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沈阳“湖西饭店纵火案”五名遇难者停尸太平间15年

【查看原图】
医院与承包者葛强的承包合同截止时间是2001年,合同结束时由于死者家属拒绝支付葛强停尸费,所以一直无法进行后续交接工作。/CFP
医院与承包者葛强的承包合同截止时间是2001年,合同结束时由于死者家属拒绝支付葛强停尸费,所以一直无法进行后续交接工作。/CFP
来源:人民网-图片频道  2014年09月02日14:31

2014年9月2日消息,沈阳,距离1999年沈阳“湖西饭店”纵火案已经整整15年。但这场造成9人死亡、10余人受伤的火灾所带来的伤痛还未消逝——5名遇难者遗体至今仍躺在沈阳仅存的一个太平间里。

2014年8月29日,沈阳大东区一家医院后院,一排灰色平房伫立在路边,东侧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大门紧锁,上面写着“废品收购”字样。

附近几名居民说,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排平房就是医院太平间,在两扇一人多高的铁门内,至今仍存放着5具遗体。

看守这5具遗体的人叫葛强,大东区人,1961年出生。1999年7月,他成了医院太平间的承包者。15年来,葛强一直守着仍停放在太平间的五具遗体。

15年 一个人守着五具遗体

葛强回忆,1999年8月29日上午,他接到电话说湖西饭店着火了,有7名死者遗体要送到他这儿来,“一开始还以为又来了一笔生意……”

2000年5月30日,湖西饭店纵火案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当时法庭判决:湖西饭店法人代表杨青等5人死刑。6名凶手赔偿受害者经济损失16万元。然而,几名凶手无力赔偿,这一判决始终没有执行到位。

葛强说,死者中有一对双胞胎,他们的父亲叫张则石,吉林省梅河口人,如今已经60多岁了。

一开始,张则石和另外几名家属经常来沈阳,每次都要看看遗体,经常哭得死去活来。

“最近几年来得少了,前段时间张则石来过,也是赶在纪念日前后,这次他没看遗体,我怕他难过,他也知道,遗体放在我这儿他放心。”葛强说。

他对张则石的印象最深,他头发花白,但精神头挺足,每次都带着一堆文件,有纵火案的案卷、判决书,还有他们的材料和起诉书。

葛强说,火灾发生后,先后有两具遇难者的遗体被家属火化带走,当时给了他几千元存尸费。剩下的五具遗体就一直存放在太平间里。

家属因赔偿问题不同意处理

为什么这五具遗体一直都没有火化?

“当时张则石一方的说法是,他们支付不起存尸费,不过一开始的费用根本没有那么多。”葛强说,后来相关部门给尚未处理尸体的受害者家属下发了一张《湖西饭店纵火案未处理尸体调查表》。

记者发现这份调查表中包括张则石一家在内,他们所填的“不处理尸体原因”均为:对判决不同意,赔偿不合理。免存尸费用处理遗体也没钱,不同意处理。

葛强说,15年过去了,张则石等家属一直试图找相关部门索赔。2008年,张则石还起诉了湖西饭店的产权单位以及上级单位,并提出民事赔偿。“但后来都没有结果,当时法院的判决是:要求赔偿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故不能支持。”

张则石等人的赔偿要求被驳回了,但家属们仍不同意火化尸体。

按照当时对此事进行报道的各家媒体的说法,沈阳市民政局给出的回应是:湖西饭店遇难者的5具存尸,是仅有的全市位于殡仪馆之外的尸体。由于存在纠纷、争议,这几家家属不同意火化尸体,任何部门也无权强行火化。

守尸人计算:存尸费已达123万余元

据了解,2003年8月26日,沈阳市民政局殡葬事业管理处正式宣布:沈阳市77家医院的太平间要全部取消,所有遗体移到殡仪馆存放。

但葛强态度强硬,不允许任何人动遗体。“当时登记遗体的是我,遗体拉走了,如果受害者家属找到我怎么办?我没法跟人家交代,如果追究责任,进监狱的可就是我了。”葛强说。

记者了解到,在他与医院的合同中规定,发生遗体错领、冒领事故由葛强全权负责;失火、失盗、因存放遗体发生纠纷全是他的事。

“而且,遗体拉走了我的经济损失也太大了。”葛强说,当时的存尸费就要几十万元。

后来,他又给记者算了笔账,按国家现行标准,最便宜的殡仪馆每天存尸也要45元,最贵的要300元。如果每天每具按45元计算,15年的存尸费就是123万余元。

自称维修保养设备一年要一万元

15年过去了,葛强已经变成一个专职守尸人。如今,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去年还得了脑血栓,现在走路都成问题,“老了。”他说。

葛强告诉记者,他曾在旁边的小院弄了个废品收购站,“我得生活啊,总要有些经济来源。”他说,但前段时间行政执法来找过他,说他在门口用红砖砌的小门脸是违建,要拆除。

除了要考虑生活来源的问题,葛强还有一笔大的开销,那就是太平间的设备维护。

葛强说,保存遗体需要保证-5℃的室温,一开始那几年用的冷冻机早就坏了,后来弄来一部冷冻冰淇淋用的压缩机。去年,葛强又花2000多元更换了制冷设备——空调冷冻机。

他说,机器设备老化,每年的维修费用(换设备)5000元和维修工人的工资每月1000元,个人在经济和物质上的损失难以计数,而近几年维护费用一年最少要1万元。

守尸人:“我总得要个说法”

葛强说,前段时间派出所民警找过他,“一方面因为我与医院的合同2001年就已经解除,另一方面说2003年沈阳就取缔了太平间,所以说我现在是违法存尸。”他说。

来找葛强的人也提出,如果他愿意交出遗体,会给予一定司法援助,但不会给他存尸费,5具遗体可以送到其他地方,“他们说那里有闲置的冷冻柜。”但是葛强没有同意,他说,就算他同意,家属也不会同意的。

面对记者询问,葛强想了想,“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家属都太困难了,也拿不出存尸费。”他说,“但我总得要个说法啊,这么多年我到底在为谁看护遗体?我希望能得到相关部门的经济补偿,这些问题跟医院一直没有协商好。”

针对葛强的说法,记者昨日来到上园派出所求证,对于是否认定“违法存尸”,相关负责人表示,详细情况需要向上级领导请示,暂时不便透露。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王宇 宋雪 于芷懿 实习记者 丁晓丹

回应

医院:家属和葛强都不同意处理遗体

昨日,记者从医院方面了解到,对于五具遗体放了15年一事,院方的说法是:家属不同意处理,葛强也不同意将遗体移出医院。

该负责人表示,医院与承包者葛强的承包合同截止时间是2001年,合同结束时由于死者家属拒绝支付葛强停尸费,所以一直无法进行后续交接工作。

合同到期之后医院再也没有继续向太平间存放过其他遗体。

医院相关人员介绍,15年来,医院对太平间的投入主要有水、电及医疗用房等医院公共资源,所有的水电费都由医院支付。院方也想过断掉水电,但担心会影响遗体保存。

院方认为,医院多次与葛强沟通协商想将尸体移送至殡仪馆保存,之后的停尸费由医院垫付,但葛强态度强硬,拒绝离开。

院方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对太平间是想收收不回。“从法律层面讲,医院更无权处理这五具遗体,所以太平间也就一直没有取缔。”一位负责人说。

同时,院方还表示,目前一直在寻求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民政:细节需要向上级请示

昨日,记者联系了沈阳市殡葬管理处一高姓科长,据她称,2003年沈阳市太平间取缔时,殡葬管理处只负责拉尸体并将尸体分配到殡仪馆,不涉及相关费用问题。

据她了解,葛强与该医院存在合同纠纷,至今未解决,此事与殡葬管理处无关。

相关资料显示,“湖西饭店”隶属于辽宁省民政厅下属的辽宁省复员退伍军人接待站。记者采访辽宁省民政厅相关部门,得到的回复是,相关细节还需要向上级领导请示。

死者家属

“没有个说法,不能火化”

昨日,记者联系到当年遇难者张林、张海的父亲张则石,60多岁的张则石至今还在为两个儿子讨说法。

在他看来,没有说法、没有赔偿,哪怕有一天他离开人世了,孩子的遗体也不能火化。

记者:现在事情有什么进展?

张则石:没有结果啊。20多天前,公安部门找到我说要火化遗体,要我签字,我不同意,什么经济损失都没有(赔偿),不能火化啊。

记者:听说医院可能要拆迁了,孩子的遗体怎么办呢?

张则石:我们不同意火化,而且老葛也不同意,总得给个说法。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让孩子入土为安?

张则石:我没有办法啊,现在我要火化,老葛跟我要停尸费啊。

记者:完全是因为停尸费才不火化遗体吗?

张则石:那是一个方面,另一个,孩子出事了一点赔偿都没有,所以就算老葛不要停尸费,我也不火化,两个孩子的命不能就这么没了……

记者:要是事情一直解决不了,遗体就那么放着吗?

张则石:那就靠着呗,没有赔偿就放,老葛存着。

记者:您觉得得到赔偿的可能性大吗?

张则石:大不大也得这么办。现在老伴就是因为这个事才病倒的。

“这一生一定要讨回说法”

与张则石一起给孩子讨说法的,还有黑龙江籍遇难者张洪斌的父亲张振勤,66岁的张振勤说,张洪斌是他惟一的儿子,儿子没了,将来他离开人世,葬礼上连个摔盆的都没有,他始终无法释怀。

与张则石不同,张振勤的孩子遇难后被送到其他医院,后来火化了,早已安葬。

现在家里人谈起这件事,除了悲痛,更多的是愤怒,张振勤认为,应该有人为此负责,但到头来没有人跟他们说一句安慰的话。“按说要是原先,他们把孩子处理了,给我们一句安慰的话,我们可能就知足了。到现在,我们已经奔走了15年,不给补偿是不可能的,老葛也不能白看遗体。”张振勤说,他这一生必须要讨回一个说法。

律师观点

停尸费用可能会无法追讨

辽宁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宗胜表示,就目前来看,停尸费用可能会无法追讨。一般公安机关处理完刑事案件会通知家属火化遗体,只要案件处理完了,遗体停放已经没有意义。

但作为看护遗体的人,有义务告知公安机关和相关部门来依法处理,如果继续看着不去处理,实际上是在扩大损失。

葛强向记者表示,他与医院存在合同关系,因为2001年合同虽然到期,但后续手续并未处理交接。

对此李宗胜表示,是否存在合同关系不是看是否交接,而是看医院是否还往太平间送遗体,医院是否还让他看护遗体,这些才是依据。

“刑事被害人救助”立法保障薄弱

葛强提到的司法救助,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得知,其主要适用情形为:政法机关办理的刑事案件中,因案件未破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缺乏经济赔偿能力,致受害人或其赡养、抚养的直系亲属遭受严重的生活困难,其他社会救助措施又难以落实,确需救助的。

相关业内人士认为,针对刑事案件被害人的司法救助,是指对受到犯罪侵害的被害人或其近亲属,在未能获得犯罪分子的赔偿及其他方面的补偿时,由有关方面给予适当经济补助,帮助其解决暂时生活、医疗困难的一种措施。

对此,李宗胜也认为,司法救助是特定条件下为了社会和谐的一个特殊政策,法院没有义务对刑事案件的被害人进行救助。尤其是近几年,此类司法救助的案例明显减少。

他说,真正的赔偿义务人是被告人,没有偿还能力就没有办法,由此产生的困难是民政救助的问题,这不是案件本身的问题,因此“刑事案件被害人司法救助”制度在我国立法的保障一直非常薄弱。

分享到:
(责编:刘奕彤、单芳)

图集精选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