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推迟毕业自费9万拍南极

2016年01月14日11:02  来源:楚天都市报
 

  张靖川和他在南极拍摄的作品

    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传播学研三学生张靖川,是名资深摄影发烧友。去年年末,他揣着创业挣的9万元钱,自费到南极拍片。回武汉没几天,又马不停蹄赶往云南大理,拍摄新作品。楚天都市报记者昨日连线采访在路上的张靖川,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

  毕业作品受网友热捧

  张靖川今年26岁,武汉人,资深摄影发烧友。2012年,他拍摄的一段时长4分36秒的视频《腾飞大武汉》在网上走红,很多人误以为这是一部官方出品的城市宣传“大片”,实际上,这是他本科毕业设计作品。

  这部作品让张靖川在圈内小有名气,随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影像工作室,开始创业。在他心底,创业的目的就是要走更远的路,拍最美的景。南极,就是他最想用镜头记录的地方。

  去年11月18日,张靖川揣着创业挣得的9万元钱,带着一部尼康D800相机,两部索尼摄像机和换洗衣物,独自踏上南极之旅。他先从武汉飞北京,再从北京飞多哈,再转机阿根廷首都,又转机乌斯怀亚,从乌斯怀亚坐船前往南极。“我去南极的时候正值它的夏天,温度在零下5摄氏度左右,比现在武汉的温度低不了多少。”张靖川表示,目前南极正是极昼期,几乎没有黑夜,“除了分不清白天黑夜,没有不适应的地方。”

  苦乐并存的南极之旅

  张靖川在南极期间,吃住都在一艘荷兰探险游轮上。这艘游轮载有100名游客,沿着南极的海岸线航行,每日停靠一处,乘客们再转乘冲锋舟登陆,仅能在沿岸一公里范围内活动。

  “根据《南极公约》,南极内陆每个登陆点人数不能超过100人。”张靖川介绍,出于保护南极的考虑,不能把食物带到登陆点,甚至不允许在登陆点大小解,“每次登陆前不敢吃太多。”张靖川非常珍惜在南极拍摄的机会,每天拍足6小时,“有美景看,饥饿感就会降低。”

  虽然没有遇到危险,但这段日子还是苦乐并存。“船在德雷克海峡航行两天,因为是西风带,浪特别大,吃晕船药也没用……”经过折磨人的西风带,终于迎来风平浪静的海面,还有一片白茫茫的纯净世界。“出了甲板一看,我觉得值得了。成群的企鹅、昏睡的海豹、喧闹的海鸟……看到这些动物,心情一下子好起来。”

  在张靖川拍摄的照片中,南极美得没有一丝杂质,一片白与蓝,“水面像玻璃一样,就像玻利维亚的天空之镜、中国的茶卡盐湖。”同行的人与张靖川打趣道:“南极的pm2.5值大概为0。”

  享受美景的同时,也要适应极端天气。去年平安夜,他们一行10人第一次在登陆点扎营露宿,赶巧碰上了暴风雪。“风速大概在7级左右吧,虽然不至于把帐篷掀翻,但呼呼的风声让帐篷里的人一夜未眠。”由于南极臭氧层被破坏,紫外线十分强烈,张靖川拍摄中又不方便戴墨镜,双眼长时间暴露在紫外线下,眼珠布满血丝。

  为摄影推迟一年毕业

  去年12月4日,张靖川结束了南极之旅回国。回汉没几天,他又应邀前往云南大理拍摄。

  “这些年来,他除了上课,其它时间都用在了摄影上。”张靖川的研究生导师彭光芒表示,张靖川为了他的影像事业,甚至推迟了毕业,“他本来应该去年毕业的,由于摄影邀约多,毕业答辩推迟到今年6月。”但彭光芒同时表示,张靖川并没有因为爱好荒废学业,相反他的成绩比较优秀。

  张靖川说,本科毕业后,他踏足国内多地拍摄,为各企事业单位、政府拍摄影视宣传片,北京、上海、厦门等地都留下他的足迹。2013年他还受邀参与武汉市城市宣传片《大城崛起》的拍摄,是该片的摄影师之一。“今年我还打算去一趟北极拍摄。”从一花一叶到一城一梦,张靖川以镜头为伴,跋山涉水,拍下一幅幅宏伟壮阔的影像。“我的梦想,就是拍自己喜欢拍的片子,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张靖川说。

  链接

  南极旅游没那么神秘

  个人如何去南极旅游?张靖川介绍,拿到阿根廷或新西兰的签证,南极之旅就算成功大半。拿阿根廷签证并不难,市民只要提供房产、车产、10万存款证明,以及在职证明,就可前往北京面签,张靖川表示拒签率很低。

  办妥签证后,就要订机票和船票。张靖川说,目前武汉旅行社开展此项业务的不多,北京旅行社倒是不少。往返机票大约人民币2万多,船票加食宿费用大约6万多。南极的旅游时间一般为10天9夜。

  南极现开放的旅游线路主要为南极半岛游和南极三岛游,都是沿南极海岸线的路线,目前没有开放南极内陆游,所以想到南极中国长城站,暂时不可能。

(责编:单芳、陈悦)

推荐阅读

贵州织金遭特大暴雨袭击 大街变成河 6月28日,贵州织金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27日晚至28日晨,织金县持续十多个小时的暴雨,28日4时,织金县城区北门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详细】

乌克兰总统|欧安组织|武装人员|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