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聂树斌案新任代理律师李树亭:“穷尽法律手段,查清事实真相”

2014年12月23日09:2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穷尽法律手段,查清事实真相”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回忆儿子当年被抓的过程。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 动态

  山东高院向聂树斌亲属送达复查决定书

  昨天上午,新任代理律师陈光武、李树亭陪同聂树斌家属前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授权委托书,并申请调阅聂案相应案卷。

  山东省高院负责聂案复查的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亲属和申诉代理律师,依法送达了立案复查决定书,并介绍了聂案复查合议庭成员,包括法官5人、书记员2人。

  针对律师的阅卷申请,山东高院并未同意相关请求,理由是聂树斌案的案卷材料刚刚调齐,法官正在阅卷,具体阅卷时间将根据法官阅卷进度另行通知。代理律师之一陈光武透露,山东高院对此案达到了最高重视程度,合议庭的五名法官均是顶尖法官,其中一名法官是薄熙来案合议庭的成员之一。

  另一名代理律师李树亭是“真凶”王书金被控后,聂家委托的首任代理律师,2007年,在河北各级法院以没有判决书为由拒绝张焕枝的申诉请求时,即是李树亭说服被害人康某家属,取得聂案判决书,才得以将聂案推向法定程序。

  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

  重新代理

  向山东高院提三项申请

  新京报:今天向山东高院递交的相关申请具体有哪些内容?高院方面的答复是什么?

  李树亭:申请查阅、复制聂树斌案的卷宗;申请法院调取王书金案卷宗并允许代理律师查阅、复制;申请法院向受害人康某家属收集、调取与聂树斌案相关的证据材料。合议庭的法官答复就是等时间,但关于第二项要具体考量和研究。第一、三项是与聂树斌案直接相关,相对容易争取。

  新京报:聂家突然更换代理律师,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李树亭:上周三在石家庄,我参加了聂树斌案的小型研讨会。当时聂树斌的妈妈张焕枝阿姨就表示,希望我来代理案子。因为我介入案子比较早,前期做的调查和掌握的材料更充分些,(选择我)应该有这方面的考虑。

  新京报:重新代理这起案件,感受比9年前会有变化吗?

  李树亭:我很荣幸,跟关心聂案的人们共同见证并推进案子的复查和申诉,我相信这个案子是司法史的一部分,每个为他努力的人都参与着历史。不管是当年代理这个案子,还是后来因为更换律所跟张焕枝解除代理关系之后,我都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的进展。

  案件进入复查,相比在河北苦苦等待的那些年,总算有了说法,有了进展,不再遥遥无期了。

  新京报:从2005年接手这个案子到如今再次代理,你觉得张焕枝有哪些变化?

  李树亭:从9年前认识,到之后几年跑河北高院和最高法,我从没见她笑过。今天从高院出来,我看到她笑了,笑得很开心,第一次见。这个案子没有人比她受的煎熬多,这是我感受到她的最大的变化。

  新京报:对你而言,聂案意味着什么?

  李树亭:我读书的时候记得一句格言,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对聂树斌来讲,的确如此。但对于千千万万活着的人,这个案子最终是个什么结果,还是和“正义”有关,还是和千千万万人不再成为下一个聂树斌有关,对我来说代理和持续关注这个案子,意义在这里。

  申请阅卷

  法官非常肯定地说“能”

  新京报:聂树斌案几任律师迄今已提交过50余次阅卷申请,但都未获批准,阻力来自哪里?

  李树亭:今天我和陈光武律师再次向山东高院提出阅卷申请,负责法官说“聂树斌案的案卷材料刚刚调齐,法官正在阅卷,具体阅卷时间将根据法官阅卷进度另行通知。”山东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好,这个理由我们也非常信服。

  之前案子在河北高院时,张焕枝和我从没停止过相关申请,包括后来的几位律师朋友,但都没成功。我觉得河北高院是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来做事,目前我也只能说这些。

  新京报:“另行通知”的意思是肯定能阅到卷?

  李树亭:我们也这么直接地问山东高院的法官,对方的回答是非常肯定的“能”。目前来说应该就是时间问题。

  新京报:阅卷对聂案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树亭:虽然还未查阅到全部卷宗,但就现有公开的信息和一审二审判决书的内容看,除聂树斌本人的供述外,没有任何人指证聂树斌对被害人康某实施了强奸犯罪。查阅全部卷宗能够获知聂树斌案更多细节资料,可以说是决定案子最终走向的关键。

  新京报:从首次接触案子至今已有9年,你听到“能”字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树亭:第一反应是越早阅到卷越好。只要能阅到聂树斌的案卷,离给他平反昭雪就近一天。

  对比呼格案

  律师回访有了新发现

  新京报:无论是发生时间还是再审与复查,包括案件内容和转折,聂树斌案与呼格吉勒图案都有诸多相似之处,你怎么看两个案子的异同?

  李树亭:呼格吉勒图案我也很熟悉,当年呼格的父亲给我写过亲笔信,也给我提供了很多资料,后来因为时间没对上,我没有代理那个案子。

  呼格案比较有优势的地方是,真凶赵志红的案子还没有最终结论,且事发时呼格的工友闫峰作为目击证人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这两点在聂树斌的案子里都不存在。

  新京报:没有上述两点意味着要做更多工作?

  李树亭:当然。王书金的案子已经进入死刑复核,总体说来聂树斌案要更复杂,真正平反这个案子,路也更难走。

  具体来说,案件复查,即是要发现聂树斌案存在的重大问题,然后依据这个结果判定是否启动再审。这也就要求我们提出更加扎实细致的证据,律师弄不到的,负责复查的法院也要依照规定调取相关的证据资料,这些工作都做到了,再审乃至我们期待的平反才有可能。

  新京报:听说你最近一直在寻找证人,以期找到更多的证据,目前进展怎样?

  李树亭:我们回访了当年西郊玉米地的主人,和当年河北广平警方带王书金指认现场时的一些关键目击证人。

  新京报:有哪些新发现?

  李树亭:其实从2005年3月15日代理这个案子,到2007年11月份最高法答复张焕枝相关申诉这段时间,回访工作就做了多次,包括上述一些证人还有侦办王书金案的警方人士。掌握了些一手的材料,加上这次做的工作,可以说一些发现是对案件有帮助的,但目前细节不方便透露。

  新京报:呼格案在各方努力下最终昭雪,你会为此对聂案更乐观吗?

  李树亭:我是持乐观态度的,案件顺利复查,本身就是聂树斌案的曙光。这个案子的证据链存在明显问题,我相信只要依照法律程序一步步走,最终结果一定是好的。

  王书金案

  与聂案关联不可割断

  新京报:聂案得以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为王书金案,但目前有法学家表示,两案是独立案子,依照现有情况,两案打通存在难度,你怎么看?

  李树亭:关于两个案子我有过一段论述,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本是两个独立的刑事案件。但因两人的供述指向了同一个受害人,而发生了不可割断的关联。

  如果确定该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是王书金所为,则肯定不是聂树斌干的,聂树斌是被冤杀的;如果确定该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不是王书金所为,也不能肯定就是聂树斌干的。以王书金案的裁判结果作为聂树斌案复查以及再审的前提,在法律和逻辑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新京报:在推进聂树斌案的过程中,如果想打通两案,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李树亭:因为案件目前在复查阶段,而我目前是代理人的身份,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这些东西目前是不方便讲的。但是能讲的是,我们已经正式收到了山东高院的立案复查决定书,有了这个开始,所有工作才能一步步推进。

  新京报:除了等待阅卷,下一步还将准备哪些工作?

  李树亭:最主要的就是等待阅卷。今天上午山东高院明确表态:一定公平、公开、公正地复查聂案,并保证律师包括查阅、复制案卷在内的权利。我们对此表示真诚感谢。

  待仔细阅卷后,我们会针对关键疑点有针对性地调查取证,同时根据复查和申诉需要,向山东省高院申请调取与本案相关的证据材料。总之,会穷尽法律手段,查清事实真相,竭尽全力,不辱使命。

  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 北京报道

分享到:
(责编:陈悦、单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