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秦皇岛亿元贪官的生财之道:借供水权疯狂敛财

2014年11月26日16:59    来源:法治周末    手机看新闻
11月12日,河北省纪委通报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因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被查处,在其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马超群的律师透露,目前此案正在侦查阶段。图为纪检部门搜出的大量金条。
11月12日,河北省纪委通报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因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被查处,在其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马超群的律师透露,目前此案正在侦查阶段。图为纪检部门搜出的大量金条。
原标题:秦皇岛亿元贪官的生财之道:借供水权疯狂敛财

  “马超群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甚至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要通水管,除去正常的工程费用,他都要伸手收钱。从几万到几十万、上百万元不等。”北戴河一家国企培训中心干部告诉记者。

  法治周末记者 曹天健

  发自河北秦皇岛

  11月下旬,寒风凛冽,本是旅游淡季的北戴河又“火了一把”,往年在这个时期门可罗雀的宾馆顾客盈门,多家媒体的上千名记者聚集于此,皆是因为一个叫马超群的人。

  “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看起来并不位高权重的副处级干部马超群刷新了“小官巨贪”的历史记录。一时间,马超群成为街谈巷议的新闻人物。

  据河北省纪检机关透露,马超群原为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目前正在接受调查,那么。他的巨额钱财从何而来?其执掌“水权”后又经历了怎样的人生轨迹?

  不给钱不通水

  据悉,马超群案发的直接原因,缘于北京一家央企背景公司的举报。该企业在北戴河开发高级酒店等房地产项目,遭马超群先后多次索贿达数百万元,该企业将其索贿过程录音并举报,河北省领导批示查办,导致其落马,其多年的贪腐敛财黑幕由此揭开。

  而早在巨贪案爆出前,在北戴河乃至秦皇岛市城建系统甚至秦皇岛官场,大凡接触过马超群的人,都对其的贪婪骄横有所领略。

  “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不给钱就不给你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当地一位熟悉马超群的干部称。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区、北戴河新区的日常供水。自来水公司本来是为市民和当地企事业单位提供服务的单位,但马超群却将其变成自己源源不断的“财路”。

  “马超群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甚至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要通水管,除去正常的工程费用,他都要伸手收钱。从几万到几十万、上百万元不等。”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中,北戴河一家国企培训中心干部告诉记者。

  据披露,2013年,上述高级酒店开业之前,酒店负责人找到马超群申请供水,在酒店给付供水工程资金外,马超群还要求酒店额外支付100万元,酒店方在与马超群进行一番讨价还价后同意用部分建材来折抵。

  此前,马超群以建设自来水公司维护站名义,在秦皇岛市崔各庄村索要了10亩土地,这些建材后来被用于在这里建造别墅。

  但了解该事件过程的人士表示,马超群在多次派职工向酒店索要价值六七十万元的各种建材之后,酒店的供水工程仍未完成。

  无奈,酒店负责人找到秦皇岛市一位市级领导协商此事。之后,马超群的要求“升级”,提出给他在北京购买一套住房。酒店负责人向集团公司汇报此事,集团公司向河北省领导举报了马超群的索贿行为。

  当地企业单位更是领教了马超群疯狂敛财、“不给钱不通水”的淫威。

  2007年,秦皇岛龙腾长客北戴河长途汽车站建成,车站距离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只有几十米,因为马超群提出的“条件”没谈拢,已经安上的水表又被摘走,至今6年多过去了,汽车站一直没通自来水,只能买来两个大水罐储水使用。

  而在当地,还有多家单位像龙腾长客北戴河长途汽车站一样,因不能满足马超群的要求而遭断水。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一位干部表示,在他看来,马超群大肆敛财,出事是早晚的事,但1.2亿元的巨额数字还是让他始料未及。

  一家七人涉案

  就在媒体爆出从马超群家中搜出上亿元现金消息的次日,11月13日晚,一场“新闻发布会”在秦皇岛市一家酒店召开,而发布会的“新闻发言人”是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和马超群的前弟媳孟秋红。“新闻发布会”的主要内容是:被搜出的巨额财产系马母已去世老伴做生意合法所得,房产也与马超群无关。但对自己的说法,马母无法提供相关证据。

  张桂英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巨额现金并非从马超群家中搜出,均从自己家里找到,且除自己与丈夫马秉忠之外,家人都不知有这笔钱的存在。

  71岁的张桂英说,现金和金条均为其丈夫马秉忠多年独自合法挣得。马秉忠曾经在山海关医院做过大夫,后自己开诊所。结婚以来,马秉忠也一直在用不同的方式挣钱,如在秦皇岛做旧城改造期间,倒卖房产以挣差价。早年马秉忠曾与朋友入股开矿,有至少6000万元的盈利,是这么多年里比较大的一笔收入。还有投资餐厅、对外放债等方式。因为随时使用,现金没有存银行,放在楼上的衣帽间。

  张桂英说,其并不知道钱和黄金的总数目,也不清楚家里的房产具体有多少,媒体所报数目也是其从检察院获悉。

  孟秋红表示,除张桂英和马秉忠二人之外,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老人家里存放着巨额的现金和金条。对于为何要在家中存放这么多的现金的疑问,张桂英则称,马秉忠从不愿把钱存银行,因为他认为把钱借给其他人比存银行能获得更高的利息。

  张桂英在发布会上称,马超群被带走当晚,曾打电话给她,称自己被抓。张桂英称,当时她很害怕,担心老伴去世了,自己说不清楚,于是让女儿马青茹和外孙帮忙,将放置在衣帽间里的财物搬去家里另一套房子里。

  张桂英说,当晚,两辆车运了40多个箱子、书包等。运送时,家人并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根据张桂英出示的北戴河区人民检察院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检察机关今年曾分数次向马家下达查扣清单。

  其中,2月15日下达的查扣清单多为手机、钱包等物品。

  2月25日的扣查清单显示扣押了12张银行存折、64张银行存单及现金476.13万元、美元20捆、金条1.15千克及首饰若干。

  3月18日的清单显示扣押了两个工艺品、42.8452万美元、9002万人民币、34.3千克工行黄金、1500克银条及手链项坠等饰品若干。

  针对记者追问的68套房产问题,张桂英辩称,6年前,马秉忠罹患癌症,于2012年10月过世。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后,马秉忠让女儿马青茹打理房产,把其中部分房产转到马青茹名下。记者追问转给马青茹的具体房产数额,张桂英表示不清楚。张桂英称,她和马秉忠多年里有记账的习惯,但账本已被检察机关收走。

  孟秋红称,家中在北京有7套房子,包括北京三里屯附近的一家公寓式酒店和崇文门附近的6套房产。

  多名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职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们知道马秉忠生前自己开了一家小诊所,但因生意不好开了没几年就停办了。对于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所称马秉忠通过开矿、倒腾房产赚大钱一说,感觉不着边际,认为是“不可能的事”。

  随后,秦皇岛市纪检机关也对此作出回应:相信证据,会用事实说话。

  据了解,自2014年2月12日晚马超群被秦皇岛市检察机关带走后,马家目前已有7人先后被秦皇岛市检察机关带走。其中包括马超群之妻张丽焕、其子马唯贺、马超群的弟弟马重群、马超群的妹妹马青茹、张丽焕的姐姐张丽红、马重群的前妻孟秋红以及孟秋红的姑姑孟丽娟。孟秋红于2014年4月被取保候审。

  谁都不怕的“马矬子”

  马超群1967年生于秦皇岛市抚宁县,因其身高只有1.62米,五短身材,当地人都称其为“马矬子”。

  1985年,马超群在秦皇岛市城市公用事业局参加工作,之后逐渐当上行政处副处长、处长。

  1997年,马超群进入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北戴河分公司任经理职务,几年后升为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助理,并继续兼任北戴河分公司经理。

  2005年10月,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50%的股权,成立了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此时,马超群任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兼北戴河分公司总经理。

  2011年1月,北戴河分公司从总公司独立出来,从原来的下属单位,晋升为与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平级的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为市政府独资的国有企业,马超群任总经理。

  2012年,马超群被提拔为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副调研员,级别升为副处级,并继续兼任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

  从1997年起至今年2月,马超群担任自来水公司经理达17年之久。

  而马超群的亲属也有数人在当地自来水公司工作。

  马超群的弟弟马重群、前弟媳孟秋红都是自来水系统的员工。马超群任秦皇岛自来水总公司北戴河公司经理时,马重群任山海关开发区自来水公司经理。

  北戴河自来水总公司一位老员工告诉记者,马超群贪婪成性,公司上百名职工,马常找理由随意罚款,罚款直接装进他自己的腰包。职工应发的奖金、福利也被马扣除,致使职工收入10多年来原地踏步,马超群被抓后,职工工资福利上调了几百元。

  自来水公司知情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公司每进一人,马都索要十万元以上的好处,十多年期间,有数十人进入本系统,索受贿赂不是小数。“即使自己的亲戚也不放过,照收不误。”因此,马弄得没有一个真心朋友,大多数人敬而远之。

  一位北戴河供水公司职工表示,马超群性格易怒,经常动手打人,其左脸一道长达7公分的伤疤,让人看后不寒而栗。

  这位员工说,他曾亲眼看到,单位一个司机迟到,被马超群在车上抡拳暴打。另有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司机,也曾被马超群跳起来连煽几个耳光。

  但事实上,让职工畏惧、甚至有些领导也“让三分”的,并非马超群的暴躁脾气,而是长期流传的马超群“有后台”及“涉黑”传言。

  北戴河供水公司职工王建(化名)称,6年前,马超群经常在公司里派有技术的临时工制作管制刀具,其曾亲眼看见工人用废弃的铁轨烧铸成70多公分长的砍刀,有位临时工做了几天后因害怕而辞职。

  王建说,起初他以为马超群喜欢刀具收藏,但后来发现马的车上总是放着几把刀。由于北戴河加强治安管理,马就不敢带刀了,改为两只大铁球和一根垒球棒,常放在车后备箱。

  “马还私藏枪支,而且是真枪,否则抓捕一个涉及贪腐的干部,不会动用包括特警在内的上百警力。”上述人士称。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马超群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其妹马青茹被秦皇岛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执行逮捕。

  王建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述了两件马超群敢于与上级官员“叫板”的事例。

  2003年“非典”期间,省卫生厅一位领导来北戴河视察工作。这期间,该领导来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马超群不让其进大门,并派人把该官员拉走。

  另有一次,马超群与一位市委领导在饭桌上起了冲突,马超群怒摔酒杯并放言“信不信?我让你明天和某某一齐滚蛋!”几天后,该市委领导却特意来到公司,在公司职工面前表扬马超群的工作。

  “这位领导离开后,马超群得意地说,上级领导也要敬他三分。我们当时看得目瞪口呆。为什么他能一直这么干?其中一定有他不怕的道理。”王建说。

  事实上,王建所说并非虚言。有多位供水公司职工向记者证实,2013年的一天,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马壮来公司检查工作,因没有马超群放话,被门卫拦在门外,马壮进门后与马超群发生言语争执,马超群竟挥拳相向,双方从此结怨。为“扳倒”马壮,马超群曾动用6部车跟踪监视马壮,通过互联网发布马壮的“问题内幕”。

  记者采访中,有消息源透露,马超群在任职期间,与该单位多名女职工保持不正当关系。该消息源称,有的女性是迫于马的淫威,但并未得到马在金钱物质上的补偿,马只为其最喜欢的一位女子买了一辆廉价轿车。马超群被拘后,曾有女职工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

  据了解,马超群涉嫌受贿犯罪于5月28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北戴河分局执行逮捕。秦皇岛市检察院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案件还在侦办过程中,具体细节不便透露,等结案后,会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

原标题:秦皇岛亿元贪官的生财之道:借供水权疯狂敛财

分享到:
(责编:陈悦、单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