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建邊境牆解決不了移民問題”(新聞現場)

本報駐美國記者 張夢旭

2019年01月28日15: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得克薩斯州麥卡倫附近的美墨邊境隔離牆。

  位於伊達爾戈邊境口岸美方一側的一處二手物品交易市場。

  位於得克薩斯州布朗斯維爾附近的一處非法移民關押中心外景。

  本報記者 張夢旭攝

  ■邊境城市麥卡倫每千人的暴力犯罪發生率為1.46,只是全美平均水平的1/3。

  ■工作、商業和家庭紐帶把美墨邊境兩側的人們緊密聯系在一起。

  ■在移民問題上的自相矛盾、政策混亂,深刻反映了美國政治、社會和民意的分裂和對抗。

  伊達爾戈邊境口岸是連接美國得克薩斯州麥卡倫市和墨西哥雷諾薩市的主要過境通道,年過境超1000萬人次。日前,記者來到這個繁華、熱鬧的邊境口岸進行採訪。

  眼下,圍繞國會預算案是否應撥款建造美墨邊境牆問題,共和黨和民主黨產生嚴重分歧。盡管美國國會1月25日通過一項臨時撥款法案,美國政府將重新開門3周至2月15日,然而圍繞建造美墨邊境牆爆發的兩黨紛爭最終如何化解,仍然是個未知數。

  “麥卡倫的治安比芝加哥要好得多”

  在距離伊達爾戈邊境口岸不足50米處的美方一側,有一個偌大的二手物品交易市場,從衣服、鞋子到家具家電應有盡有。成群結隊的墨西哥人在周末早晨開車來到這裡,淘回一些物美價廉的生活用品。在出入境大道的兩側分布著數十家免稅店,店員哈維亞特告訴本報記者,每天下班時分,不少墨西哥人在這裡帶上點免稅商品回家,價格能比市價便宜近1/4。

  而在這些繁華的商業店鋪背后不足100米遠,就是一堵高大、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邊境隔離牆。美墨邊境總長1954英裡(1英裡約合1.6公裡),目前斷斷續續已經存在的邊境牆長度為654英裡,而美國政府的目標是要在整個美墨邊境都建起隔離牆。記者站在邊境牆美方一側,美國邊境巡邏隊的警車鳴著警笛不時呼嘯而過,這通常預示著巡邏隊員又發現非法移民入境。邊境貿易的繁華與抓捕非法移民的緊張,距離就在百米之間。

  70歲的當地居民尼尼奧·佩納出生在美國,父母是來自墨西哥的移民。他對本報記者說:“這裡被外界視作犯罪、販毒和幫派暴力的天堂。可事實上,麥卡倫的治安比芝加哥要好得多,最近一起謀殺案已經是一年多前了。”統計數據也印証了佩納的說法,麥卡倫市每千人的暴力犯罪發生率為1.46,只是全美平均水平的1/3。

  法律專業出身的佩納40年前在麥卡倫開辦了一家名為“南得克薩斯移民委員會”的法律服務機構,致力於協助非法移民申請庇護、對遣返令進行申訴以及幫助移民申請綠卡等法律服務。如今,他已經在麥卡倫以及周邊兩個城市開設了三家分支機構,每月約接手450起有關移民的案子,其中95%都與非法移民案件有關。

  “為什麼要用一堵牆把兄弟隔開呢”

  麥卡倫這個人口約14萬的小城,拉美裔佔到了總人口的75%。從加利福尼亞的聖迭戈到得克薩斯的布朗斯維爾,美墨邊境這樣的城市還有數十座,它們與墨西哥境內的姊妹城比鄰而居、相互依存。

  在麥卡倫市中心一家餐館,記者見到了50歲的諾維爾,他的父母同樣也來自墨西哥。當記者問及他對美墨邊境牆的看法,他直截了當地回答道:“這完全是在浪費錢財。整個城市的商業高度依賴墨西哥的客源,服務業和農業也需要墨西哥的勞動力,我們和墨西哥人就像兄弟一樣,為什麼要用一堵牆把兄弟隔開呢?”

  修建美墨邊境牆在美國成為一個高度分裂的話題。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調查,約57%的民眾反對建牆,38%的民眾支持建牆。但在美墨邊境,反對建牆的聲音則是完全壓倒了支持者。佩納說,整個麥卡倫市90%以上的居民都反對建牆,工作、商業和家庭紐帶把美墨邊境兩側的人們緊密聯系在一起。佩納的兒媳就出生在邊境對面的雷諾薩,每周兒子全家都要到墨西哥的岳父母家裡團聚。許多居住在墨西哥一側的居民同時也持有美國合法居民身份,他們選擇在墨西哥居住,早晨五六點就排隊通關,到美國這邊的農場、超市、飯店等地上班,傍晚時分再回到墨西哥的家中。

  “更多的非法移民是持有合法簽証來到美國,然后延期滯留形成的﹔更多的毒品是通過邊境口岸走私進入的,建牆完全不解決問題。”佩納認為,美國當前的移民政策就是一個悖論。一方面美國社會對移民有大量的需求,依靠他們來填補那些美國人不願意從事的工作﹔另一方面,白宮卻又一再拿非法移民說事,把非法移民描繪成毒販、殺人犯、黑幫分子。

  得克薩斯大學奧斯丁分校政治學教授、移民問題專家門查卡·瑪莎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拉美國家人口向美國流動,這一現象在過去幾百年中一直存在,這些人希望到美國追求更多的機會和更好的生活。美國也受益於這些移民,農場、建筑、市政維護、家政服務等行業的工人基本上都是拉美裔移民。

  “美國作為一個移民國家,從總體上講,移民對美國社會作出了貢獻。當前美國政府希望加強對移民問題的管理,選擇性地接受高層次移民。但是問題的關鍵是,國會應該對這些問題進行充分討論,目前修建邊境牆問題的僵局顯然沖淡了討論的重點。”瑪莎表示。

  “對抗無助於任何建設性方案的達成”

  如何處理移民問題,始終是美國政治一個難解的結。這兩年來,共和黨提出的移民改革法案在眾議院數次擱淺。在具體執法領域,美國政府先是要推行打擊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將數千名移民兒童同其父母強行分離,其后又懾於巨大的反對聲音和災難性的人道后果對該政策進行調整,事實上又回到了以往對非法移民“抓了就放”的老路上。

  瑪莎說,美國政府在移民問題上的自相矛盾、政策混亂,深刻反映了美國政治、社會和民意的分裂和對抗,而在修建邊境牆問題上的僵局,則是這一對抗的集中體現。歷屆美國政府和國會寧肯出台一些針對具體領域的移民法案,也不願對移民問題的全局進行重新審視。這樣的結果就是,當前美國的移民政策體系混亂不堪、自相矛盾,並嚴重滯后於現狀。

  瑪莎認為,“美國兩黨對抗無助於任何建設性方案的達成,修建邊境牆解決不了移民問題,兩黨的僵持也不會為解決這些問題創造任何好的氛圍”。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移民政策研究所研究員莎拉·皮爾斯最近撰文指出,“美墨邊境並不存在安全危機,如果有危機的話,也是美國庇護制度出現了危機”。2018年在美墨邊境抓獲的非法越境者人數僅為2000年的1/4,而且被捕者中,40%是尋求庇護的家庭移民和無人陪伴的兒童,而6年前這一數字的比例為10%。

  皮爾斯表示,“面對中美洲日益嚴峻的人道主義挑戰,美國政府給出的應對措施卻都是懲罰性的:將移民兒童與其父母強行分開、減少移民申請庇護的途徑並提高給予庇護的標准。這些措施都適得其反,進一步加劇了危機。美國花巨資建造邊境牆,還不如從源頭解決問題,把這錢花在改善中美洲國家的安全環境和經濟前景上”。

  (本報美國麥卡倫電)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