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兒的濕地,有人管有人愛(美麗中國)

劉 毅

2019年02月12日10: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常德津市毛裡湖國家濕地公園生機盎然。

  朱遠斌攝

  毛裡湖濕地風光。

  資料圖片

  核心閱讀

  在一個地級市,濕地面積佔到全市面積的10.4%,濕地保護率超過70%,有8處國家濕地公園,形成覆蓋各區、縣(市)的國家濕地公園體系。為呵護濕地,關停污染企業、養殖場退養、濕地生態補水等難度極大的項目,仍然在鍥而不舍地努力著。這樣做值得嗎?“國際濕地城市”湖南常德的答案是:值!

  萬頃碧波蕩漾,兩岸蘆葦婆娑,鳥兒或在天空高飛,或在湖面嬉戲覓食,鳥鳴聲聲入耳……在湖南省常德市漢壽縣西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不時可見“八百裡洞庭美如畫”的悅目景象。

  濕地與森林、海洋並稱為地球三大生態系統,被譽為“地球之腎”。去年10月,在國際濕地公約組織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上,通過嚴格評審產生了18個全球首批“國際濕地城市”,中國有6個城市入選,其中就有湖南省常德市。

  “國際濕地城市”是怎樣建成的,在保護濕地方面有哪些好經驗、好做法?記者日前來到常德市,深入採訪,一探究竟。

  為保護濕地立規矩、畫紅線、探新路

  西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全球重要的候鳥遷徙越冬地和繁殖地。“現在國家一級保護鳥類達到5種。”保護區管理局資源保護科科長彭平波對記者說,“黑鸛最高紀錄78隻,小天鵝更是多得不得了,有兩三千隻。”

  這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景,來之不易。西洞庭湖2002年被列入國際重要濕地名錄,是我國現有的57塊國際重要濕地之一。不過,這裡長期面臨著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艱難博弈。“保護的力量,逐漸佔據上風。”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梅碧球表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理念深入人心,給西洞庭湖保護帶來了新局面。”

  2016年,漢壽縣政府專門針對西洞庭湖出台規定,在全國較早開展相對集中的行政處罰權試點,集合保護區、旅游、林業、農業、環保等8個部門的行政處罰權,有力保護一湖清水。近年來,保護區共查處各類非法破壞濕地行為案件41起,實現退養(殖)還濕6萬余畝,清除湖中非法圍欄圍網30余萬米。

  岩汪湖鎮岩汪湖村村民劉克歡,曾經在洞庭湖裡電魚、打鳥、圍網養螃蟹,和保護區管理局勢不兩立,“最恨的人就是梅碧球”。如今他看清了形勢,拆除圍網,成為西洞庭湖濕地保護協會會長,白天組織會員清理湖面垃圾,晚上配合執法人員打擊違法行為。

  在綜合執法、社區共建、社會參與、濕地恢復與重建等方面,“西洞庭湖管理模式”在全國叫響,不少地方專程前來取經。

  西洞庭湖的保護歷程,是常德市呵護濕地的一個縮影。常德地處長江中上游,擁有大小河流440條,沅江、澧水等四大水系縱貫全境。全市濕地面積達19萬公頃,佔國土面積的10.4%。“常德建立健全了濕地保護的制度和法律體系。對不同類型的濕地,採取了不同的保護措施,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長效機制。”常德市副市長龔德漢說。

  2016年取得地方立法權后,常德市通過的首部地方性法規,就是事關濕地保護的飲用水水源環境保護條例。此后不久,城市河湖環境保護條例獲得通過。

  常德市將濕地保護與修復作為“十三五”時期的重要任務。市政府與各區、縣(市)政府簽訂責任狀,將其納入年度績效考核內容。各類保護區和濕地公園分別建立了專門保護管理機構,確保“有人管事,有錢辦事”。

  曾經腥臭的魚塘變成濕地公園

  鼎城區十美堂鎮紫流村緊挨著鳥兒洲國家濕地公園。以往,村裡的魚塘和鳥兒洲的濕地,水質有著天壤之別。村民在魚塘養魚,大量投肥,塘裡的水腥臭不堪。

  村民聶志勇原來流轉了五六十畝土地養魚。他說:“投肥、投飼料,一條魚一年能長3到5斤,但同時破壞了環境,地下水也受到了污染。”為此,濕地公園管理處想出了個辦法:從2016年開始,以每年600元一畝的價格將土地流轉過來,恢復生態。“目前我們已經流轉、改造了300畝,投入300多萬元。”濕地公園管理處主任張勝保告訴記者。

  如今,這裡野鴨游弋。“這是我們種的菖蒲,這是睡蓮……”張勝保說,“水質由劣五類變成了二類水平。”

  水變清了,鳥兒多了,引來了不少游客。濕地公園管理處計劃每年在周邊多租100畝到200畝地方,增加鳥類棲息地,把鳥兒洲變成“鳥兒天堂”。

  聶志勇不能再養魚了,但環境變得更好,他也有了新的營生,“我包了200畝田種水稻,成立了合作社。水更清了,日子也更紅火了!”

  目前,包括鳥兒洲在內,常德市已建立了津市毛裡湖、桃源沅水、安鄉書院洲等8處國家濕地公園,數量居湖南省之首,形成了覆蓋各區、縣(市)的國家濕地公園體系。

  “根據國際濕地城市的提名要求,納入保護的濕地面積佔比必須不少於50%。”龔德漢說,“而常德共有13.3萬公頃濕地納入保護范圍,濕地保護率超過70%,遠高於國際濕地城市認証標准。”

  “常德的濕地保護卓有成效。”世界自然基金會全球淡水政策總監穆魯文·迪恩表示。

  去年濕地旅游綜合收入增長兩成

  穿紫河,一條流淌了千年的古運河,貫穿常德主城區。

  冬日的一天,年逾古稀的西園小區居民於澳忠正和老伴坐在河邊晒太陽。“現在環境好了,我們每天上午、中午、下午都來散步。”在附近住了三四十年的於澳忠和老伴你一言我一語地笑著對記者說。

  穿紫河一度是條“臭水溝”。2000年,常德市開始整治穿紫河。2015年,常德成為全國首批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城市,治理力度加大。

  在船碼頭匯水區域,記者看到,雨水並不是直接排入穿紫河,而是先匯集到河邊的生態濾池。生態濾池裡種了大量的蘆葦等植物,鋪設了過濾砂層,雨水在這裡過濾淨化,然后排到河中。“通過治理,穿紫河不再是墨汁一樣的黑臭水體,水質達到了四類。”常德市海綿辦工程組成員鄭孝雲說。

  如今,臭水溝變成了風光帶。穿紫河水質明顯改善,重新煥發生機,成為常德的一張“綠色名片”。入夜,坐上游船,泛舟於粼粼水波之上,欣賞璀璨燈光、精彩表演,游客心曠神怡。

  據統計,常德市累計投入200.7億元,實施了濕地生態補水、污染控制、生態恢復和綜合整治等重大建設項目﹔關閉規模較大的水污染企業86家,977個養殖場退養,珍珠退養面積達20.7萬畝。

  值不值?“這筆賬,常德市委和市政府算得明明白白:人居環境改善了,老百姓幸福指數提高了,這個價值是不能用金錢衡量的。”常德市林業局局長關建鋒說。

  可喜的是,大美濕地不僅帶來了生態效益、社會效益,也帶來了經濟效益,為常德經濟發展注入新活力。去年,外地組團而來的游客激增近4倍,全市旅游綜合收入同比增長21.8%。

  嘗到了治水的甜頭,常德正在繼續做好濕地保護這篇大文章。

  江北西部城區,新河水系北段綜合整治工程現場,工人們在寒冬裡忙得熱火朝天。這個工程屬於國家海綿城市建設示范項目和黑臭水體治理項目,包括河道拓寬、河道治理、生態駁岸建設、綠化等,是常德市“河湖連通”工程的重要一環。

  西城新區投資建設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健說,“整治工程完成后,新河水系將敞開通透、聯接暢通、水質改善,周邊環境質量明顯提升。”

  “我們要全面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要指示,用實際行動彰顯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堅定決心。”常德市委書記周德睿說。

  本版制圖:蔡華偉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