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出軌與情夫生子 丈夫:鄰居都知道我被戴綠帽

2016年08月16日09:42  來源:海南特區報
 

唐先生展示與阿麗的結婚証

唐先生和大女兒

  本報訊 “我被老婆戴綠帽,小兒子小文竟非親生,因一時氣憤,我打罵了她。”今年42歲的唐先生打進本報熱線反映,稱老婆離家搬出去住,最近還拒絕聯系他,他被迫無奈,隻好帶著兩個女兒去丈母娘家“找媽媽”。

  2007年,唐先生經人介紹認識了比自己小7歲的妻子阿麗,兩人婚后一直租住在海口,大女兒今年8歲,二女兒今年6歲。“阿麗和我結婚前,還和一名澄邁男子生了一個男孩,叫小楊(化名),今年快滿16歲了。”唐先生告訴記者,他婚前並不知道這件事,婚后才知道,隻要阿麗好好和他過日子,他可以都不追究。

  昨日,阿麗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稱,唐先生經常打她,她才選擇別的男人,“因為生活不穩定,我經常出去喝酒,因此認識了小文的爸爸。這個婚我一定要離,但是沒有能力支付兩個女兒的撫養費。”

  一次疑心洞察驚天秘密

  親子鑒定發現兒非親生,系妻子偷情與他人所生

  據唐先生介紹,他是廣東人,今年42歲,1990年來到海南,一直在工地上干工,2007年,經人介紹認識了居住在海口的阿麗,兩人后來發展成戀人關系。“同居后,阿麗不再工作,靠我每個月近1萬元的收入維持生計。”唐先生告訴記者,2008年,阿麗生下大女兒小娟(化名)﹔2010年,他和阿麗登記結婚,這一年,他們的二女兒小玉(化名)出生﹔去年3月份,“小兒子”小文(化名)出生。

  “小文出生后沒少讓我操心,由於是早產兒,小文一出生就住進保溫箱,期間花了差不多3萬元。”唐先生稱,看著瘦弱的兒子長得並不像自己,又聯想到阿麗生小文前,常常晚上出去玩,有時甚至夜不歸宿,他起了疑心,“在小文出生的第6天,我抱著他去做了親子鑒定,結果顯示小文並非我親生,當時,我整個人都崩潰了……”

  “但是,我並沒有告訴阿麗我做了親子鑒定,也不打算告訴她鑒定結果,隻要阿麗好好和我過日子,我不會追究這件事,兩人一起把3個孩子撫養成人。”唐先生嘆了口氣,無奈地說,但是阿麗生下阿文后依舊不顧家,終於有一天,兩人爆發了爭吵,他質問阿麗“兒子是不是我的”,阿麗說“神經病,你自己養的兒子還問是不是你的”。

  面對阿麗的否認,唐先生將親子鑒定書拿給阿麗看,阿麗才承認自己有一次出去喝酒發生了一夜情。“一次就能懷孕,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啊。”唐先生說,他因氣憤,動手打了阿麗。

  比被戴綠帽更可怕的是

  外出回家,街坊鄰居都知道自己“被老婆戴綠帽”

  雖然動手打了阿麗,但是唐先生並不想結束這段婚姻關系,隻要阿麗跟他好好過日子,其他的,他都不會追究。“由於工作的關系,我有時到下面市縣干工,有時則去省外,平時很少在家。”唐先生告訴記者,今年3月31日,他去深圳干工,一去就是兩個月,期間隻要發工資就給阿麗匯款。5月底,他結束工作回到海口,但沒想到等待自己的卻是,眾街坊鄰居議論自己“被戴綠帽”。

  “我從深圳干工回來,房東就告訴我,阿麗每天晚上10點多出門,次日6點多才回家,還經常夜不歸宿。”唐先生告訴記者,他后來了解到,為了出去玩,阿麗有時將小文送回離住所不遠的娘家照顧,兩個女兒也經常到外婆家吃飯看電視玩耍。

  昨日上午,唐先生的房東、街坊鄰居告訴記者,大家幾乎都知道唐先生家的事,“唐先生被老婆戴綠帽,和別的男人懷了小文,小文並非唐先生親生。”

  為了出去玩

  老婆竟叫與前夫所生兒子幫忙照顧3個娃

  “上個月,因氣不過阿麗常常夜不歸宿,我又動手打了她。之后,阿麗搬到外面住,我打電話勸她回家,但是她說現在村裡都知道了她的事,她沒有顏面回家住,希望我搬家。”唐先生告訴記者,他要干工,還要帶孩子,哪有時間精力搬家,所以阿麗一直在外面租房住,“7月5日,我在家附近看到阿麗乘坐一輛摩的,等摩的司機返回時,我便讓司機再原路回去,詢問房東得知阿麗的門牌號,“敲門進屋后,我看到屋內有男人的衣服,質問阿麗‘是誰的’,阿麗說是姐妹男朋友的,並不是阿文親爸爸的。”

  “我覺得自己被耍了,就在屋裡鬧了起來,房東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后,把阿麗趕了出去。”唐先生稱,之后,阿麗又搬走了,還將他的手機號碼拉黑,“但是其間,阿麗有時候沒錢了,會主動打電話給我,我們倆近日還在外面旅館開了幾次房。不過,阿麗每次一拿到錢就立馬‘消失’,兩人最后一次聯系是在本月5日。”

  “其實,阿麗在和我結婚前,還和一名澄邁男子生了一個男孩,叫小楊(化名),今年快滿16歲了。婚前我並不知道這件事,婚后才知道,但是生米已煮成熟飯,隻好選擇不追究。”唐先生說:“阿麗有時為了出去玩,竟叫小楊過來幫忙照顧3個孩子。”

  各方說法

  娘家支持離婚

  女婿嗜賭嗜酒,曾多次上門鬧事

  由於近來聯系不上阿麗,唐先生隻好帶著兩個女兒到丈母娘家找媽媽,但是丈母娘稱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他們無權過問。

  昨日,記者來到阿麗的娘家,阿麗的二嫂告訴記者,唐先生有時候喝醉酒就來他們家鬧,索要孩子的撫養費,為此,他們不止一次報警,“小姑子確實有問題,這一點我們也承認。不過,唐先生也有很多缺點,經常將阿麗綁起來打。”

  阿麗的大嫂稱,因為這件事,家裡經常鬧得雞犬不寧,派出所還來過好幾次,最終讓他們協商解決,“上周四,阿麗在微信裡稱,唐先生說一套做一套,還說怕唐先生拿刀殺她。”

  採訪結束時,阿麗的媽媽對記者說,希望女兒女婿能早日協商離婚,女婿不要再來家裡鬧事。面對丈母娘等人的說法,唐先生稱,自己確實也有缺點,不但嗜賭,還愛喝酒,有時一次能輸一兩萬,所以將家裡的錢全部交給阿麗保管,但是沒想到阿麗喜歡玩,還常常喝醉回家。

  女方執意離婚

  常遭家暴,外出喝酒發展姐弟戀懷孕

  採訪中,唐先生告訴記者,隻要阿麗能回來好好過日子,他願意不計前嫌,但是如果阿麗執意離婚,他拒絕撫養小文,並希望阿麗分擔兩個女兒的撫養費。如果阿麗拒絕支付,他將起訴至法院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昨日,記者多次撥打阿麗的電話,直到下午4點左右,阿麗才接聽電話,她告訴記者:自己曾有過一段婚姻,和一名澄邁男子婚后生下小楊,但是后來兩人離婚了。之后,她認識了唐先生並登記結婚,但是唐先生經常打牌,生活費時給時斷,生活不穩定,她因此經常出去喝酒,並在外面認識了一位比自己小的男人,也就是小文的爸爸。

  “我現在沒有和小文的爸爸租住在一起,只是和小文在外面租房住,小文的爸爸經濟條件也不好,但是有時會買些奶粉過來看望我們母子。”阿麗表示,唐先生經常打她,她才選擇別的男人,“我一定要離婚,但是沒有能力支付兩個女兒的撫養費。”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