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地試水“登記離婚冷靜期”5個月 9成夫妻冷靜后沒離

2018年08月31日14:53  來源:成都商報
 

  圖片由安岳法院提供

  安岳試水“登記離婚冷靜期”5個月

  9成夫妻冷靜后沒離

  背/景

  8月27日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的民法典各分編草案,擬作出一條規定: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一個月內,任何一方不願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申請。

  聯合辦公

  法院聯合民政局成立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

  有針對性

  不會亂發《離婚冷靜提示書》,會看對方離婚原因,判斷是否屬於沖動型離婚

  可以中斷

  如出現家庭暴力、轉移財產等情形,可終止冷靜期

  事實上早在去年三月,資陽安岳法院就發出了四川首份離婚冷靜期通知書。今年3月底,安岳法院同民政局又聯手設立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對擬辦理登記離婚的夫妻,如調解中發現當事雙方屬沖動型離婚的,可發出《離婚冷靜提示書》,給予雙方一定期限的“冷靜期”。

  一個視線

  沖動型離婚在民政部門更多

  今年3月30日,安岳縣人民法院聯合安岳縣民政局成立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對前往民政部門辦理登記離婚的夫妻,如調解中發現當事雙方屬沖動型離婚的,將發出《離婚冷靜提示書》,給予雙方一定期限的“冷靜期”。冷靜期內,雙方原則上不得向民政部門申請登記離婚,或向人民法院起訴離婚。但期間如出現家庭暴力、虐待、遺棄、轉移財產等情形時,其中一方可向法院、民政部門提出申請,終止冷靜期。

  之所以在登記離婚環節增設“冷靜期”,蔣新儒介紹,安岳縣法院推出訴訟離婚環節的《離婚冷靜期通知書》后,取得了較好的效果。為此,他在去年5月就有針對沖動型離婚的夫妻發放《離婚冷靜提示書》這個想法。他說,當時在參加家事審判改革研修班培訓期間便提出,民政部門登記離婚數量遠遠高於法院受理的訴訟離婚數量,沖動型離婚的可能性在民政部門更多,如果在民政部門設立“離婚冷靜期”,效果會更好。因認為沖動型離婚在民政部門登記離婚環節更加凸顯,今年初,蔣新儒向所在法院領導提出了登記離婚環節設“離婚冷靜期”的想法,“這和領導的想法不謀而合。”他說,隨后,法院和當地民政部門協調,聯合成立了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主要就是防止沖動離婚,還有就是為夫妻雙方提供法律咨詢、情感咨詢服務,比如說從法官的角度對夫妻雙方進行勸解。”

  一個案例

  男的握手感謝 女的哭了

  安岳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成立后,4月2日,便發出了首份《離婚冷靜提示書》。

  安岳縣人民法院家事少年審判庭副庭長李紅婷介紹,當時,婚后在成都安家的一對夫妻因家庭瑣事發生爭吵,趕回老家安岳准備登記離婚。均為“85后”的夫妻倆育有一子,已上學。經安岳縣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介紹,夫妻倆主動撥打了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的預約電話,希望法官為他們主持調解。

  蔣新儒和李紅婷耐心聽了兩人傾訴后,對其婚姻狀況有了進一步了解,憑著職業經驗判斷夫妻倆屬於沖動離婚。合議后,工作室向雙方發放了《離婚冷靜提示書》。“走的時候,他倆還表示回去好好相處,不再離婚了。男的握住我們的手表示感謝,女的還哭了,說從來沒人指出她‘性格強勢’。”她說,8月30日下午,她還聯系了這對夫妻,確認他們未離婚,關系比較好。

  一個數據

  10多對夫妻九成沒離

  如今,5個月過去,安岳法院家事少年審判庭庭長蔣新儒表示,期間他們共發出約20份《離婚冷靜提示書》,目前已有10多份到期,到期的約90%未再提出離婚。

  蔣新儒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家事糾紛協同化解工作室設置在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共有兩間辦公室,每周一和周五,法院都會派人前去值班待命,因為這兩天前去離婚登記的人相對比較多。平常工作日,如果民政部門工作人員發現前去進行離婚登記的夫妻可能屬於沖動型的,也會通知法院安排人員前去勸解。

  蔣新儒還說,他們並不會亂發《離婚冷靜提示書》,還是比較慎重,會看對方離婚原因,然后分析是否屬沖動型離婚。“來辦理離婚登記的人是否屬於沖動類型,從言談之中就能看出來。”蔣新儒說。

  (吳霜雪 記者 姚永忠 王超 )

(責編:單芳、陳悅)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