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出海,造船也借船(解碼·一帶一路上的文化民企)

本報駐俄羅斯記者 吳 焰

2019年02月18日10:3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2月4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阿爾巴特大街上的尚斯書店裡,人們在觀看春節聯歡晚會直播。

  新華社記者 白雪騏攝

  俄羅斯書店裡的“中國書架”。

  本報記者 吳 焰攝

  開欄的話

  開書店、辦電視台、電視劇出海……在俄羅斯、德國、斯裡蘭卡等國家,一家家文化民企各具特色的探索收獲成果。千年前的駝鈴聲聲、舟楫相望,演變為“一帶一路”上更多元的渠道、更鮮活的樣式,見証著中外文化的交流互通,“走出去”的步伐融匯了時代機遇、回應了海外期待、展現了民企擔當。本版今起推出“解碼·一帶一路上的文化民企”系列報道,傾聽他們的出海故事。

  這個寒冬,對於俄羅斯尚斯國際出版集團(以下簡稱“尚斯”)行政總裁穆平來說,卻是“熱浪”迭起。

  2018年12月14日,由尚斯出版的《習近平講故事》俄文版新書發布會在其位於莫斯科的中國書店舉行,原定隻有三五十人參加,最后竟然來了100多人,受歡迎程度大大超出預期。與此同時,尚斯推出的“中國書架”在薩馬拉、陶裡亞蒂兩地挂牌,這意味著“中國書架”已在俄羅斯12個城市的22家書店入駐。“照這個速度,用不了多久,‘中國書架’很有希望在俄羅斯發展出百家合作書店……”穆平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寫道。

  自2018年年初,尚斯著手實施其出版“新規劃”:與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等國家的部分本土書店合作,設置“中國書架”,穆平稱之為“樹葉”。而此前,尚斯在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和烏克蘭4個國家擁有4家出版社,他稱之為“根”,后來又發展了3家實體書店連鎖店以及網絡書城,他稱之為“枝”。

  開枝散葉,枝繁葉茂!穆平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

  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帶動了中國圖書的海外需求熱

  “尚斯一路摸爬滾打,是中國圖書出海的一個縮影。”作為一家自負盈虧的海外民營出版社的負責人,穆平深嘗酸甜苦辣。

  他的工作經歷不少,幾次中亞國家的出差,促使他成為“海外出版人”:逛當地書店,中國題材的書不多。2009年,穆平在俄羅斯注冊了一家出版社,並特意取名為“ШAHC”,俄文裡有“機遇”之意。不過最初的“尚斯”,沒給他多少機會。

  出版社推出的第一本書是《快速學漢語》。首印1萬本,賣得不好。組織翻譯了一些在中國國內頗紅的文化類、小說類圖書,也隻能以個位數銷售。兩年過去,庫存積壓,過去掙的錢全賠了進去。

  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中國”成為沿線地區備受矚目的熱詞,“漢語熱”“中國熱”迅速升溫。中國圖書在國外的需求量開始增大,國內的出版社主動上門尋求合作。尚斯抓住了這一機遇,組織翻譯、代為銷售了大量中國主題書,包括《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俄語版《歷史的軌跡——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習近平講故事》等。

  穆平介紹,這些主旋律的圖書在海外很有市場。事實上,當地媒體在介紹尚斯出版物時,就常用這樣的語言:中國主題,就是熱點。

  經過短短數年發展,尚斯創下了數個第一:俄羅斯第一家中國書店在莫斯科營業,在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創辦了中亞地區首家中國書店……憑借出版種類和數量,尚斯成為俄羅斯第三大中國主題圖書出版社。2017年,穆平相繼獲得了由俄羅斯作家協會頒發的“優秀文學傳播獎”、俄羅斯出版商協會頒發的“俄羅斯出版業杰出貢獻獎”,尚斯出版的圖書和旗下的書店也獲得了不少獎項。

  用當地易於接受的思維和話語體系,翻譯、發行、推廣中國圖書

  在海外出版社和實體書店裡,尚斯擁有一支268人的團隊,穆平是唯一的中國人。

  如此極致的“本土化”,緣於尚斯的定位——通過“純母語”思維和文化視角,實現對中國主題圖書海外出版的組稿、翻譯、發行、推廣。

  幾年前,國內一位學者帶著自己被翻譯成俄語的著作來到莫斯科,想通過尚斯的渠道銷售。穆平先請俄羅斯同事看,看半天也沒看懂,又讓一位學術背景相近的資深編輯看,依然不太明白。

  不僅如此,之前一家國內出版社組織翻譯專家團隊,將一本中文圖書譯成了俄文。另一家俄羅斯出版社得到授權后,也組織了當地的翻譯人才進行翻譯。兩個俄文版本相比,后者頁數遠超前者。原來,俄羅斯本土化編輯翻譯團隊,為該書增加了大量的背景介紹與注釋,語言風格也更貼近本國讀者,受到了更多俄羅斯讀者的歡迎。

  這些事讓穆平深刻認識到,要想讓世界了解中國,需要使用當地易於接受的思維和話語體系。

  於是尚斯組建起一個強大的專業翻譯團隊——來自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俄羅斯外交學院、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等高校和研究機構的知名漢學家,以及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的漢語研究所和本地大專院校的教授、漢學專家等,都加入到了翻譯隊伍中。

  曾經在俄羅斯最大出版社工作的斯馬拉科娃·阿列克山大,被穆平“三顧茅廬”時很猶豫。當他得知穆平為了出版社賣了自己的房子后被感動了:你有賣房的決心,我有工作的經驗,我們聯手創造一個最好的!

  今天的尚斯正朝著這個目標前行,7個語種的年翻譯數量遠遠超過5000萬字﹔每年出版的各語種中國主題圖書達300余種。過去的一年,僅俄語版就出版了150余種,讓俄羅斯翻譯界和許多媒體刮目相看。俄羅斯出版商協會主席康斯坦丁·車赤耶夫評價說:尚斯出版社在俄羅斯出版界取得的成就,以及尚斯書店開業以來對俄羅斯出版界和文化界的影響“是一個震撼和驚奇”。

  書店變身文化中心,圍棋講座、書法班等活動吸引更多讀者

  2016年7月,在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進口管理司的支持下,俄羅斯尚斯國際出版集團和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有限公司合作的書店在莫斯科著名的文化街阿爾巴特大街開業。但書店最初的銷售報表並不好看。

  如何改變這種現狀,吸引讀者走進書店?他們調整了經營思路。阿爾巴特大街上的這家書店,變身文化中心。圍棋講座、中國書法班、中國主題沙龍、中俄大學生交流沙龍、趣談中國文化項目等公益文化活動,不僅激活了中國圖書的忠實讀者們,更培養了一批新的中國文化愛好者。“粉絲”的增多,也引來了“流量經濟”。剛剛過去的2018年,銷售俄文版中國主題圖書12.6萬冊,銷售中文圖書2.5萬冊,銷售碼洋4168萬盧布……

  在書店周年慶典上,俄羅斯國立高等經濟大學教授、上海合作組織原副秘書長扎哈羅夫說:“這不是一個書店,我更願意把它稱為‘中國文化中心’,在這個書店進行的有關中國文化的介紹,影響了更多讀者。”

  除了在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接連創辦出版社外,尚斯還在聖彼得堡、喀山、明斯克、阿拉木圖、比什凱克、塔什干選址開店,形成中國主題圖書和中國風文化用品的集散地。

  穆平說:“我對中國主題圖書走出去,有更多信心!”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