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北京:40岁无业男假扮“高富帅” 15名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查看原图】
17日上午,田福生因涉嫌诈骗罪在房山法院受审。在法庭上,田福生否认诈骗,“没有骗过人,钱是她们自愿给的。”在法庭上,田福生辩解道。程西/东方IC
17日上午,田福生因涉嫌诈骗罪在房山法院受审。在法庭上,田福生否认诈骗,“没有骗过人,钱是她们自愿给的。”在法庭上,田福生辩解道。程西/东方IC
来源:人民网-图片频道  2015年06月17日17:10

2015年6月17日,北京,40岁的田福生只有高中文化,他自称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双硕士,经营奢侈品、红木等生意。4年间,他在QQ上寻找女大学生,借谈恋爱之机,以做生意周转、偿还债务等理由骗取8人35万余元。据了解,警方找到15名被害人,但因证据不足,最终检方只认定了8名为被害人。其中被骗最多的近15万元,最少的2000余元。

检方指控骗8名女大学生35万多

田福生是河北保定市涞水县人,高中文化。

检方指控,2010年开始,田福生在房山区长沟镇、张坊镇等地,自称“田北冥”在QQ上与女大学生聊天,说自己是清华大学及北京大学的双硕士,经营奢侈品、红木等生意,提出与被害人建立男女朋友关系。取得对方信任后,他以做生意周转、偿还债务等理由骗取8人35万余元。

庭审现场受审否认指控称钱是受害人自愿给的

上午10时,身穿衬衫的田福生被带进法庭。从外表看,很难把田福生和高富帅联系在一起,他长得很老成,圆头圆脑,无论如何也不像他自称的28岁,说话带有河北口音。

“不属实。”田福生否认指控,他说自己并没骗人。“我2010年没来过北京,2011年也只来过10多天,所以说我从2010年就开始诈骗不可能。指控我诈骗的人我根本就不认识,而且其中有些钱我已经还了。吴某我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面。”田福生还说,他没有结婚,“我没跟任何人到民政局领过结婚证。”

当检察官问其是否有一个女儿,女儿的年龄多大时,这个已经做了父亲的男子低着头想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有一个女儿,但具体年龄不知道。”

其实田福生已经结婚,且女儿今年已经18岁。田福生的父亲称,田福生是独子,婚后跟妻子关系不太好,但是并未离婚。

在法庭上,田福生说话前后矛盾。检察官询问时,他说自己2013年才来京,只住了十几天。法官询问时,他又说2013年四五月来京,一直住到年底。

他跟被害人说自己有公司,做奢侈品生意,后来又改口说自己准备要成立公司。他说自己是富二代,父亲做房地产生意,检察官问其在哪里做房地产生意时,他一会儿说在北京,一会儿又说在河北,一会又说他没去过父亲公司,生意怎样不知道。

对于8个被骗的女大学生,田福生说他并没有跟她们说结婚问题,其中张某是情人,周某等2人是前女友,3人是一般朋友,另外2人是好朋友,而且8人给他钱,是因为这些人看他没有钱,愿意借给他。“你自称不是男女朋友,对方愿意借钱给你,还不打借条,这合理吗?”法官问。

“她们愿意借钱给我呗,我没有骗钱。”田福生说,这些钱都被他吃喝还债了,他2013年前赌博,但又不承认骗来的钱用于赌博了。

公诉人出具田福生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他承认跟被害人说过自己是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也骗过被害人的钱。但田福生当庭全部否认,对于其父证言,他也予以否认。

截至记者发稿,庭审仍在继续。

受害人自述网识“高富帅”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我恨死他了,给他的钱有的是我跟父母要的,有的是从同学那里借的,事发后还是父母借钱帮我还了同学的账,到现在我家还欠外债呢!”开庭前一天,记者拨通了女大学生周某的电话。

2014年年初,在河北某大学就读的周某在网上遇到了“时代超人”,他自称是清华、北大的双硕士,28岁,毕业后开了家公司,经营红木、奢侈品生意。从学校生活到喜欢看的电影,俩人山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他嘴儿可甜了,很会哄人。”周某说一段时间后,“时代超人”约她在房山区张坊一处农家院见面。见面当晚,俩人就发生了关系,并确立了男女朋友,“时代超人”告诉周某,他叫田北冥。不久,田北冥开始频繁地跟周某借钱,先是做生意资金周转不开,后来又是母亲患急病住院。

“我一开始不想给他,我就是一个学生,哪来的钱。但他那话说得,让我感觉如果不给他钱,我就不配做他女朋友,所以马上找同学借钱汇给他。”周某说,就这样,她跟父母、同学、朋友先后借了4.7万元给了田北冥。

俩女友“男友”家相遇揭穿骗局

周某说,揭穿对方骗局,是因为她遇到了田北冥的另一“女友”。

原来2014年6月17日,田北冥打电话约周某到家见面。可周某到了不久,田北冥的又一女友张某找上门来。

“我才是他女友。”周某说,俩人感觉奇怪,一聊才知道,田北冥和俩人交往的方式、聊天的内容以及借钱的理由都一样,俩人怀疑被骗,通过田北冥的QQ空间,又找到另一名女孩的电话,遂向其求证。

这名女孩赶到张坊已经是次日凌晨4点了,周某说,她们质问后,田承认骗了她们,于是周某等人报警。

直到警察来后,她们才知道,男友不叫田北冥,而是叫田福生,年龄也不是28岁,而是38岁。田福生不仅已经结婚,而且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

更让几人吃惊的是,田福生的网恋女友有15人,大部分都是在校的女大学生,有些已经大学毕业。

检察官揭秘

租农家院约女生家中见面

据承办检察官刘菲介绍,田福生没有固定工作,平时喜好倒腾手串等小生意,他在张坊镇的家是租的农家院,他日常的花销都是靠骗来的钱维持。他的聊天记录显示,他不仅自诩高富帅,还会以“我认识你们学校的×××”来接近关系。有些被害人来自同一个学校甚至同一个宿舍,一般聊一两个月,田福生就会约女大学生见面。

被检方认定的8起案件中,被骗的女大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有中央财经大学的,还有河北师范大学和山东财经大学等的学生。除一名女生因工作忙没与其赴约外,其他7人都是来京与田福生见面的。见面当天,田福生会跟女大学生发生关系、确立男女朋友、允诺结婚等,一般在当天或次日,田福生就会向女孩要钱。

教女生编瞎话向家里骗钱

山东女孩刘某称见面时带了2.5万元,最后除留下100元车钱,其余的都给了田福生。

刘某说她认识田福生俩月就被骗了7.9万,但检方最后只认定其被骗3000元钱,因为她给的多是现金,已经无法证实。

22岁的安某在北京就读,暑假快开学时她提前回学校后,与田福生在农家院见面并确定了关系。田福生向她要钱时,她把9000元生活费、学费全给了田福生。此后,田福生还教她向家里骗钱。

第一次是以去外地实习为借口向家里要了2万元,安某给了田福生1.3万元,后来安某又以参加活动为由跟家里要了10万元。

刘菲说,这些女孩不仅被骗钱还被骗色,其中有好几人都曾做过流产,做流产的手术费,也是田福生让女友自己借的。

受害人大多来自农村易信“高富帅”

为什么这么多女大学生会轻信田福生呢?

检察官许林介绍,被骗者平均年龄20岁,年轻、社会阅历不足,被田福生的说辞迷惑而上当,“大部分受害人说,当时觉得俩人已经是男女朋友,谁都有困难的时候,既然他承诺了会结婚,平时也挺会关心人的,也就相信了他的话。”

“这些女大学生没谈过什么恋爱,大多来自农村,家境一般,有些人甚至家里很困难,因此遇到一个追自己的高富帅,女孩就轻易相信了。”许林称。

受害人太过轻信被其巧言糊弄过去

许林表示,这些上当的女大学生太过轻信,也曾经有人发现过问题,但都被田福生巧言糊弄过去了。

一名受害人表示,她也曾经怀疑过田福生的身份、学历等,田解释,“我要是骗你早晚会露馅的”,后来她也就不再追问了。

一名受害人曾经看见过田福生的身份证,田福生说这是他表哥的名字,是个假身份证,自己以前被公安通缉过,因此不能用真身份证。

田福生借钱用的是一名受害人的名字开的账户,女孩问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名字开户,田福生说他以前被抓过,不能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户。

曾有一名被害人跟田福生去过他赌博的地方,赌友告诉这名女孩,别跟田福生好了,说他就是个骗子。但田福生几句花言巧语,就让被害人相信“赌友是在胡说”。

分享到:
(责编:陈悦、单芳)

图集精选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