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福建失联女大学生在京遇害 同学杀人抛尸内蒙古

【查看原图】
福建失联女大学生在京遇害 同学杀人抛尸内蒙古
福建失联女大学生在京遇害 同学杀人抛尸内蒙古
来源:新华网  2014年10月20日08:35

  最后一次见到女儿王小婧是2007年年底,地点在北京;最后一次和女儿通话是2010年7月30日,她在马来西亚;去年,她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别力古台镇的草原上,为女儿点上了一炷香……

  昨天下午,福州晋安区鹤林村的一家服装店内,46岁的周木娇女士和记者聊起已遇害的女儿时,泪水不断地从紧闭的双眼中渗出。日前,网上一则“福建失联女大学生北京遇害被抛尸内蒙3年后身份获确认”的报道,引起了上万名网友的关注。但对于母亲,她心中的痛苦却无法抚平。

  女儿失踪3年她的家也碎了

  周木娇是宁德古田县人。她说,开这家服装店,主要是为了打发时间,给自己找事情做。

  自2010年8月女儿王小婧在北京失踪后,周木娇第一次听到有关女儿下落的准确消息是去年4月8日。内蒙古警方和北京警方在同一天电话告知——“已遇害的噩耗”。

  “不可能,我的女儿一定会活着回来的。”周木娇说,3年多来,为了寻找女儿,她从马来西亚回国后,多次前往北京,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头发白了,和丈夫也离了婚。每次北京的警方通知她有不明身份的女尸时,她都会跑去认领,甚至喊亲戚朋友对同一具女尸反复确认。她表示,其实自己心里有种预感,女儿已经遇害了,但是等到真的知道真相时,她还是不能接受。

  2010年8月16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别力古台镇的茫茫大草原上,警方发现了一个黑色包装物,层层包裹之下,竟然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女尸。

  而这之前的一段时期,周木娇与女儿的联系曾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几乎每天都能和女儿互发短信,却始终无法通话。在短信中,“女儿”一会儿“手机坏了,无法通话”,一会儿“在新单位军训,电话被控制了”。

  断联的关系持续了约一个月后,周木娇赶忙让丈夫从福州赶往北京,寻找女儿的下落。

  2006年8月,女儿通过自考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继续教育与教师培训学院心理学专业,随后留在北京,一边继续读书,一边寻找工作。等到丈夫找到女儿的租住处时,女儿已经搬走,且房间已经收拾干净。

  随后,周木娇匆忙回国。在北京,夫妻俩找遍了福建老乡、女儿的同学(朋友),登报寻人,张贴小广告等,可一直没有消息。2010年年底,他们向北京警方报了案,并留下了DNA。

  苦苦寻找女儿多年凶手就在身边

  去年4月8日,内蒙古警方根据DNA比对,确定阿巴嘎旗发现的那具无名女尸,正是周木娇不断寻找的女儿。随后,根据周木娇提供的线索,内蒙古警方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王小婧的大学同学宋健身上。

  去年4月10日,宋健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被抓获。经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8月初,在王小婧租住的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的某小区内,两人因经济纠纷发生争吵和厮打,宋健先后用手机、小桌子击打王小婧头部,又使用菜刀砍对方颈脖正前方。被害人死亡后,宋健买来拉杆箱、编织袋等,将尸体通过货运送到阿巴嘎旗,并抛弃

  在别力古台镇的草原上。

  此外,宋健还在事后取走了王小婧银行卡中的19500元钱,并用王小婧的手机发送信息与周木娇等亲朋继续联系。

  今年7月21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一审判处宋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女儿的书和照片成了母亲的精神寄托

  除了女儿,周木娇还有一个儿子,比女儿小一岁。周木娇表示,女儿的性格一直很开朗,而且很聪明,很有自己的想法;而儿子一直比较腼腆。因为女儿的遭遇,周木娇都没有时间照顾儿子,每次哭的时候也不敢让儿子看到。

  周木娇说,儿子和女儿的感情很好,每次女儿回来都会带儿子去逛街。“因为姐姐的事弟弟现在变得很胆小,除了去上班的时间外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而我也没心思管他……”周木娇说道。

  周木娇说,自己现在每天只想着怎样为女儿讨回公道,她从北京带回了女儿留下的一箱书,将女儿qq空间中的照片打印出来,这些所有和女儿有关的东西都成了周木娇的精神寄托。“每次一闲下来,就会不停地流泪、想女儿,客人来了我再擦干眼泪做生意。”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周木娇大部分时间都半闭着眼睛,她说,大概是因为哭得太多,眼睛经常睁不开,东西也看不太清楚了。

  对法院一审的判决,周木娇表示已向法院提出上诉,该案将进入二审程序。

女学生北京遇害3年后尸体现内蒙
分享到:
(责编:单芳、赵纲)

图集精选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