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路现“街头抽奖” 拉人进帐篷后强行要钱

武汉晚报

2016年11月23日15:41  来源:网上车市
 

  两名拉人“抽奖”的男子,桌子上摆着“奖品”。

  派出所内“蓝夹克”(背对镜头者)要求“格子衫”私了。

  文图/本报记者申度

  “有一伙人,在路边摆个帐篷,拉路人‘免费’抽奖,抽完奖就不让人走,要交钱。”昨天,市民刘先生向武汉晚报反映,在武昌中山路大东门公交站附近,有一伙人常年在路边设抽奖骗局,每天都有人上当受骗。

  武汉晚报记者以外地人的身份到现场进行了探访。

  市民报料:街头抽奖骗局诈骗多人

  刘先生介绍,他因为工作关系,每天要路过武昌中山路大东门公交站多次,总能看到路边有一顶帐篷,里边一伙人在搞“抽奖”活动。

  “最初我以为是哪个公司在搞活动,没留意。后来一次路过,看到他们很凶地向一个参加抽奖的人索要现金,甚至把别人的银行卡拿走,现场刷卡。正经公司哪有这么搞的?”刘先生说,他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这些人,发现经常有路人被拉进帐篷,有些人能当场免费抽到平板电脑,喜笑颜开地离开,大多数人则是没抽到奖,然后现场被索要数额不等的钱。

  “我后来发现,这个‘中奖’的人先后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抽中平板电脑,离开一段时间之后又出现。她其实是个‘托儿’。”刘先生说,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会看到有路人“中招”,不得不交钱。”

  经过长期观察,刘先生发现这伙搞“抽奖”活动的团伙大约有七八个人,分工不同:两个人在帐篷外向路人搭话、宣传;帐篷里两个人负责“抽奖”;还有两个人充当“托儿”;另外有一两个人在周边晃悠,帐篷里发生争执的时候,他们会围上去威胁抽奖者。

  记者探访:受害人被人跟踪上千米

  前天下午,武汉晚报记者以外地人的身份,来到刘先生所说的抽奖帐篷附近,打开偷拍设备靠近帐篷。

  记者现场看到,帐篷下的长桌上铺着红布,红布上码放着各种包装盒,从包装上看应该是平板电脑和电动剃须刀。帐篷里有两名男子正在指导一男一女两个抽奖者抽奖。

  记者试图靠近桌子,却被一名穿蓝夹克的男子看似无意地挡着,记者换了一个方向准备往里走,又被这名蓝夹克男子挡住。

  “蓝夹克”上下打量记者一番之后,开口询问:“你干什么的?”

  记者说:“这里是不是在抽奖啊?我想试试手气。”

  “蓝夹克”说:“不是抽奖。我们卖手机,买手机送电动剃须刀。你要不要买手机?”

  记者:“我不买手机,就想抽个奖。”

  “蓝夹克”说:“不买手机就离开,别在这晃悠。”

  随后,他伸手把记者推着离开帐篷。

  在这期间,记者看到帐篷里两个男子,对那个参加抽奖、身穿格子衫的男子吼:“你开什么玩笑,你不交钱我们怎么跟公司交待?!”然后从“格子衫”手里拽走了三张百元钞票。

  记者在离帐篷十几米远的地方蹲守了十分钟,看到那名参加抽奖的“格子衫”提着一个布袋子,从记者面前路过,还在叹气。记者不远不近跟在他后面。

  记者注意到,一名穿藏青色外套的中年男子一直跟在“格子衫”身后一两米的地方,有时候甚至并排行走,一直跟到武昌火车站,超过千米的路程之后,中年男子转弯向另一个方向走。这个中年男人曾在抽奖台前出现过。

  受害人讲述:现场被强制收走900元

  在一个僻静处,记者拦下了“格子衫”。

  “格子衫”告诉记者,他叫王俊(化名),从鄂东某市来到武汉打工。今天他到武昌火车站送朋友,路过大东门公交站那个帐篷时,一个男子拉住他,塞给他一个电动剃须刀。

  “他说他们公司在搞宣传活动,送我一个剃须刀,让我帮忙参加他们的抽奖活动,奖品里面还有平板电脑。”王俊说,他平时比较谨慎,从来不敢占小便宜,但是看到那个男的说话恳切,就到帐篷里准备参加抽奖。

  “他们先给我一个奖券,刮开之后是空白的。我就准备走,他们又给我一张,说我还有一次机会。然后让我等一下,说我前边有个女人先来的,先让她抽。她刮开奖券,中了一台平板电脑,当场就领走了。我也心动了,就把第二张奖券也刮开了,刮出来一个红桃图案,他们说没中奖,要我交钱。”对方说,奖券中有空白奖、有平板电脑奖,只有一张红桃图案,如果刮到红桃图案,必须要交钱给公司。

  “我身上只有300块钱,他们全拿去了。他们还把我银行卡翻出来,现场查了,里面还有620元钱。他们让我输入密码,刷了600元。”王俊说,他表示可以不要任何东西,愿意把300元现金留下,只求能离开,对方却围着他,坚持把卡里的600元刷走。

  记者报警,受害人讨回损失

  记者随即拨打110报警。随后,一名警员联系记者见面,向王俊了解了具体情况。

  在王俊带领下,警员赶到事发现场,带走了现场一名负责人,正是那名阻挡记者靠近的“蓝夹克”。

  在武昌区首义路派出所,等待民警处理的过程中,“蓝夹克”质问王俊:“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问题?”随后,他掏出一沓钱给王俊:“收下,我们私下协商解决。”王俊表示:“不能私下协商,等警方处理了再说。”

  因为有其他紧急采访,记者与值班民警交待了事情经过之后,先行离开。离开派出所时,记者在路口看到一名身穿藏青色外套的中年男子,正是曾经跟在王俊身后的那人。

  半小时后,首义路派出所民警通过电话告诉记者:受害人王俊已经拿回钱款,被警方带回派出所的那个抽奖活动负责人,被批评教育之后也自行离开。

  这名民警表示,在咨询了武昌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的意见后,确定这起报警案件不属于公安部门处理范围,“无法判断诈骗,应是属于经济纠纷,由工商部门管理。我们是接到报警,替受害人考虑,进行了调解。”

  武汉市工商局一名负责人表示,根据记者介绍的情况,这些人以抽奖为名索要钱财,并不是正常的商品买卖交易,所发生的的纠纷也不属于经济纠纷。

(责编:陈悦、单芳)

推荐阅读

贵州织金遭特大暴雨袭击 大街变成河 6月28日,贵州织金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27日晚至28日晨,织金县持续十多个小时的暴雨,28日4时,织金县城区北门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详细】

乌克兰总统|欧安组织|武装人员|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