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蛇头组织44名游客乘邮轮偷渡韩国 已被捕--图片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蛇头组织44名游客乘邮轮偷渡韩国 已被捕

2011年11月11日16:04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歌诗达经典”号邮轮


  去年10月17日,从上海启程的意大利邮轮“歌诗达经典”号在抵达韩国济州岛后,44名中国游客(男30人、女14人)擅自脱团。很快,其中12名未能离开济州岛的游客被发现,但有30余名中国人成功偷渡到了韩国本土,散落在各处打起了黑工。事后证实,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偷渡事件,而且是偷渡者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以游客身份乘坐豪华邮轮,堪称史上最“豪华”的偷渡。

  今天上午,组织这起大规模偷渡事件的5名中国“蛇头”,被检方指控犯有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在朝阳法院受审。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了他们详细、缜密的偷渡过程和当中经历。

  案件始末

  偷渡计划的形成

  现年36岁的林成光和35岁的周文波分列本案的第一、第二被告人,两人是“发小”,也是这起偷渡事件的主要策划者和实施者。

  2010年9月,林成光在朝阳区博雅国际公寓开了家公司,主要做赴日、韩旅游的中介服务,周文波成为林成光的得力助手。据周文波讲,实际上这家公司主要干的就是“偷渡”。

  由于中国游客上济州岛可以享受免签服务,而坐飞机入境手续复杂,被遣返的几率较高,所以林成光这次选择了新的偷渡方式——乘船,而且是豪华邮轮。于是,当时在走日韩航线的“歌诗达经典”号成为首选。

  据周文波讲,由于此前2名女客人在这条航线上成功脱团,林成光见这条线路可行,便开始让他在网上大肆招人。周文波通过QQ群以“招收客人、赴韩工作”为名发布信息,并通过各省当地的“蛇头”招募偷渡人员。最终共招募了44名偷渡者,他们分别来自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河南、河北等地。

  本案的另外3名被告人就是此次给林成光的偷渡计划提供偷渡人员的“小蛇头”。根据林成光的计划,偷渡客到达济州岛后,自有其韩国朋友“社长”安排随后的行程。

  偷渡前的培训

  林成光让手下的员工通过多家旅行社为这44名偷渡客订好了船票。2010年10月11日,即“歌诗达经典”号启程的前几日,林成光、周文波等人将招揽来的偷渡人员及其家属,集中安排在朝阳区博雅国际公寓和旅店等地住宿,下发行程单,并分组进行培训。

  培训中,除了向这些人讲明偷渡的过程,林成光大部分时间是教授这些人如何才能“表现得像个游客”:林成光首先根据这些偷渡人员的情况,将他们分成小组,再按男女情侣的关系进行搭配;然后他会检查他们的行李,将多余的东西剔除,只留少量衣服,这样才像是去旅游;有的人穿着太土,不符合游客的身份,他便让手下人带他们出去买身衣服;他还叮嘱这些人在船上该消费的时候要消费,别让人看出破绽,并且一定要在船上报名参加登岛观光游,并选择市区游览一线。

  林成光购置并开通了多部国际漫游手机,以1300元一部的价格分发给各组,以便他们出境后与组织者联系。此外,他还给偷渡人员每人提供了一份中韩文对照、内容为当地旅店名称和境外接应人员联系电话的纸条。

  林成光告诉他们,到济州岛后,趁出团旅游时导游不注意的时候离开团队,之后打电话与韩方接应人联系,后打车到约定地点聚齐。

  偷渡客坐上豪华邮轮

  一切安排就绪后,这些偷渡人员分头去往上海,各自登船。而他们的家属则被“扣留”在北京,就等收到偷渡成功的消息后付款,每人收取的费用在4万至8万元人民币不等(如果不成功,只收取豪华邮轮的船费。先期费用由林成光垫付)。

  这是一个为期4天的旅行,船在经过济州岛时,船上的乘客可以报名免签到济州岛上观光。

  去年10月15日下午,“歌诗达经典”号邮轮从上海出发,所有客人顺利登船。“歌诗达经典”号的配置十分豪华,这对这些以赴韩打工挣钱为目的的偷渡者来说,可以说是一次极度奢侈的偷渡。因为生活困难,他们才会选择赴韩打黑工。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为了这次偷渡不惜借钱,孤注一掷。

  10月17日早,邮轮抵达济州岛。44名偷渡人员按照林成光事前的安排,舍弃行李上岛观光,趁机脱团。与此同时,林成光也于当天飞抵济州岛和韩国的接应者“社长”等人会合。

  脱团后,各组偷渡人员分头打车,通过手机与当地接应者取得联系,并根据指示在济州岛的一处居民公寓聚齐。

  难耐的集装箱之旅

  据偷渡成功后才被发现遭遣返的几名偷渡者回忆,在济州岛的集合地点最终聚齐了他们中的30多人。随后,他们被林成光和一名不会说中文的韩国接应者安排,乘车到了一处荒凉地,分别被装进了两个大型的集装箱。

  “开始他们也没说太细,还以为是坐飞机呢,后来才知道原来还是原始的偷渡,被装进集装箱里,太可怕了。”“特别热,有的人都快受不了了。”已被遣返回来的偷渡者霍某,在证言中回忆起当时的经历仍有些后怕。据霍某讲,在进集装箱前,林成光让他们无论男女都把外套脱了,穿得尽量少,因为集装箱里又热又闷,怕他们穿太多会虚脱。集装箱里不能上厕所,林成光让他们少喝水,另外还发给他们每人防晕船的药。

  进了集装箱后,他们凭感觉乘了2个小时的车,之后被运上了专门偷渡的船。船行驶了一段时间后,他们被放出来透气,后一直躲在船舱里,直到快上岸时,他们又被装进了集装箱。随后又是叉车和汽车的声音,再开箱时他们已经到了韩国本土木浦(地名)的一条公路上。之后他们被几辆面包车拉至类似高速公路的服务站,后被新的接应者分送往不同的打工地点。

  霍某和妻子被送往一处中介,是一家餐厅的老板。在餐厅里,接应者让霍某给他在北京的亲属打电话付钱。后来他和妻子被送往一家生产汽车配件的工厂打黑工,1个多月后被当地警方查获。

  记者了解到,因在新闻上看到此次偷渡案发,林成光等人先后逃往牡丹江、青岛、海南等地避风头,后被抓获。

  打黑工月入近万

  30岁的吉林人徐某是其中一个成功偷渡后又被遣返回中国的人。去韩国前,老乡王某已通过在韩国的朋友联系好了一家铁板加工厂。成功偷渡到木浦后,他们二人被接应者送往这家工厂打杂。据徐某讲,他们平时就住在工厂里,每月工钱146万韩元。按照现行的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8900余元。去年12月15日,韩国警方在工厂里将他们查获,后二人被遣返回国。

  昨天,王某以忙为由推辞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后记者又根据徐某在公安机关作证时留下的手机号,联系上了徐某远在吉林、年近60岁的母亲。

  徐母告诉记者,他们家就那么一亩三分地儿,靠种地,孙子上学、日常生活都负担不起。去年瞅见有这么个机会,家里到处借钱凑了5万多元,供儿子去韩国打黑工,没想到儿子被遣返回国,她最后一分钱也没见着。现在为了偿还借款,不光她儿子、媳妇,就连老伴都外出打工挣钱去了,只剩她带着小孙子留在家中。

  徐母还告诉记者,他们那儿去韩国打黑工的人不少,有些被遣返回来了,但很多人仍留在那边。她听说只要去了,头年就能还上本,干个两三年就能挣个十几万。而且听她儿子说,在韩国那边打黑工环境还可以。

  记者问徐母,为什么让儿子偷渡去韩国打工,而不去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徐母说:“那儿不是挣钱多嘛。而且北京、上海也没人给联系,去了也不好找工作。”

  记者了解到,由于偷渡属于违法行为,“蛇头”即使被抓,偷渡的费用也属于违法所得,不能被退回。

  本报记者张蕾文并摄J009

  庭审现场

  5名被告人都认罪

  上午9时40分,林成光、周文波、郭三丽、张明福、张显卫5名“蛇头”被带上法庭。其中,郭三丽、张明福、张显卫在这次偷渡事件中充当“小蛇头”的身份,他们向林成光和周文波提供了部分偷渡者。记者注意到,被告人张显卫还是山东一所职业培训学校的校长。

  对于检方的指控,5名被告人都表示认罪。公诉人告诉记者,先期12名偷渡者在济州岛被遣返后,偷渡成功的30余人后来又有人陆续被发现并被遣返回国。截至检察院提起公诉时止,尚有20余人留在韩国本土,尚未被发现。

  尽管嘴上认罪,但是在庭上接受法庭讯问时,林成光的回答总是躲躲闪闪。林成光承认,组织人员偷渡是他提议的,但他表示,除了按每名偷渡者1.5万提成给韩国那边的“蛇头”外,自己最后只收上来30余万元。上午,此案未当庭宣判。

  链接

  来自韩国的资料显示,在韩非法务工的外国人中,中国人人数最多。据韩联社报道,根据韩国出入境管理局发布的数字,截至2010年6月底,在韩国非法滞留人员为17.4万人。从国籍来看,中国人为8.0474万人,占非法滞留者总数的46.2%,之后是越南、泰国、蒙古和菲律宾。

妻子遭毒打强奸丈夫躲隔壁

剧团演员被迫当众脱光换衣

小学生自杀留板书死怪老师

美国否认曾与外星人联系

仙境般的德国富人聚居地

台湾3岁男童遭虐死

实拍俄罗斯艺术生入学考试

妻子微博曝光李阳再次家暴

26岁母亲体重比7岁女儿还轻

iv>
(责任编辑:单芳)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