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

河北栾城现汗血宝马 每天伙食费六十元

【查看原图】
黄昏时,牧马人准备牵汗血宝马回马棚休息
黄昏时,牧马人准备牵汗血宝马回马棚休息
来源:燕赵都市报  2014年04月03日08:10

可能大多数人认为,“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神驹“汗血宝马”只存在于文学著作或历史传说中,但是就在石家庄市栾城县冶河镇的一个院子里真就存在两匹“汗血宝马”。4月1日下午,记者在养马人韩玉龙的带领下真正的感受了一次“汗血宝马”的魅力。

运马

从俄罗斯南部到栾城,辗转六个月行程上万公里

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通体淡金、银鬃银尾……3月27日晚,一辆货车开进了位于栾城冶河镇的萱熠养殖专业合作社内,当车门打开,养马人韩玉龙见到“汗血宝马Shainur”那一刻真心的感觉自己六个月的等待值了。

Shainur,拥有俄罗斯护照和官方血统证书的纯种的“汗血宝马”,肩高1.62米,自然跳双杆高度1.2米,善于盛装舞步赛和场地障碍赛。

“第一眼我就觉得这匹马就是我要找的。”一年之前,当韩玉龙在第一次在网上见到Shainur的图片就有了这种感觉。当时的Shainur还在俄罗斯南部的一个马场里。

经过多方沟通,韩玉龙委托当地的机构全权代理为其收购这匹马。六个月前韩玉龙委托代理机构采集到目标种马的血液运回青岛相关部门做动物检疫,确保目标种马的健康。

随后,Shainur从距离莫斯科5000公里的俄罗斯南部乘飞机到了莫斯科,在那里它经过1个月的隔离和动物检疫,以确保出口安全。然后再空运到北京,在北京Shainur同样也经过一个月的隔离检疫。

“两次隔离检疫中,如果它任何疾病症状,都有可能面临被宰杀的命运。”据韩玉龙介绍,Shainur不光要适应飞机还要适应货车、集装箱等运输环境。对于如此庞大的动物来说,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错或者对任何一项不适应产生不良反应,对于它来说都是致命的。

寻马

两年时间跑遍中国,转向国外终得名驹

韩玉龙,41岁,石家庄栾城人,十六岁开始离家做生意。经过多年的打拼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同时他的子女也慢慢长大。韩玉龙就开始考虑自己将来要给子女留下些什么呢?

韩玉龙想到自己从小就一直喜欢的马。“让孩子学会骑马,既能锻炼身体也能培养气质。”

2010年韩玉龙在国内精心选购了三匹马,平时与朋友一起骑马驯马。后来随着马匹数量的增加,韩玉龙开始筹建自己的马场,马场为养马提供了更好的条件,剩下当然就是找马。东北的黑河、满洲里,内蒙古的二连浩特、巴彦淖尔,新疆的伊犁、昭苏……两年的时间里韩玉龙跑遍了全中国,收来了近二十匹“好母马”。但是他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种马”,韩玉龙只能将目光转到了国外的纯种“汗血宝马”。

据了解,“汗血宝马”,本名阿哈尔捷金马,产于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是经过三千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之一。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目前,汗血宝马的最快速度记录为84天跑完4300公里。

有资料称,“汗血宝马”的皮肤较薄,奔跑时,血液在血管中流动容易被看到,另外,马的肩部和颈部汗腺发达,马出汗时往往先潮后湿,对于枣红色或栗色毛的马,出汗后局部颜色会显得更加鲜艳,给人以“流血”的错觉。经过努力,去年8月13日韩玉龙的得到了他的第一匹“汗血宝马”母马。通过引进了母马,韩玉龙也了解从国外买马的渠道,而Shainur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汗血种马”。

养马

高薪挖来专业养马人,柴鸡蛋加精饲料一天60元

4月1日下午5时许,记者在养殖场内看到,在十几亩的麦田里,嫩绿的幼苗似乎还刚刚苏醒,一位十七年养马经验的饲养员王计国一只手握着缰绳,在麦田内带领这只雄性汗血宝马shainur遛弯。夕阳下,它时不时的仰头长啸,银色的马鬃也随之舞动着,在夕阳的照耀下越发飘逸透亮。

随后,王计国松开缰绳,走出驯马场。他抄起一根长鞭,在空中使劲一挥,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shainur闻声后瞬间仰起头,便在场地内开始奔跑起来,附近觅食的柴鸡在腾起的灰尘中躲闪着。

“每天早晚要遛一遛它。”王计国告诉记者,早上5点饲养员先遛“汗血母马”一个小时,然后再遛shainur。

遛完马后,饲养员要为其刷毛,这样不但能清除自身退掉的旧毛,也起到活血的作用。“一个星期为它洗两次澡”,以保持马匹的清洁。“养马人与它呆的时间长了,这匹马就会对主人特忠实,也特温顺。”饲养员王计国一只手握着缰绳,另一只手用刷子在Shainur背上从左向右不停地刷毛。

养殖场的另一位饲养员王海,今年61岁,有四十多年的养马经验,他退休后被韩玉龙从张家口请到这里做饲养员。据王海介绍,汗血宝马一天吃的东西与其他马有别,汗血宝马的食料由鸡蛋、燕麦、黑豆、麸皮、谷草、花生米、玉米等搭配而成。

“其他种类的马就没有这么好的口福了”。汗血宝马的食料必须取材纯天然的食品,为此,养殖场专门在十几亩的麦田里饲养了一群柴鸡,“七八十只柴鸡只吃地上的青草和小虫,从来不给他吃任何饲料,这样的蛋在市场上是很难找的”。据韩玉龙介绍,汗血宝马一天三顿饭,但不同于人的用餐规律。早上7点喂一次,17点喂第二次,在夜里3点的时候喂夜草。“吃一次草料后的消化时间很长,草料中所含能量又很低,没有办法满足白天消耗掉的能量。所以一般都要在夜间给马补一次“夜宵”。

献马

将来有一天会把马捐出去用做慈善事业

韩玉龙还告诉记者,目前汗血宝马刚到养殖场,过去的六个月里,几经周折,马略微偏瘦。现在,养殖场的饲养员细心呵护,尽快恢复汗血宝马的元气,将来会请行业的资深驯马师为其训练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会作为种马,与其它马交配。在未来的一年内,该养殖场将会再填一只纯种汗血宝马小马驹和十九只带有汗血宝马血统的小马驹“我养马纯属于个人爱好”养马人韩玉龙用手轻轻抚摸着汗血宝马的头部。他告诉记者,国外很多人喜欢马术,他希望自己买来的Shainur能为自己的下一代服务,希望孩子们也能喜欢上马。韩玉龙表示,人活着重在悦人悦己,将来自己养殖场里的纯种汗血宝马的数量多了之后,就为社会捐献几匹马,为中国慈善业做一点贡献,帮助有需要的人,并将这种精神一代一代的传扬下去。(记者梁晓波见习记者赵杰霍艳恩/文见习记者赵杰霍艳恩本报记者孟宇光/摄)

分享到:
(责编:关腾飞、陈悦)

图集精选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