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后APEC时代雁栖民俗游淡季火起来

2014年12月15日13:14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后APEC时代雁栖民俗游淡季火起来

杨淑清忙着给客人上菜,墙上挂着她当年获得北京市“三八红旗手”的巨幅彩照。

虹鳟鱼和鲟鱼是杨淑清家最受欢迎的美食。

杨淑清做得一手好花卷。

70岁的贾仕珍老人将自家铡刀捐给了民俗文化馆。

时间已是12月中旬,怀柔的山里早已下过第一场小雪,“长园渔场”52岁的女掌柜杨淑清却依然忙碌。

从APEC举办地雁栖湖出发,沿范崎路往北再往西,车行只需五六分钟,便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虹鳟鱼一条沟”(亦称“雁栖不夜谷”)。这条令众多老饕流连忘返的山沟沟从东南往西北绵延16.5公里,入得沟来第一家做民俗旅游接待的,便是杨淑清的“长园渔场”。

夏天最多能接待400人同时就餐、100人住宿,作为一个颇具规模“农家乐”的老板娘,杨淑清的每个旅游旺季都会忙得团团转。可是今年的情况有些出乎意料,已是传统旅游淡季,她还是闲不下来。

改变源自一场国际盛会,APEC。

优秀的新闻作品一定是鲜活的,而鲜活的素材一定来自扣紧时代脉搏的深入采访。十八大以来,我国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更是坚定了中国经济前行的方向与信心。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各条战线所表现出的新气象、新局面和新风尚令人鼓舞。“走转改”正是在这样的时代旋律下发生着的一场重要的新闻实践教育活动,它让新闻工作者自觉践行群众路线,并重新审视自己所担当的社会责任。

为此,本报推出《新北京故事》大型“走转改”系列报道,聚焦北京各条战线上平凡的人和平凡的事,用记者来自一线的采访,记录这个城市的勤劳、智慧和善良。

今天,《新北京故事》第一讲,让我们共同聆听“后APEC”语境下,怀柔微环境的改变给一个普通农妇带来的重大转机与活力。

淡季不淡游客专程赏景吃鱼

12月13日是个周六,中午12点,一群从市区远道而来的游客走进“长园渔场”。游客朱先生说,他们是听朋友介绍特意来这里吃饭的。上午去雁栖湖转了一圈,感受了一下APEC会议举办地的好景色,中午来这里撮一顿,“听说这边的虹鳟鱼最正宗,一直没时间来。烤虹鳟鱼、柴锅炖鲟鱼都是这里的名菜。”

这是渔场主人杨淑清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闷米饭、蒸花卷、捞鱼、上菜、招呼客人……虽然前前后后帮忙的厨师和服务员多达十余人,很多事情杨淑清还得亲力亲为。徒弟们说,以做花卷为例,这是一个看似简单的活儿,可是他们学习多年,手艺仍然与师傅有差距。一盆白面经她之手揉成团,捋成条,手一拧,做出来的花卷样子就是比别人做的好。厨房人多,腰系围裙的杨淑清一边忙活,一边高声大嗓跟记者打招呼,“今年冬天客人比往年多不少,忙不过来,我正跟着蒸花卷、做饭呢。”

往年一到11月,对于“虹鳟鱼一条沟”来说就已是旅游淡季。天气越来越冷,山间少了一抹翠绿,游客们大都不愿来了,今年的情况却大不相同,“APEC会议结束后,每逢周末,城里的人都爱驾车来咱这儿。上午去看看雁栖湖,下午来这里吃顿虹鳟鱼,算是这里的一个特色。常常是上一拨客人刚走,下一拨客人又来了。”杨淑清说。

往年来“虹鳟鱼一条沟”的游客,多数来自北京市区,今年却多了不少北京周边地区的游客,“以河北游客居多,很多都是奔着雁栖湖和日出东方酒店来的。”说话的工夫,杨淑清手持抄子,从水池里为客人捞起一条活蹦乱跳的虹鳟鱼来。

“你看这些游客来我这里都是吃虹鳟鱼的,就像那边那桌,应该是一家人出来旅游聚餐,还把老爷子领来了。”杨淑清告诉记者,明年怀柔将会开通更多一日游路线,推荐游客来这些农家院参观、旅游。

传承文化投30万元建民俗馆

最近来杨淑清家吃饭的游客,都要去她自建的民俗文化馆参观一番。石磨、碾子、粪箕子、锄头、铁耙、镰刀、荆条篮子、扁担、围灯……馆内陈设的“文物”,无非是各种早已被淘汰下来不再使用的农具,可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什,对于城里来的大人小孩而言,多少有些新奇。

这些农具都是杨淑清从村民家中搜罗出来的。得知APEC会议要在怀柔召开,杨淑清就提议建设一间反映本地特色民俗的文化馆,“弄那干啥,一点用没有。”心里的想法刚刚说出口,家里人都投了反对票。杨淑清顿了顿说,好多来这里旅游的人都会问“你们村为啥叫长园村”?就连在长园村长大的孩子,很多人也都不了解村子的历史。“想要让咱们这个民俗村被更多的人知道,就得建这个馆。”

投资建设民俗文化馆花了30多万,杨淑清没有想到会有意外收获。APEC会议结束后,来怀柔看雁栖湖全貌的客人,似乎都愿意走进民俗文化馆去看上一看。如今,这间小小的民俗文化馆在附近已经小有名气。更令人惊喜的是,它还给杨淑清带来了更多客源。

收入翻番着力规范旅游接待

“虹鳟鱼一条沟”一带的农家院都在APEC会议前期做了升级改造,“长园渔场”也是如此,杨淑清借此机会重新装修了客房,置换了家具,改造了厨房,建成水冲式厕所,同时还添置了电话、彩电和DVD、音响等设备。

提到收入,杨淑清笑得合不拢嘴。尤其是APEC会议刚刚结束的那两周,家家都忙不过来,淡季收入相当于旺季收入,比往年同期翻了一番。“最近天气冷,客人没有前几周多。但与往年冬天相比,从市区来钓鱼的客人还是多了很多。”

如今,村里成立了民俗旅游接待协会,从食宿定价、房间设置、环境卫生、饭菜质量等方面进行规范管理,并开展礼仪、英语、烹饪等多项培训,举办厨艺大赛。对于自己的渔场,杨淑清心里也有详细的规划:“不能让客人只图新鲜,服务得跟得上。”未来她计划在提高饭菜品质上做出更多努力。

□人物

长园村里虹鳟养殖第一人

“问我祖光荣何在,山西洪洞大槐树”。在杨淑清所在的长园村,老人代代相传村里的先民为明代山西移民。因村中有个“长园堡”古城,村名为长园村。1990年,长园村结束了以粮为纲的时代,开始大力发展养虹鳟鱼,才有了后来的“虹鳟鱼一条沟”。

今年52岁的杨淑清就是村里头一份养虹鳟鱼的。1990年,村里退耕还林后,允许村民个人承包鱼塘。家里一分钱没有的杨淑清,和丈夫在村里七拼八凑,借了2万块钱。

上世纪90年代初期,虹鳟鱼养殖在怀柔刚刚起步,养殖技术还不是很成熟,泉水缺氧,鱼苗就得死。一天早上,杨淑清刚要起来喂鱼,看见两池子鱼都成了白花花的一片,小鱼个个都翻着肚皮,杨淑清一下就瘫坐在地上。鱼死了,钱也就这么打了水漂。

杨淑清没死心,家里没有自行车,为了养好虹鳟鱼,杨淑清就步行20多里山路,翻过一道山梁到渤海镇的顺通冷水鱼养殖场请教养鱼技术,每天走3个小时的“取经“路,足足走了20天。但鱼养好的同时,还得把鱼推销出去。为此,杨淑清终于花了400块钱买了台自行车,在自行车后座上放两个框,装着鱼满县城跑。有一回自行车坏在半路上,杨淑清扛着自行车走了2公里,蹲在地上终于忍不住哇哇哭了。

1993年深冬,雪很厚,几个上山打猎的客人来到杨淑清的渔场。砰砰砰,听着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杨淑清抱着孩子出来开门。门刚开,两个客人就缩着手进来找炉子。缓了几分钟,客人问:“能给我们做点饭吃么?”

杨淑清见状,忙放下孩子,麻利地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大姐,这顿饭多少钱”。“就一顿饭不要钱了。”客人直截了当地问她:“带着一个几岁的孩子大冷天的在这养鱼有钱赚吗?”杨淑清没说话,看着杨淑清的热情和朴实劲儿,打猎的客人说要与她订立一份口头协议,每年在她这里押3万块钱,每次到这里钓鱼消费,用完后再押。

起初,杨淑清以为这是个玩笑,没想到5天后,客人们又来了,还带来了她的第一笔周转资金3万块。受到客人的启发,杨淑清想,何不在自己的养殖场盖几间房,用于接待到这里游玩的客人。就这样,当年就盖了四间中式房,慢慢的,她将单纯的养殖场发展为集虹鳟鱼养殖、垂钓、用餐、住宿为一体的度假场所。

(记者  刘雪玉  摄影  记者 潘之望)

分享到:
(责编:单芳、陈悦)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