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图片频道>>人物

马凯:细说中国经济发展关口之喜与忧
文/余玮
  2005年12月07日08:4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马凯:细说中国经济发展关口之喜与忧
  马凯,上海金山人,诗人、宏观经济学家。1946年6月出生于山西兴县,1982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系。历任北京市第四中学教员、北京市西城区委党校教员、国务院价格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兼计委主任、北京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北京市物价局局长、国家物价局副局长、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等职;现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被聘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兼职教授,系十六届中央委员。

  2003年3月6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出台将国资委、发改委、商务部和银监会等新机构推到了聚光灯下;3月17日下午4时,本次机构改革中最具悬念的人事变动终于尘埃落定。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公布马凯执掌新组建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一晃两三个年头过去了,作为国家发改委的主舵手,马凯面临中国经济发展的关口自然有话要说。面对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着问题与直面的瓶颈,他没有回避,在把脉经济走势中为中国经济的稳健跃进号脉,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当你有机会接触这位堪称资历深厚的财经高官,你会发现马凯不但是一位典型的“学者型官员”,而且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

  激情燃烧的岁月 “新毫也敢试婆娑”

  “弹雨腥风,卢沟暗,泣声未歇。雄狮醒,家仇誓报,国恨尤烈。火海踏平驱倭寇,阴霾扫尽重明月。人亿万,忠骨筑长城,歌悲切。//民族耻,八年雪;谁兴孽,终将灭。怅神州大地,金瓯还缺。但使永承英杰志,不教空洒炎黄血。惟自强,屹世界之林,东方阙。”遣词造句的工整、平仄韵律的考究、拳拳爱国情愫跃然纸上,显示出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力、精巧的艺术构思、浓烈的报国情怀。

  “跃海破天明,凌空沐物生。转身山半落,快马又一程”这是马凯的五绝《观日》。他由观日引发出对时间的珍惜之情,可谓思巧境新,别有法眼。常言道,“诗言志”,即所谓诗的内涵应该以表达诗人的志向、胸襟、境界、见识、情怀、趣味为宗旨。作为部级高官,马凯那丰富的理政生涯为自己的诗词创作,提供了一般诗人无法比拟的生活累积和创作素材。

  “流觞曲水竞高歌,醉笔兰亭冠墨河。剑舞云游随惬意,泉奔龙走任欢歌。势斜反正山旁树,欲断还连池上鹅。但把永和神韵借,新毫也敢试婆娑。” 显然,这是作者游览浙江绍兴的兰亭后有感而作。在这首七律《兰亭探游》中,马凯表达了来此“探游”后自己独特的情怀。其中的“势斜反正山旁树,欲断还连池上鹅”两句,看起来似乎在描绘兰亭周围的景象,实质上却是赞美书圣的书法行、草之奇美。作者真是匠心独具、别出心裁了。有此等见识和心态,因而就“新毫也敢试婆娑”,表达了作者此时已经心驰神放,禁不住挥毫泼墨、一吐为快了!当然,也寄予作者乐为构建小康社会尽心尽力的胸襟。

  据悉,马凯的名字便出自诗词。唐朝的宋之问有诗云:“闻道凯旋乘骑入,看君走马见芳菲”,说的是军队凯旋归来的景象。时值抗日战争结束后的一年,1946年6月,马凯出生在山西兴县的一个八路军后方医院里,为了庆祝胜利,父母觉得名字里头得有个“凯”字。

  出生后不久,父母就离开马凯奔赴前线,他被寄养在老乡家中。老乡待人很好,但后方的生活非常窘迫,每天只能吃黑枣面做好的糊糊。后来,老乡带着马凯辗转寻找父母,在他出生后一年多,找到了他们。

  1953年起,马凯在西安市西北保育小学读书,西北保育小学的前身是毛泽东授意创立延安干部子弟学校,专门招收干部子女和烈士遗孤。马凯来到北京是1955年,1959年考进北京市第四中学。

  在这所北京最负盛名的中学里面,马凯学习了6年,毕业后继续担任教员,前后一共11年时间。马凯简历中,他所工作过的单位,没有哪个年限能够超过北京四中。马凯回忆说:“11年的四中学习、工作,对我一生的成长起了奠基作用。勤奋、进取、严谨、朴实的四中传统,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我、培育着我。她不仅给了我较为扎实的基础知识,更重要的是给了我获取和掌握知识的独立能力。”

  1971年,马凯离开了北京四中,下放到北京郊区的“五七”干校进行“劳动改造”两年。文弱书生从书斋中走出来开始从事一些陌生的活计:平沙丘、修水渠、割小麦、砌猪圈、拉粪车。他自述:“干校组织学生从城里拉粪运到干校。清晨从德胜门出发,过沙河镇、昌平县城,到干校所在地温榆河畔白各庄,近百里。”当时,他用“四句半”形式描写过送粪场面,这首题为《百里运肥》的诗后来还在干校文艺晚会上演出过。

  马凯的诗词,从内容上来说,绝大部分是属于古典诗词传统中常见的吟诵题材,如感时、咏物、述怀、励志、记游、赋事、抒怀等等。这类题材可以说是古典诗词创作的传统题材,是最适合用传统的形式表现的题材。这种内容和形式的有机结合,正是马凯作品中“诗味醇正”的原因之一。

  “星空银厦,粼波倒塔,小桥倩影谁描画?皓无瑕,素无华,悄悄来去静无价,只把清辉留天下。来,无牵挂,去,无牵挂。”他在《山坡羊·明月》中以笔抒宏论,以明月喻人生的潇洒、磊落和无私,立意不落窠臼。他在这里把情景人格化了,非常耐人寻味,韵味盎然,一种浓浓的诗意仿佛在胸口流淌。马凯通过诗词这种非常奇妙的艺术载体,妙笔生花,在纷繁的意象之中寄托多少思想和情感。

  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的“马前卒”“下海”前后

  2004年11月1日上午,“马凯主任兼职教授聘任仪式暨学术报告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隆重举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被聘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兼职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向马凯校友颁发了聘书,并为其佩戴了校徽。

  1979年,马凯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研究生,师从徐禾、卫兴华、吴树青等人。在这次聘任仪式上,当年的导师卫兴华教授也出席了。卫兴华教授是国内政治经济学方面的权威,他在谈到马凯时说:“虽然马凯的父母是高级干部,但是马凯这个人不张扬,非常踏实,做人做学问都是如此。我们当时学习的环境艰苦,到外地调研都是睡在地下室里面,但大家做学问的热情很高。”不过,让卫教授遗憾的是,马凯没有留在学校里面,在学问和官场之间,马凯选择了后者。

  在人民大学读研期间,马凯的勤奋精神与理论功底让师生们啧啧称道。马凯这个在读研究生的论文《计划价格形成的因素分析》竟被《中国社会科学》杂志英文版大篇幅刊发。卫兴华说,在上世纪80年代,想在《中国社会科学》上登载一篇文章相当困难,当时这本杂志要求严格,一个硕士生,不是论文质量高,绝难获得机会。至今,马凯的这篇论文仍被价格理论界视为“双渠价格论”的代表作。

  1982年,马凯获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是“文革”后最早的一批研究生。22年后,被母校聘为经济学院兼职教授,马凯自然有着一种特有的感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经济实践与经济学理论界很好的交流机会。”在致辞时,马凯发表了“两点感谢,一点希望。”感谢学校广大师生对自己的信任,感谢母校对自己的培养,并希望学校的师弟师妹们认真学习、珍惜时间、打好基础、报效祖国,做一个立志高远、脚踏实地、勇于创新、谦虚谨慎的人。聘任仪式结束后,马凯发表了题目为“全面正确积极地理解和贯彻中央关于宏观调控的决策”的演讲。该校经济学院师生参加仪式并听取了演讲,同学们反应热烈,都感到受益匪浅。

  在考研之前,马凯曾在1973年从“五七干校”调回北京西城区党校担任教员,主讲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干校和党校,9年时光让马凯有了足够的思考和学习的机会。他说:“面对‘文化大革命’呈现出的种种疑云,我们几个四中挚友,曾拟定‘时代、使命、准备’的读书、研究大纲。”这段时间,马凯流露出他对政治经济学的热爱,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主要著作。甚至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他每天晚饭以后用一两个小时,逐段逐节的阅读《资本论》。这个时期,哲学和政治经济学方面的读书和教学对后来的研究和工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党校任教员期间,马凯还有一大收获那就是结识了袁忠秀女士,后来成为了他的人生旅途上伴侣。“欲见还怯,疑在梦中睡。”这是马凯在1973年5月所写的一首词中所描绘的当时的心境。此后,他的众多作品或直接、或间接,都提到了自己相濡以沫的夫人。一行行诗句,让人读出一份份甜蜜与幸福。马凯说:“如果说近十几年来,我之所以能在学业、理论研究和工作上有所长进,这里也凝结着我的妻子袁忠秀的心血,这不单是说,为了支持我的学习和工作,她担负了不算轻的家务,使我无后顾之忧地不断奋进,而且是说,过去作为一个深受学生们热爱的哲学、政治经济学教师,现在作为一家理论刊物的编辑,她在学业切磋、理论探讨以及文字润色上也常常能助我一臂之力。”

  搞理论出身的马凯把从政称为“下海”,当时选择“下海”也有原因,在潜心研究价格理论时,几位挚友对他进行劝导,“他们对我进行了‘诊断’,劝我投身于实际的经济运行中去,增加一些‘实感’。经过同‘理论偏好’的‘痛苦’斗争,我‘下海’了”。

  从1983年起,马凯在西城区计委、北京市体改办、北京市物价局、国家物价局、国家体改委、国家计委等部门工作,虽然是在政府部门担任官员,但从没有离开过经济学,更没有离开他主要研究的“价格理论”。

  1986年,马凯来到北京市物价局担任领导职务,来到了物价工作第一线,据当时在物价局工作的一批老同志说,1986年到1988年,正是政府对很多商品放松价格控制,进行价格改革的3年。在物价工作的第一线,在各种矛盾的“焦点”上,马凯天天同代表各种不同利益要求的人打交道,短短两年半时间,让他饱尝了物价工作的酸甜苦辣。当时,北京市物价局的办公条件较差,马凯多是就着方便面“应付”午餐,且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风雨无阻。与繁忙的工作相对应的是,在北京市物价局工作时,马凯几乎没有诗作问世,这可能是他担任领导干部以来最忙碌的一段时间。

  正是由于扎实工作与出色成绩,马凯很快调任国家物价局副局长,没多久又委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紧接着又任命为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1998年,马凯进入国务院,担任副秘书长。他自述:“从过去参与一个部门的工作到协助国务院领导同志,联系计划、金融、农业、林业、水利、国土资源、城建、环保等方面的工作,视野不断开阔。”在国务院办公厅工作期间,马凯经常陪同国务院的总理级人物到全国各地考察和调研,参与了政府在经济运行上的一系列重要举措,熟悉了国家的改革与发展进程,了解到国民经济各个行业、各个部门的发展和改革状况。这些无疑有益于日后委以重任。

  2003年春,曾经分别在计委系统和体改部门工作过多年、既拥有10余年的地方工作经验、又已在中央历练不下10年的马凯,被一纸任命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

  在当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拟定并组织实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长期规划、年度计划、产业政策和价格政策,监测和调节国民经济运行,搞好经济总量平衡,优化重大经济结构,安排国家重大建设项目,指导和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并且,发改委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作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报告。“发展和改革”,包含了中国经济前行的两大命题,从名称上就可以想象得到,马凯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大量的工作注定要有大量案头工作做,而马凯往往亲自定稿。“难偷闲片刻,旋即又案头。”这是他在五律《饭后漫步》中的最后一句诗,由此宛若让人看到他日理万机的身影。

  国家发改委脱胎于国家计委,作为一个新改组的部门,磨合和进入状态是很重要的。从过去单纯的审批项目转化到宏观调控上来,从微观管得过细过多到以市场为依托的配置方式,旧有的体制不应该再被强化,这恐怕是许多市场人士的期盼。为此,作为国家发改委首任主任,马凯做出过不懈的努力,卓有成效。

  在七绝《难眠》中,马凯这么叹咏道:“头虽落枕且翻身,总有竹声绕在心。但助难题得破解,何妨晓镜又添银。”诗行中,无不表露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的思想或理念。

  这些年来,《改革的参与和思考》、《改革和发展中求索》……马凯出版的这10多部理论著作,既是他工作实践中经济思想的结晶,也是他执政为民的最好诠释。

  《大地》 (2005年 第二十一期) 

来源:人民网—大地 (责任编辑:雷阳)
相关专题
· 人物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