条山和临汾盆地的交接地带。此行访问翼城,才得知此处乃“华夏文明发祥地”。七千多年前“枣园遗址”的彩陶以玫瑰花卉为特色,学术界谓之“玫瑰部落”;四千多年前“尧封唐侯”,始有“天下唐人,老家翼城”之说;三千多年前,周成王“剪桐封弟”,终成“三晋源头,故都于翼”的史证。

  人人皆知《左传》以鲁国纪年。然而叙述夏商西周和春秋战国历史的《竹书纪年》,自周平王东迁后用晋国纪年,三家分晋后用魏国纪年。由此可见晋国史官的地位。于是,此行翼城访古采风仿佛穿越时空,朝圣尧帝舜帝,拜谒晋国先贤,可谓大长见识,收获颇丰。舜名重华,史称虞舜。舜为民时忠厚孝道,执政后诚信厚德,天下归心。关于虞舜的故事,翼城多有流传。

  舜耕历山

  翼城因翔山如翼而得名。翼城多山,首推历山。司马迁《史记》有载“舜耕历山”。乘兴前往历山访古寻根,这便是经典行程了。

  历山主峰名曰“舜王坪”,海拔2358米,为山西省南部最高峰。坪者,山间平地也。辽阔坪地展现眼前,宛若山巅天然大牧场,一望无际远达人烟罕至的原始森林。置身舜王坪,处处风景皆与“舜耕历山”有关。一道宽约五尺、深三尺的垄沟,相传这是当年舜王驾驭大象耕作而出的犁沟。我情不自禁地想象在远古晋南,气候温暖湿润,土地丰厚肥沃,大舜带领子民辛勤劳作,吟唱《卿云歌》:“卿去烂兮,纠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华夏先民纯朴敦厚之风,不觉扑面而来。

  放眼漫山遍野形似“串串草”的野草,我认为这是古代圣贤的遗存植物,随即请教当地老汉,得知此草名为“细心”,确为药用植物。草名细心,令人莞尔。于是我愈发细心观景,唯恐有所遗漏,虚了此行。

  走近那座以石料砌成的屋宇,这正是“舜王庙”,因纪念舜耕历山而建,始建于宋元,初为砖木结构,历经多次复建,现为砖木石结构,供奉舜帝与娥皇女英,以志不忘先祖功德。舜王庙建筑,坡顶单脊,造型简约,朴实无华,尤其体量不大,很是符合远古生活样貌。舜王庙拙朴地还原了“舜耕历山”的历史现场,令游客们顿生人文始祖的亲和感。

  舜王坪的最高点为南天门,其东面和北面是五千四百余亩的亚高山草甸,西望则是被称为七十二混沟的原始森林,我兴冲冲地登临南天门,历山全景尽收眼底。

  立身南天门瞭望西北方,可见坡下有摞摞层石叠垒,形成小石群的规模,引人瞩目。快步趋前,得知此为“天书石”,躬身仔细观赏,这“天书石”有石而无字,坦坦荡荡天书也。

  翼城有民间传说,华夏先祖观天象,识冷暖,辨阴晴,寻规律,摸索二十四节气的规律。然而,舜王孜孜以求,亲临“天书石”以阅读无字天书,最终心领神会,悟出“七十二物候”,形成适用于黄河流域的“七十二候历”。这为先民提供了更为精确的天文气象规律,以事农耕。经过当代专家论证,已经确认“七十二候历”起源于翼城历山,翼城历山为中国“历法之源”。

  下山途中,我再次拜谒“舜床”。这真是造物的神奇,一面浅褐色石板酷似床形,一方立石极像床头,这既形似又神似的石床,被民间传为远古先贤农忙歇息的“舜床”。举凡民间传说,皆饱含人类思想情感。舜王爱民,百姓拥戴,这块天然巨石便被演绎为先贤歇息之所,广泛流传。

  回首遥望南天门、观日亭、梳妆台、御剑峰、舜王天厨、老虎口……只觉得满山风景承载着“舜耕历山”的传说,几千年来流传不绝,这种种美好传说已然生出双脚,走出历山,流传天下。

  德孝绵山

  翼城域内多山,东有佛爷山,北有塔儿山,南有翔山、望月山……可谓群山环抱,有绵山巍然其中。

  绵山位于翼城县城西北方向,俗称“绵上”。绵山西边有天马——曲村晋侯墓地,东面为苇沟——北寿城遗址,北侧是唐叔虞墓和晋文公避暑城。真是一块历史遗存悠久、文化积淀丰厚的神奇土地。绵山闻名于世的当属历史人物介子推。绵山自古以来,建有多座庙宇,武当庙、三皇庙、黑虎庙、观音堂……尤其介子推庙规模宏大,每年三月初三庙会,信众祈福,香火甚盛。华夏民族素有将先贤奉作神灵的文化传统,以此教化世道人心。

  我们抵达山脚,举目仰望绵山,此山与五岳相比,委实难以“高耸巍峨”来形容,却能够体验“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的道理。

  从山腰牌坊起步,沿着绵山中轴线筑有登山石阶,笔直而宛若天梯,徒步登攀可以直达山顶。举凡来访者,望而怯步者少。一路躬身俯首呈登山朝圣状,全然不顾疲劳。这正是古晋先贤的感召力,引领登攀者抖擞精神。

  登临山顶,迎面有汉白玉雕像嵬然而立,供人瞻仰。只见介公长衣束带,昂首望远,表情淡然,左臂垂后,右手似握竹简,一派浩荡古风极其传神。这雕像似乎走出千年传说,鲜活矗立于“洁候祠”前。

  洁侯祠是一座飞檐斗拱的仿古建筑。祠内三尊彩塑神像泰然端坐,主位供奉威烈天神(洁惠候介子推),绵山圣母(介母)与清远正神(晋国大夫解张)分列两端。我揣测“洁侯”名号乃是身后追封。介公生前超然物外,身后封候实至名归,一个“洁”字准确地概括出他的精神境界。

  祠堂东西两壁绘有八幅壁面,谓之《介公灵应图》。“遗简兴晋,春柳疗诊,驱鸟灭蝗,破堤防汛,显灵降雨,惩处忤逆,寄道汉文,卖扇济民”,可见这位古晋贤士早已被供奉为神,造福四方百姓。

  祠堂南壁绘有“子推轶事”三幅彩图,“割股奉君”与“背母隐山”的故事。公子重耳流亡多年归晋继位,记功封赏追随者,就连车夫壶叔都封为大夫,却忘了为其大腿割肉煮羹充饥的介子推,令人唏嘘。

  此番登临绵山拜谒洁侯祠,“解张鸣愤”的故事令我感动。功高反而不被封赏的介子推,一声不吭背负娘亲进山隐居,淡泊名利。晋国大夫解张登堂鸣愤,历数介子推的蒙冤受屈,令晋文公幡然醒悟。尽管兴师动众甚至放火焚山以请介子推出山,然而介子推母子却在火海中永生,于华夏青史留下浩然正气,贯穿古今。于是,这座绵山便有了感天动地的故事。

  如今,每逢清明节,绵山就会举办德孝文化旅游节,以“德孝文化”弘扬介子推忠孝美德。一个历史名人与一座历史名山,让后代子孙不忘先贤人品高洁,将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文化,代代传承下去。

  (肖克凡,电影《山楂树之恋》编剧,现任天津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著有《鼠年》《黑色部落》《镜中的你和我》等长篇小说、小说集和散文随笔集等作品。)

(责编:单芳、陈悦)

推荐阅读

贵州织金遭特大暴雨袭击 大街变成河 6月28日,贵州织金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27日晚至28日晨,织金县持续十多个小时的暴雨,28日4时,织金县城区北门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详细】

乌克兰总统|欧安组织|武装人员|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