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姐弟戀婚姻數量猛增 反映中國女性地位提高

李春玲

2017年09月28日09:09  來源:廣州日報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李春玲:“姐弟戀”婚姻數量猛增

  “男小女大”婚姻已與“男大女小”婚姻“分庭抗禮” 專家說這反映中國女性地位提高

  李春玲

  “許多研究都發現,當代青年人的婚戀模式出現了與傳統觀念不同的新趨勢。”多年來,一直致力於青年與社會分層研究的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李春玲在她最新的論作中對“80后”“90后”的社會特征做了一個全新的“掃描”。

  李春玲提到了一個特別的研究結果,在當代,“男大女小”的婚姻明顯減少,而“女大男小”的婚姻明顯增多。在她看來:“這是中國女性社會地位提高的表現。”

  “這種婚姻模式的變化,折射了在時代急速變遷之下婚姻觀念和社會關系發生的深層變革。”李春玲談道。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杜安娜 實習生張群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李春玲發表了一篇名為《社會變遷背景下中國青年問題研究》,引起了外界關注。李春玲提出,近10年來,當代中國青年呈現出突出的代際差異和較強的階層分化。

  在她看來,我國青年一代與中年、老年群體之間的差異非常明顯。在青年群體中,不僅“80后”與“90后”有差異,甚至,在“80后”內部也有“85前”和“85后”的差異。另一方面,青年群體本身的社會分化也比較突出。“現代青年的婚戀模式成為研究的熱點之一。”李春玲說,對1990年、2000 年、2010 年這三年的調查數據分析發現,中國夫婦婚齡差發生了較大變化:傳統的 “男大女小”的婚配模式有所改變,“男大女小”的婚姻明顯減少,而“女大男小”的婚姻明顯增多。也就是說,“姐弟戀”已經與傳統“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分庭抗禮。

  “姐弟戀”婚姻已佔四成

  廣州日報:你提到“男大女小”的婚姻明顯減少,而“女大男小”的婚姻明顯增多,變化幅度有多大?

  李春玲:曾經有學者根據中國婦女地位調查數據做了一個統計,根據1990年、2000年、2010年三次的調查數據來看年齡的匹配。1990年,“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佔70%,“男小女大”的婚姻佔13.32%。

  2000年有一點變化,但基本模式沒有改變。“男大女小”的婚姻從原來的70%下降到68.09%,而“男小女大”的婚姻佔14.37%。

  2010年,調查數據顯示了極大變化。這是本世紀開始以后發生的變化,“男大女小”的婚姻從68.09%下降到 43.13%,而“男小女大”的婚姻則上升到40.13%。兩種婚配模式差不多各佔一半。

  廣州日報:怎麼看待這種變化?

  李春玲:數據反映了一種趨勢。在我看來,這是女性社會經濟地位提高所帶來的一個變化。傳統的“男大女小”的婚配模式,與“男強女弱”的社會價值觀相匹配。在一個家庭裡,男性是家庭經濟支柱,女性處於輔助地位。

  “男小女大”婚姻不一定就是家庭裡女性各方面都比男性強,但起碼絕大部分的這種婚姻中,女性的社會經濟地位要高一些,或者兩者是相當的。這是女性地位提高所帶來的婚姻年齡匹配的變化。

  它同時也反映了人們在觀念上的變化。

  廣州日報:這與我國目前“男性多女性少”的人口結構是否有關系?

  李春玲:我國是存在性別比例不平衡的問題,但男性比女性究竟多了多少,對男女婚姻機會影響有多大,現在還沒有確定的結論。

  現在男性成婚比較困難主要存在於社會經濟地位比較低的人群中,比如一些貧困地區的農村男性。對中上階層或城市男性的影響不明顯。所以,農村地區的一些剩男,並不是導致“男小女大”婚姻模式的原因。

  女大學生超過男大學生

  廣州日報:從你做的青年研究的角度來看,怎麼看待當代青年婚戀模式的變化?

  李春玲:我主要從社會分層這一視角來研究青少年問題,研究青少年的教育經歷和就業過程,以及如何分配到不同的社會經濟地位上。

  現在的青年人有婚戀焦慮問題,大齡單身青年比例上升。為什麼剩男剩女越來越多,找到滿意的配偶越來越難?

  教育領域發生的一個變化與這些現象有關。現在,教育領域發生了一個很重要的變化,那就是性別比例逆轉。大家都知道,以前是男性受教育水平高於女性,但從“80后”“90后”開始,女性受教育程度逐漸比男性高,尤其是高等教育這一層次,女大學生越來越多,女生比例超過男生。

  教育地位跟社會經濟地位相關聯。以前,絕大多數女性都想找一個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但現在,女性找到一個社會地位和收入都比自己高的人,越來越困難。

  未來的變化,肯定是女性中得到好職位、高收入的人越來越多。但人們的觀念變化並沒有那麼快,傳統的婚姻模式還沒變,所以就出現了女性高端人群和男性低端人群找配偶難的問題。而選擇“女大男小”婚姻模式的人,則是順應了這一變化。

  廣州日報: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原因?

  李春玲: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人口流動的趨勢。中國目前人口流動趨勢,反映了社會階層的分化。比如北京、上海地區最高端人群和中產階層,往往向國外流動﹔中小城市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則往大城市流動﹔農村人口則往中小城市流動。比如,現在上海一些高端女性人群,要找本地匹配的男性比較困難,所以會向國外尋找。

  年輕人

  在社會中更有優勢

  廣州日報:你提到近10年來,當代中國青年呈現出突出的代際差異,怎麼理解?

  李春玲:青年未來在社會分層當中的狀況,我們叫代際分層。指的是不同年齡群在社會分層中的位置。比如,我們會分析在未來是老年人還是年輕人更有優勢。

  從目前中國發展狀況來說,年輕人比較有優勢。有一些年輕人剛一工作,收入就比父母高很多。年輕人在當代社會中更有競爭優勢,特別是在技術日新月異的當代社會。在很多新興行業,比如IT、金融業更願意招收年輕人。

  但在發展機會越來越多的同時,家庭背景也變得越來越重要。家庭背景比較好的年輕人,更容易爭取到優質的教育機會﹔父母社會、經濟地位高的人,就會得到更多社會關系網絡的幫助。

  現在的中老年人,他們所處的時代社會分化沒那明顯,雖然有地位、收入的差距,但到了年輕人這一時代差距越來越大。

  廣州日報:研究能否給未來相關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些積極的參考?

  李春玲:我們的研究提出了很多政策的建議。比如,扶助社會底層青年。如果父母文化低,又來自貧困農村,要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困難還是很多的。政府就應該提供一些扶助,讓那些有能力、勤奮努力的年輕人有發展的機會。這樣,社會才會穩定、順利地發展。

  最近十多年,我們做了大量教育不平等的研究,比如農村的孩子上大學越來越困難了。政府也聽取了建議,採取了措施。比如有大量資金投入農村教育發展,改善農村小城鎮的教育條件,提高教育質量。此外,關於大學招生,我們也提出往西部貧困地區傾斜,比如這幾年,我們提出了高校要提高農村生源的比例等。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