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人民网>>图片频道>>正文

 千年羊城的古老记忆—— 

非遗保护 绽放花城

本报记者  高  炳

2016年06月09日03: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在暑期青少年广绣班,广绣传承人许炽光教小朋友广绣针法

  传统手工工艺翁氏牙雕球

  朱小萍乞巧手工作品“东海渔珠”

  千年羊城,非物质文化遗产星光璀璨。创新融汇于传统,映照出这座城市非遗传承的勃勃生机。

  广州非遗保护工作自2005年启动以来,顶层设计、全民参与,既有大师的坚持与守望,也有年轻人的参与和热情。

  广州的非遗故事,值得倾听。

  

  ① 千年广绣 指间传奇

  在最兴盛的年代,广州曾有三千“花佬”(男绣工)。如今,真正的“花佬”,只剩许炽光一人。

  中等身材、头发花白、精神饱满,年过八旬的许炽光就像邻家亲切的老头。在广州海珠区敦和路171号,一块写着“广绣”二字的招牌,折射着院内岁月的雕痕。身为广州绣品厂的“镇厂之宝”,许炽光出身刺绣世家,是许家第四代广绣传承人,其家族从事广绣140多年。

  清嘉庆道光年间,十四五岁的许练成来到广州城学刺绣。由于生性聪慧,深得师傅欢心。满师之后,师傅把女儿许配给他。后来,许练成夫妇成为广绣行中著名的“黄金拍档”,许氏家族开始了一段跨越百年刺绣历史。

  1931年出生的许炽光从6岁开始,便跟随父亲学习刺绣。绣花鸟人物,善动脑筋的他年纪轻轻便技艺不凡。1950年刺绣社评定技术等级时,仅20岁出头的许炽光便被评为最高级别八级,成为当时行业内最年轻的八级技工。

  岁月的积淀浸润着古老艺术。如今,从事广绣事业70多年的老人,还掌握着近30种不同的广绣针法。本该安享晚年的许炽光为了不让广绣艺术陷入失传状态,在退休多年后重返工艺厂,重拈绣花针,手把手将一身技艺传授给年轻的徒弟们:“我还做得了,就一直做下去。现在最大的遗憾是,已经没有男青年愿意学刺绣。”

  始于唐代的广绣,与苏绣、湘绣、蜀绣并称中国“四大名绣”。广绣精密细微,针法多变,色彩浓艳,堪称中国民间艺术的一颗明珠。据记载, 唐代广东刺绣的工艺水平已非同一般,因此受到皇室的特别青睐。唐玄宗时,因岭南奉献给杨贵妃的绣品格外富丽精致,当时的岭南节度使张九皋被加官三品。

  “男工唱主角”可谓广绣的一大特色。许炽光认为,当年广绣市场竞争激烈,对绣工技艺的要求不断提高。有养家压力的男工比女工更有锤炼手艺的动力,久而久之便在技法上超越了女工,成为行业内的技艺翘楚。随着时光推移,广绣曾有“三千花佬”的传奇以及“传男不传女”的传统。

  历史上,广绣也曾走出国门,开启了一段风靡欧美的“外贸传奇”。1514年,一位葡萄牙商人在广州购得龙袍绣片,回国献给了国王。从此,广州绣品经葡萄牙人之手开始输出国外,逐渐扬名海外,开辟了广绣的对外贸易通道。随着广绣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源源不断地输入欧洲,在当地皇室贵族等上流社会掀起了一轮抢购广绣刺品的热潮。

  不久后,广绣通过“大帆船贸易”开始运到美洲地区。17世纪,广州的外贸航线有了新发展,开辟了到北美洲、俄罗斯和大洋洲的航线。尤其是广州“一口通商”时期,广绣发展迅速,形成以广州为中心的刺绣行业。时至今日,英、法、德、美各国博物馆都藏有大量的广绣。

  时光流逝,千年广绣风韵犹存。如今,许炽光有一个心愿,收到一个天分好的男徒弟。在他看来,绣花的人要能坐得住,“不能太聪明活泼,要有一点执著的笨拙”。曾有徒弟问许炽光,为什么80多岁还要坚持绣花?老人答道:“以前,老前辈对我说过‘广绣看你的了,不能在你这一辈手上消失’。于是,我就做了一辈子。”

  ② 非遗荟萃 多彩岭南

  木雕、牙雕、玉雕、广彩、广绣被人们称为“三雕一彩一绣”,是广州公认的美术、技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而它们,则是广州壮美的非遗图景中一个小小的侧影。千年岭南文化孕育出的非遗精品,如满天繁星多姿多彩。

  34年前,作为唯一的广绣创作设计者,广绣传承人陈少芳参加了全国工艺美术百花赛的评比。她为了创作《晨曦》,捕捉孔雀羽毛的色彩变幻,最终决定抛开传统做法,把本应处于阴暗面的翼底擦亮,翅膀透视并向前延伸,孔雀色彩艳丽,起舞姿态立体而生动。将创新融汇于传统之中,指引了陈大师一生的创作。

  翁氏牙雕球被人称赞为“鬼工球”,意为鬼斧神工之作。其独到之处在于,将一块完整的牙料巧妙地镂空成一层套一层,层层叠叠,多至几十层。用手轻轻触动,各层都可以自由地向各个方向旋转,其神奇技艺独步于全国牙雕界,扬名海内外。其第五代传承人翁耀祥能用17厘米的原料,制作出57层的牙球,创造了目前世界上牙球分层的最高记录。

  古琴艺术(岭南派)、贝雕制作技艺、通草画、茶坑石、臭屁醋、海幢寺传说、从化温泉传说、花县太平天国人物传说、黄啸侠拳法、太虚拳、洪拳……种类丰富的非遗项目映出岭南人的技艺、经验和精神。

  广州市文广新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广州市已拥有人类非遗代表作2项,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17项,省级名录项目68项,市级名录项目96项;国家级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8名,省级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59名,市级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51名。这些项目和传承人的数量位列广东省首位。值得注意的是,粤剧和古琴被列入人类非遗名录,而广东省进入这一名录的仅4项。作为穗港澳共同申报的人类非遗代表作,粤剧享誉海内外,在世界各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在熠熠闪耀的非遗名录中,广州各区一大批民俗活动项目也颇具特色——黄埔区的波罗诞、天河区的乞巧文化节、白云区的重阳登高活动、越秀区的迎春花市、番禺区的端午扒龙舟、萝岗区的香雪文化节、南沙区的水乡文化节和“广州南沙妈祖诞文化旅游节”、花都区的盘古王诞、 荔湾区的生菜会和黄大仙祠庙会、海珠区的咸水歌会……

  ③ 传承保护 全城行动

  非遗放光彩,保护需先行。困扰许炽光等大师的非遗传承问题,正在酝酿出“广州答案”。

  学刺绣、画珐琅、画广彩、堆灰塑、绘宫灯玻璃画、穿戏服走秀、体验制作玉雕、试弹古琴……在“广州塔·醉非遗”活动现场,五彩斑斓的非遗体验活动来到普通市民的身边。

  作为广州非遗宣传推广的主要机构,广州市非遗保护中心近年来通过非遗课堂、亲子体验、夏令营等一系列活动,让非遗保护走进年轻人的生活。被誉为“香饽饽”的非遗学堂,成为小朋友和家长向非遗大师学习技艺的绝佳平台。广绣大师许炽光、梁桂开都曾走进学堂,讲解广绣制作的工艺流程,手把手地交给年轻人捆插针等4种常用的广绣针法。

  从2010年起,暑期青少年非遗传承班已成为传播广州非遗的一道重要文化品牌,目前已建立起春、暑、秋三季的多层次培训班模式。2015年,首度开设的“周末非遗课堂”共开设了22节课程,受到了非遗爱好者和广州市民的热烈追捧。

  与此同时,学校也成为非遗传承的重要载体。在广州美术学院,传统工艺美术巧妙地纳入到大学课程中。据了解,广彩纳入美院《重彩(工作室)》课程,三雕纳入《中国传统装饰风格》和《立体造型》课程,广绣纳入《绗绣设计专题》课程,并邀请非遗传承人授课或技术指导。近年来,广州市大力推动“非遗进校园”,积极探索非遗传承教学模式。目前,已经建立起从幼儿园、中小学、职业院校到大专院校的合作体系。

  走向年轻人的同时,广州非遗还化身“羊城名片”,走向其它省区市的舞台。

  2016年,广州组织非遗项目赴云南参加全国非遗联展;推荐红木宫灯赴香港,在第十四届香港国际授权展的“中国馆”展示。从云南到山东,从香港到澳门,广州的“非遗走出去”如火如荼。

  “原来我们有那么多相同的非遗项目,真是同根同源。”在香港非遗办事处,当广州市文广新局代表团看到粤剧、舞火龙、妈祖诞等展览时,融洽的气氛使双方感到亲切,“我们意识到,非遗一定要大力传播,它们可以作为广州的文化名片,参与各地间文化的交流。”

  全民参与的同时,非遗保护的“顶层设计”也在议程之中。2015年11月,广州市文广新局非物质文化遗产处正式成立,成为广州非遗保护“制度设计”的重要一环。与此同时,《广州市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弘扬岭南文化工作方案》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出台,聚焦广州非遗保护工作规范与完善。从2012年起,广州市财政保证对传承人和项目的补助,建立起稳定的财政投入机制。2016年,市级传承人的补助经费达1万元/人年。

  近年来,广州市出版的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题的著作精彩纷呈。今年5月正式面世的《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志》(上、下),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该志编辑历时3年,共193万字,是国内第一部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专志。作为一部独特的专志,它涵盖了广州市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记述对象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特点突出,资料繁杂零散,具有很强的专业性。

  “政府主导、体系完备、机制健全、全民参与,具有广州特色的非遗保护之路已逐步形成。”广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陈春盛表示,广州的非遗保护工作,已经回归日常生活,并走向现代生活。

(责编:刘军涛)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