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专辑新歌抨击网络暴力 30岁"老黑豹"依旧愤怒

2017年08月08日10:42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这头30岁的“老黑豹”依旧愤怒

  黑豹乐队现在的五位队员。

  说起中国摇滚乐,没有人绕得过一个叫做“黑豹”的乐队。一首《无地自容》,一首《Don’t break my heart》,让这支成立已30年的乐队成为摇滚乐坛上神话级的存在。可是,他们上次在北京开演唱会还是1998年,上一张专辑还是2013年发布的《我们是谁》。太多乐迷在盼,太多乐迷在问:这几年,黑豹在做什么?

  终于,他们要给出答案。9月2日,黑豹乐队三十周年本色演唱会将登陆北京工人体育馆。时隔19年在北京开专场,那些经典的曲目自不必说,可作为一支走过30年风风雨雨的乐队,乐队元老、吉他手李彤更希望歌迷听见的,是他们的最新作品,“尤其是最新一张专辑中的作品,这些最能证明我们目前的音乐状态。”

  李彤说的新专辑,是指他们在今年四月刚刚推出的《本色》。用键盘手惠鹏与贝斯手王文杰的话说,这张专辑是给歌迷、也是给他们自己的一个“交待”。在这张由惠鹏和主唱张淇包揽大部分曲目的专辑中,这只“老豹子”却把审视的目光投向了这个网络化时代。

  “谁在操控围观的力量,网络遍布冰冷的目光。”一首《键盘·狭》,把在网络上肆意发言、中伤他人的“键盘侠”拎了出来,用摇滚的重拳击碎网络暴力。一首《低头士》,把天天低着头、只用手机和世界交流的人当成“患者”,用摇滚的调子追问:“是什么,是什么,绑架了生活?!”

  在曲风上,他们依旧走熟悉的流行摇滚路线。这一点,从“60后”贝斯手王文杰,到“80后”主唱张淇都有默契。30年前,还有人质疑“流行风格的摇滚到底是不是摇滚”,可30年后,不知道有多少当年的摇滚乐队,单飞的单飞,解散的解散,可黑豹依旧存在。他们似乎用自己的存在说明:黑豹在哪里,哪里就有摇滚。

  坚持摇滚也要有作品,乐队鼓手赵明义曾说:“作为音乐人,没有专辑出来是最致命的。”而他们这张新专辑的诞生,距上一次发唱片过去了4年。在这个动不动就有歌手发数字单曲刷存在感的时代,这支老牌摇滚乐队相当淡定。

  “筹备时间其实挺短的。”2013年成为乐队新任主唱、也是担任黑豹历史上第10位主唱的张淇反而说,“很多专业音乐人会用很多年做专辑,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是啊,用乐队30年的历史去丈量,这张专辑的筹备时间不长,却显得那么有分量。

  同样,在数字音乐的时代,这只“老豹子”也有他们的执着:坚持发实体唱片。“实体,必须发实体。”哥儿几个异口同声,没有一点犹豫。其实,他们的小动作早已暴露了他们的内心,一说到专辑,惠鹏随即用手比划出一个唱片大小的圆,张淇和李彤也一边说一边做了个翻书的动作,像是在翻动手中唱片的插页……

  看得出来,从最辉煌的唱片工业时代走过来的黑豹,对音乐、对实体唱片满怀着敬畏,就像他们在新歌《孤独的灵魂》中所唱:“就让我放声呐喊,直到黑夜的边界。哪怕还剩一点力量,微弱的脉搏,仍不放手的执着。”

  记者观察

  摇滚乐队≠主唱+伴奏

  黑豹乐队的30年,也是中国摇滚乐的30年。他们留给听众太多的歌曲,也承载着太多的历史。30年间,窦唯、栾树、秦勇等10任主唱的更迭,成为“吃瓜群众”热衷的话题。可这纷纷扰扰的故事中,却隐藏着一个无形的成见:摇滚乐队=主唱+伴奏。

  “很多人现在还没有搞明白,乐队是怎么一回事。”回顾30年来路,李彤经历过摇滚最辉煌的时代,也在几次起起落落中摸爬滚打。近几年,他也听无数人说起“摇滚又火了”,可他却总觉得,不少人对音乐的理解就等于“歌”,对摇滚乐队的理解,就简化为“主唱”。

  这种情形在近几年摇滚乐上电视时表现得尤其明显,负责切镜头和打追光的工作人员,始终盯着的永远是主唱的表现。“对于一个摇滚乐队来说,成员之间不是主次关系。就像一首歌,除了演唱者,还有他背后的创作者。”李彤说。

  在黑豹的演出中,现任主唱张淇就被王文杰和惠鹏戏称为“引火虫”:吉他独奏时,舞台追光要还停留在张淇身上,他就会走过去,让追光照亮吉他手;键盘手独奏时,镜头若依旧对准主唱,张淇就指着键盘,对着摄像说一句“应该是这儿!”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从张淇的一句话就看得出,为什么是他这个选秀出身的80后,加入了叱咤乐坛多年的黑豹乐队,他的看法和团队里的老哥哥们完全契合。而这也恰恰是黑豹能坚持30年,依旧凝聚在一起的缘由。张淇说,“观念会慢慢改变,一代一代传下去,观众会开始关注歌曲背后的音乐。”

(责编:陈悦、单芳)

推荐阅读

贵州织金遭特大暴雨袭击 大街变成河 6月28日,贵州织金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27日晚至28日晨,织金县持续十多个小时的暴雨,28日4时,织金县城区北门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详细】

乌克兰总统|欧安组织|武装人员|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