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女老板诈骗1.9亿资金链断裂 求助情夫遭拒将其毒杀

2015年01月12日15:17    来源:人民法院报    手机看新闻
曾经奢华一时的“薇儿乐”大堂
曾经奢华一时的“薇儿乐”大堂

  2013年8月中旬,一则消息在绍兴坊间不胫而走:薇儿乐国际母婴会所(以下简称薇儿乐)美女老板杀死情人后,将公司账本和百万元钞票撒入镜湖,然后企图自杀。

  2014年12月15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内,法官宣读了对此案的一审判决书:“被告人朱小妹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槌应声敲下,被告人席上低着头的短发女子早已满面泪水,成功、金钱、爱情、名声……这些炫目的光环曾经围绕在她身边,让她拼了命地去追求去付出,如今却如流沙般穿过指缝:家,早就散了;情人,死在自己手中;事业,只剩下巨额的债务……此刻回首往昔,犹如黄粱一梦。

  1

  毒杀情人与巨额债务漏洞

  2013年8月中旬,一则消息在绍兴坊间不胫而走:“城南那家叫薇儿乐的高档月子会所关门啦!”除此之外,各种更加匪夷所思的流言也如潮水而来:“总经理自杀啦!”“不是吧,听说死的是董事长,而且死在总经理家里。”“薇儿乐欠了一屁股债呢”……

  人们所说的薇儿乐,是2013年1月刚刚试营业的绍兴首家高档月子会所,面积达8000多平方米,内部设施均按五星级酒店标准建设,坐月子收费近4万元,被当地媒体形容为“搅动绍兴母婴产业一池春水”,而这家会所的法定代表人朱小妹,也随之走进公众的视线。

  这个在绍兴马鞍镇长大的女老板有着一份看起来很励志的简历:高中文化学历,在绍兴县的一家钢厂待了5年,之后做过保险、房产中介等各种工作。一路走来,看起来几乎是凭着一己之力登上了成功的峰顶:她不仅创办了绍兴最高档的月子会所,还有一座面积不小的山庄正在装修并即将对外营业,在绍兴最繁华地段还经营着一家房地产营销策划公司,名下有多所别墅豪宅,开的是豪华跑车,见过她的人都用“容貌姣好,身材保持不错”来形容这个42岁的女人,“美女老板”四个字对朱小妹来说可谓是实至名归。

  可谁也不知道,朱小妹的生活犹如一袭华美的长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就在2013年8月12日,这繁华的泡沫突然破灭。

  那天下午2时许,绍兴某星级大酒店的3楼一间客房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这间房的客人是前一天晚上7时左右入住的,“一位40岁出头的女士,穿着打扮很年轻”。

  到8月12日下午2时应该退房的时候,这位房客既没有退房也没有续住,服务员多次敲门,并尝试用房卡开门,都没有成功,房间电话和客人留的手机号也没有人接听。

  “情况有异常!”酒店工作人员强行进入了房间,却发现房客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床头柜上有一个药瓶,只剩一半药片。这个女房客正是朱小妹。

  随后赶来的家人在朱小妹留在酒店房间的物品中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林某可能在绍兴某小区朱小妹住所里。纸条旁边放着一部黑色的苹果手机,手机旁写着“这是林××的手机”。

  这位林某正是朱小妹的生意伙伴,月子会所的董事长。

  被朱小妹突然自杀惊得手足无措的家人没有想太多,就把这些东西都带到了医院。

  被送进医院的朱小妹被诊断为盐酸阿米替林中毒,盐酸阿米替林是精神类药物,有安眠作用。

  此时陆续赶来的家人和公司同事想到应该联系公司的另一位主要负责人林某,但林某却不知所踪。一种不祥的预感让人们想到了在酒店中发现的那张纸条,并根据纸条上的地址找去。当晚9时,他们在纸条上所说的地址——朱小妹住所的二楼卧室中,发现了已经死亡的林某,经鉴定死于盐酸阿米替林中毒。

  而几个小时后,脱离危险的朱小妹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后,突然坐起身来拉着身边的家人,语无伦次地叫喊:“我杀了人啦!……在家里……在二楼!”

  直到这一天,朱小妹的家人才知道,她在几年前已经和丈夫离婚,死去的林某正是她离婚的原因,而这位成功的女强人此前的投资款大部分都是以高利息为饵骗来的,集资诈骗实际高达1.9亿元,但在自杀时,她银行卡中仅剩10万余元,留下了巨额的债务漏洞。

  情人、骗局、反目、杀意,美女老板光彩夺目的油彩一时间斑驳褪色,背后的种种不堪在这一夜之后,大白于天下。

  2

  高息为饵两年诈骗1.9亿元

  最深的欲望总能引起最极端的罪恶。对金钱和感情的贪婪,让祸根的阴影早已在朱小妹身边危机四伏。

  2011年前后,朱小妹和林某在绍兴牌口投资了“源于山庄”项目,朱小妹负责资金,林某负责具体装修,开始计划200万元至300万元可以完成,但后来投资逐步增加,资金上开始捉襟见肘。

  于是朱小妹想到了张某,这个手头有着大笔资金的妇人是她2011年左右经人牵线认识的。当时,张某希望由“路子广”的朱小妹帮忙介绍银行存款月底冲量的生意。当朱小妹为山庄项目的资金问题犯愁时,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张某。

  于是朱小妹对张某谎称银行除了月底冲量,平时还有一种银行业务,资金随时支取,利息按日计算,回报比较高,等张某把资金打过来,朱小妹就把资金挪用到山庄的投资中去。

  当时朱小妹给张某的回报是1万元每天3.7元,后增加到4.78元,约定10天或20天付一次利息。到后来,朱小妹向张某集资金额达到上亿元,给她每个月的利息就要1000万余元。

  由于没有回报可以支付利息,而资金缺口越来越大,从2012年5月份,朱小妹开始向多人借款,利息也越来越高,而收到的钱又如流水般花了出去:山庄的装潢、薇儿乐母婴会所的投入、房地产,给她自己和林某买的豪车,两人共同的爱巢,另外就是付高额利息。

  事实上,源于山庄在案发前还没有经营,薇儿乐直至事发也没有赚多少钱。朱小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偿还,她只知道自己只能把吸收资金的人员不断增加,“吸收的资金越多,才能把自己的盘子经营下去”。

  后期的朱小妹可以说已经是顾头不顾尾了,能拖一天是一天。“我明白债务危机早晚要爆发的,我的注意力主要在进来的资金能不能付得上利息和别人要提走的资金上,因为我对数字的记忆很差,而且后期已经对本金不怎么注意了,只对要付的利息关注。”

  2011年3月至2013年8月,朱小妹以存入银行月底冲量赚取高额利息、投资购买土地、楼盘、经营公司等为名,以月利率1.5分至5分不等的高利率为诱饵,骗取张某及傅某等9人资金共计10亿余元,归还本金利息8.4亿余元,实际骗得1.9亿余元,除部分用于公司经营外,其余用于支付高额利息及个人挥霍等。

  就用这样“后债还前债”的方法勉强支撑到2013年,朱小妹的资金链濒临崩溃。2013年7月,张某提走5000万元,8月初又提走2000万元,这时朱小妹的银行账户中已经没有钱了。

  案发前几天,张某又提出要在8月11日、12日提走1700万余元时,朱小妹已经没有能力支付这些资金,“后债还前债”的把戏至此穷途末路,于是她想到了自杀。

  3

  宣称对方背叛陷情感危机

  如果说集资诈骗的把戏败露是朱小妹走向绝路的主因,那么与林某感情的失败,就成了压垮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朱小妹和林某相识于10多年前,“当时他已经结婚,我刚订婚,按照我们农村的习俗,订婚后是不能反悔的,不然跟离婚差不多,就这样我们各自组建了家庭,但我们的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

  2009年前后,朱小妹和林某开始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共同投资项目做生意,成为人们眼中的黄金搭档,而在朱小妹看来则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那种”。林某的一切,大到事业投资,小到内外衣着,她都很用心。

  因为彼此都有家庭和孩子,这注定是一段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的感情,甚至案发后他们身边的同事朋友都不知道两人的情人关系。

  但是朱小妹却深深地沉迷于其中。“他说过,如果失去我,他就会没了工作动力和生活的方向,当时我很感动。”

  2013年,朱小妹和前夫离婚,离婚前,林某对朱小妹讲:“你要嫁人,第一个肯定轮到我。”

  这句话让朱小妹更认定了将和林某共度人生:“我以为他是想跟我在一起的。”

  但朱小妹没想到,这是一句林某至死也没有兑现的承诺。“他只有周一的时候会陪我一起住,其他时间都是回他自己的家,他还说之所以周一他能够出来是因为他骗他老婆说‘周一要在公司值班’,这话让我非常伤心。”

  2013年2月14日情人节,“他说在5月14日我生日的时候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与他老婆签离婚协议,但他至今没有离婚”。

  案发前的2013年8月8日,不是周一,朱小妹因为资金链即将崩溃而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希望林某能留下来陪伴,但是“那晚他陪我到11时就回家了,当时我伤透了心,就有了同他一起死的想法”。

  朱小妹之后在自白书中这样描述当时的心理状态:“工作、生活、感情、资金等诸多压力让我的生活质量极差,而我又必须带上阳光的面具微笑面对每个人。每晚回到家,只有孤孤单单一个人,有时开着车会在街上逗留很长时间,不想回到任何地方,这种压力只有自己明白。”

  感情和资金,这两条绳索彼此交缠呼应着,把朱小妹最终引向了一条不归路。

  4

  痛下杀手后抛弃

  百万钞票

  2013年8月9日上午,濒临崩溃的朱小妹将盐酸阿米替林片的溶液储存于空矿泉水瓶中,同时将平时口服的灵芝胶囊中的粉剂倒空,填入盐酸阿米替林片后再制成胶囊并放回原瓶内,每颗胶囊含6片盐酸阿米替林片。

  2013年8月10日晚上11时许,朱小妹约林某商量资金问题,林某回答说:“资金一直是你自己管控的,你自己去想办法。”

  一心以为林某可以依赖的朱小妹听了这句话觉得很是震惊,委屈和无助到了极点。“我从来没有要求他解决资金困难,这次确实困难很大,8月11日和12日都有大笔的资金要支出。再说他妹夫遇到资金困难时,我也给他解决过几次,我们公司的资金来源与去向他都很清楚,现在他说这样的话,我非常生气,我离婚也有他的原因,我不找他商量,去找谁商量?”

  当晚,朱小妹还在林某的手机里发现他和他妻子的微信,发现他们在讨论要购置房产,这让朱小妹更觉得林某没有打算和自己在一起,觉得感情上受到了欺骗。

  于是,朱小妹偷偷在事先准备的饮料中加入配好的盐酸阿米替林溶液让林某喝下去,可是他表示不好喝,于是朱小妹又骗他服下一颗含6片盐酸阿米替林片的“灵芝胶囊”。

  8月11日上午9时,两人醒来,离张某要提取1700万余元资金的时间越来越近,朱小妹再次和林某讲到资金问题,让他帮忙想办法解决,林某根本想也没想一口回绝:“我昨天跟你讲过了,资金的问题你自己解决。”

  他决绝的眼神跟表情让朱小妹彻底绝望了。

  朱小妹再次骗林某服下4颗含24片盐酸阿米替林片的胶囊,林某逐渐失去反应。

  朱小妹根据林某的脉搏、呼吸等,判断他已死亡后,于当日下午1时30分许离开住所。

  为防止事情败露,朱小妹带走了林某的手机。林某的妻子和公司同事都给林某打过电话,无人接听。但她以林某的口气回复了林妻的微信,大意是很累,有事情明天说。

  此后,朱小妹接了儿子,开车到马鞍看了姐姐,又在父母的小区外看了看,最终没有进去。回到绍兴后又去医院的朋友那里配了一瓶安眠药,然后与前夫及儿子吃了一顿最后的晚饭。

  做完这些,她又回到了和林某的住处,确认他是真的死了。“我整个人真的失了魂,下去一楼后再也不敢去二楼”。

  失魂落魄的朱小妹到一处工地附近的镜湖边,把所有的账册和百万钞票撒入湖中。当晚7时多,她到酒店开了房间,到12日凌晨4时许,在床上写好遗书,服下了安眠药。

  朱小妹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她所欠下的巨额债务,可以逃避被她毒杀的情人,可以逃避家人、社会的侧目,认为所有事情都一了百了。

  但是醒过来的时候,她失意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因为她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注定要受到法律的惩罚和良知的谴责。记者 孟焕良 本报通讯员 祝璐

  ■案后余思■

  柏拉图说,理性是灵魂中最高贵的因素。走进朱小妹越扩越大的集资圈和“不由自主”的婚外情,日益觉察理性在女人生命中的位置如此重要。如果没有这个感情世界的“不由自主”,她不会在生命和精神上死过两次,当她把公司账册和百万钞票丢向镜湖的时候,伤害最深的一定是遭到背叛和命运嘲讽的感情。

  爱本身是感性的,但如果没有理性掌舵,往往会输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如果在事业最无助和人生最软弱的时候,有真正爱她的人陪伴左右,共同承受这集资的“黑洞”,夜一定不会那么深。可她在考量爱情的时候,从来没有“自主过”:和不爱的人订婚,爱上别人却和订婚人结婚,婚后哪怕生了孩子依然沉迷婚外情,最终的噩梦又怎能躲避?

分享到:
(责编:单芳、陈悦)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