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湖南打猎公务员误杀村妇后坐地上哭 被劝后自首

2014年11月18日15:22    来源:华商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湖南打猎公务员误杀村妇后坐地上哭 被劝后自首

枪响了!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家庭,在这一刻,走进一场悲剧。

  死者照片

打死人后坐在地上哭

  警察勘察现场

  枪响了!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家庭,在这一刻,走进一场悲剧。

  身为公职人员的肖卫东在休假期间,与另外10人,携带双管猎枪前往湖南衡阳衡东县高湖镇的非狩猎区山中打猎。

  在林木丛中,肖卫东将正在采茶籽的村妇罗运英误认为是野猪,开了一枪,致罗运英死亡。

  目前,肖卫东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批准逮捕。衡东县警方“收缴部分枪支”,并对当天参与打猎的多人刑事拘留。

  11月9日,已临近中午,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各家飘起了淡淡炊烟,57岁的村民董海云还在屋外四处张望,显得有些焦急。

  看看天,开始飘雨,可妻子罗运英进山采茶籽还没回家。他越想越不对劲,跟老父亲说了一声后,决定进山寻找。

  与此同时,离董家不远处,74岁的山民肖秋华(音)也在等人,那个城里人此前他并不相识,是打猎时认识的。后来,他才听警察说,那个男人叫肖卫东,是衡阳市食品药品监督局蒸湘分局餐饮科的公职人员。

  先一天,肖卫东带着几个人在附近打野猪,一直找不到。碰见了经过的老猎人肖秋华,就提出让他帮忙带路。肖秋华同意了,二人还互留了电话。可是第二天几个人合围,还是没看见野猪,肖秋华就打电话说:不行就算了。但肖卫东让再等等,“好像看见野猪了。”

  受害人:儿女们多次提出要父母进城享福,但她总说再等等

  出事这天,57岁的罗运英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几个邻居一起进山采茶籽。她要在午饭前赶回家,给两个孙子做饭,就独自去了离家较近的地方。

  20岁时,罗运英嫁到董家,育有一儿两女。三个孩子早已成家,均在外地打工,在省会长沙也有住房,儿女们多次提出,要父母跟他们一起进城享福,但罗运英总说再等等。

  儿女们都忙,在村里那两栋老宅里,只有她、丈夫、公公和两个孙子一起生活。

  罗运英对两个孙子很疼爱,孩子自一岁起一直由罗运英夫妇照管,每逢赶集,她都要给两个孙子买很多吃的和玩的。

  董家种有30亩水稻,年均产值4万余元。但罗运英依旧坚持着当地山民祖辈传下来的营生,每年霜降后进山采茶籽,晒干磨粉,再炼制成油卖钱。勤俭惯了的罗运英总说,过日子,能省一点是一点。

  9日这天,临出门前罗运英还给一家人做了面条,她只简单扒拉了几口,就换上了干活时穿的紫红色上衣和黑裤子,然后,拎着一根采茶籽用的竹竿朝家的南边走去。董海云吃完饭,也离开家下地干活,只不过去了北边。

  大概早上10时,三辆车开进了羊角村,村民从车牌号判断,这些车来自衡阳市。

  董家附近停了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另外两辆停在了董家隔壁外空地。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上下来了4个人,开车的周某平是做装修的,车也是他的。坐在副驾驶和后排的有李某禄、欧阳某还有肖卫东。

  李某禄是南华大学后勤处的电工,欧阳某是衡南县退休干部(主任科员)。肖卫东50多岁,长得有点黑,同事们都知道他有两个孩子是双胞胎,是个很豪爽的人,朋友也多,但在工作上并不得志,“快退休了,还没混上个一官半职。”三辆车上陆陆续续下来很多人,有人手里还提着猎枪。对于这些进山打猎的,羊角村的村民早已见怪不怪。

  在羊角村村南的山上,林子里有许多野兔和野鸡。偶尔,人们还能见到成群的野猪。野猪会啃食红薯、豆子等农作物,村民深受其扰,当地人有时会用捕兽夹或鸟铳来对付野猪,运气好打到了就在赶集时卖。衡阳市的一些市民曾从这些背着网袋的山民手中,买到过类似野味,野猪肉一斤能卖到50元左右。

  村民:这些人手里的枪是可以打子弹的双管猎枪

  最近几年,羊角村陆续开始有外面的人来打猎,但基本和山民相安无事。虽然这里属禁猎区,但由于野猪成害,村民一般不会干涉,更何况,有时打猎的人还有当地人带路,“不好去多说”。

  当天上午11时左右,董海云从地里回家时,看到了4个男子从他家门口经过,他只认识其中1人,就是带路的肖秋华,肖是3公里外另一个村的人。几十年前就曾背着枪在附近打猎,附近村民也都认得。

  董海云没有多想,急着赶回家。但到了中午,也没见妻子回来做饭。孙子嚷着肚子饿了,他才觉得不对劲:是妻子的茶籽没采够,又进山了?打了声招呼,他匆匆离开家,进山找人。

  羊角村村民董积德(音)进山砍柴时,也遇见了那4个陌生男子,他们都穿着迷彩服,手里拿着枪,还不止一把。董积德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打野猪。进山只有一条路,董积德就跟着他们走了一百多米,他发现,这些人手里的枪比当地猎人用的那种鸟铳要高级,不是填火药、打钢砂的,而是可以打子弹的双管猎枪。看见“高级货”,董积德便多看了两眼。

  在一处岔路口,4个人分成两队,去了不同的方向,董积德也没有继续跟下去。只是在分手前,他提醒这些人:“山上有人采茶籽,别把人打了。”

  “他们也没理我,提着枪走了。”11月15日,董积德告诉华商报记者。

  事后,衡阳警方调查称:当日共有11人乘3辆车进山打猎,除肖秋华以外,其余10人均非高湖镇人。

  开枪者:“你快来啊,出事了,打死人了,你快上来啊”

  74岁的肖秋华对华商报记者说,他只知道肖卫东。

  肖秋华平时喜欢进山打猎,除了进山转转,打点野物对于并不富裕的他来说,也能添补些家用。不过上了年岁,今年9月份,他摔伤了一次,这段时间进山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事发前一天(11月8日),他和过去一起打猎的“师弟”骑摩托车、拿着鸟铳在羊角村附近打鸟。碰见了肖卫东,听说肖也是来打猎的,二人还交流了一番。肖卫东说,他们碰见了4只野猪,放了一枪,让野猪跑了。肖秋华说,野猪很难打,必须多人合围,如果仅仅从一点出击,很难打到。

  或许感觉肖秋华打猎很有经验,二人相约,第二天再来打“这个猪”,彼此还留了电话。

  肖秋华说,他去帮忙不是为了钱,只是想“打到野猪,自己也可以分点肉”。

  次日凌晨4时,肖秋华就开始起床做准备。按照事先约定,和肖卫东一伙在羊角村汇合,然后分别进山,通过电话联系,对野猪进行“合围”。

  肖秋华很喜欢肖卫东手里的双管猎枪,“很高级,一次可以装两发子弹,买那把枪可能需要几万元吧。”

  分开后几小时,已临近中午,还没看见野猪,此时,天慢慢开始下雨,他就给肖卫东打电话说,“不行就算了,回吧”。可肖卫东这时好像有了发现,在电话里说,好像看见野猪了,让再等等。没过多久,他接到了肖的电话,肖卫东带着哭腔说:“你快来啊,出事了,打死人了,你快上来啊。”

  肖秋华赶紧向山上冲,按照肖卫东说的大致方位一路找过去。

  走过一处平地,又穿过仅够一人通行的林间小路,在距离董家大约800米的地方,他听到了肖卫东的哭喊声。

  腿脚不好的肖秋华,一瘸一拐跑过去,看见肖卫东坐在地上哭,身子不断颤抖,感觉整个人“好像瘫软了,站不起来了”。

  “合伙”猎人:“人不行了,你赶紧去自首吧。”

  “你哭什么哭?”肖秋华问。

  “呀,打死人了,我打了一个人啊,我打了一个人啊。”事发7天后,肖秋华依然记得肖卫东慌了神的样子。他顺着肖手指的方向,走了将近10米,在一片两米多高的茶籽树与杂草间,一个女人躺在地上,两腿弯曲,胸部和脸部沾满了血。

  事后,肖卫东告诉警察,当时,他发现前方约20米处的柴草中有黑影晃动,以为是野猪,于是用双管猎枪朝黑影开了一枪,走进去一看,却是击中了树林里正在捡拾茶籽的农妇罗运英。

  肖秋华上前拉了拉罗运英的腿,腿拉直了,但人不动了。肖秋华判断人已经死了,转身说,“人不行了,你赶紧去自首吧。”他劝了一会儿,肖卫东终于同意去投案,他扶起肖卫东一同朝大路走。

  肖卫东说,他担心被当地人发现打死了村民会打他,于是,才找肖秋华来出主意。

  肖秋华承认当时他没有拨打120,“人已经死了,怎么救?”下山后,他让肖卫东去自首,自己便回了家。

  肖秋华到家大约1小时以后,又接到电话,肖卫东说,自己现在派出所,警察问他,事发地在哪个村,他说不清。肖秋华思索了一会儿,冲着电话喊:“是羊角村”。

  受害人丈夫:想冲上去看人还能不能救活,但腿不听使唤

  事后,董海云按照事发时间推算,罗运英中枪时,他正在山里到处找人。走了3里多山路,到处喊名字叫人,可始终没人应声。他估计妻子已经回了家,就掉头下山,可还是没见人。

  下午2时许,村干部带着警察进了村,挨家挨户问:“进山采茶籽的女人都回来没?”

  直到在董家,警察问了很长时间,董海云详细描述了罗运英的穿戴和随身物品,警察跟村干部嘀咕了几句,就离开了。

  董海云觉得一头雾水,村干部说:“你老婆被打死了,你去找东西,把人抬回来吧。”

  董海云似乎没听清,再三确认后,冲出了屋子,外边已经站了很多村民。在离家800多米的树林里,董海云被村民们拦下来,好多人红着眼睛劝他“节哀”,他不管,只想冲上去看人还能不能救活,但腿脚已不听使唤了。

  下午5时许,董家小儿子董长武接到了亲属的电话,说“你妈被人用枪打了,你快回来。”

  那时董长武还在深圳,他以为母亲是被打伤,送到了医院。他想多问几句但姑父不说,只让赶紧回家,姐弟几个都在外地,也都刚知道消息,都往老家赶,而父亲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当晚临近11时,董长武才赶回衡阳,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说,法医通知要解剖遗体,需要家属签字,让儿子拿个意见,此时,董长武才相信:“我妈没了。”

  董海云曾在事发现场看到,事发地,罗运英遗体的右侧一棵两米多高的茶树树干已经被子弹打穿,地上都是血,妻子身上有两处枪伤,一处从身体左侧穿过两肺,另一处从左耳穿过脑袋。

  开枪者亲属:家里也有孩子,拿出10万元“丧葬费”

  事发次日下午,在村干部和警方的协调下,在高湖镇镇政府,董家人见到了肖卫东的妹妹、妹夫等4名家属,他们来表示歉意,话没有多讲,只是说,肖卫东家里也有孩子,拿出10万元作为罗运英的“丧葬费”,董家打了收据。

  但此后,董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案情进展的消息。与此同时,各式各样的说法困扰着董家:为什么只有一个人投案,打野猪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会不会有人顶包?究竟打了几枪?有多少支枪?枪从哪里来……

  董长武曾去多个部门询问,但均没有得到满意答复。警方给出的理由是,肖卫东投案后,对是否有同行人员避而不谈。

  11月16日,当地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当日11人乘3辆车均为私家车,除肖卫东外,另有10人也参与打猎,他们中有大学后勤处的电工、盐矿职工、个体户、医院的药剂员、装修工人、下岗职工、退休工人以及衡南县的退休干部。其中,案发时,肖卫东持有的那把双管猎枪来自衡南县退休干部(主任科员)欧阳某。据了解,欧阳某曾在衡南县体育局工作10年,担任局长、党组书记等职,他还是一级教练,有机会接触到枪。

  2003年2月后,欧阳某退居二线,后退休。但官方未披露该枪的来源,仅称正在做进一步侦查。

  虽然官方有了一些披露,但对于董家人来说,还有一些疑问困扰着他们,现场到底有多少支枪,这些枪从哪里来的?还有当时既然打了人,为什么不马上拨打120施救?

  董家人也曾找过肖秋华,肖秋华说,11月14日,他的“鸟铳”被警方拿走,他“师弟”的“鸟铳”也交到了派出所。

  在收拾母亲遗物时,董长武意外在衣柜里发现了母亲很多没穿过的新衣,而这些新衣服都是他和姐姐买给她的。罗运英曾说,在家要干农活,新衣服穿了,容易划烂,要留到她到了长沙享福时再穿。

分享到:
(责编:单芳、陈悦)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