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制作央視主播失誤集錦 央視主播紛紛關注

2016年07月26日09:40  來源:成都商報
 

央視主播們紛紛發微博關注“失誤集錦”

  90后制作央視主播失誤集錦火了 但說錯字扣款已漲至最高500元

  直播時摳鼻子、播報新聞時打嗝、將“通過電話聯系他”說成“通過電線聯話他”……近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被一段名為“央視主播直播失誤集錦第三季”的爆笑視頻刷屏,一本正經的央視主播們的各種口誤讓人忍不住大笑。事實上,“央視主播直播失誤集錦”之前已經制作了兩季,不少央視主播甚至邊笑邊看,和網友一樣等著最新一季的出爐。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系上該視頻的制作者,他今年才18歲。

  成都商報記者 邱峻峰 實習生 鄧美君

  央視主播自我調侃

  成失誤集錦片頭

  和前兩季不同的是,第三季的“央視主播直播失誤集錦”(以下簡稱“集錦3”)增加了一個“導語”:這是央視主播歐陽夏丹和朱廣權在2015年春節特別節目《一年又一年》中的自我調侃,朱廣權自嘲稱,“夏丹很善良,沒有說成你是歐陽,我再接一個我是夏丹,否則我們就上央視主播失誤第三季了。”從這個調侃可以看出,網友“世界停止喧囂”推出的這一主播失誤系列,已經成功引起了央視主播們的關注。

  鏡頭切換后,《新聞聯播》主播郭志堅一臉迷茫地整理稿件、央視國際頻道主播宋一平在播報一條新聞時連續4次打嗝、 《晚間新聞》主播彭坤將“賽龍舟吃粽子”說成“賽龍ZOU、CI粽子”、趙普摳鼻子后對著鏡頭說對不起……和前兩季一樣,主播們的口誤和失誤引發了不少笑點。有網友調侃“無差錯不報紙,無口誤不電視。”“普通話說得再好,舌頭也有打卷兒的時候”。在看主播們出丑的同時,也有網友表示理解,認為主播們還是很辛苦,不出錯是不可能的。

  “央視主播直播失誤集錦”系列最早是由微博網友“世界停止喧囂”在2014年推出,集合了央視主播們在直播中的口誤和技術失誤,一周內單條微博轉發量超過15萬﹔ 2015年初推出的第二季,根據優酷后台統計數據顯示,半年內點擊超5000萬。前兩季的視頻中,張宏民舌頭打結、李梓萌多次分不清翹舌音、康輝客串氣象主持老是找不准地名……主播們千奇百怪的失誤和他們平日一板一眼的嚴肅形成鮮明對比,立即戳中了網友的笑點,也讓網友們像追劇一樣期待最新一季的出爐。

  萬萬沒想到 制作者剛滿18歲

  7月22日,“世界停止喧囂”在個人微博中發出了“集錦3”,而他也宣布,這是整個系列的終結篇。截至昨日,這條微博轉發達到了8萬,僅這條微博視頻鏈接的播放已經達到了1918萬次。“集錦3”在上線28小時后,視頻話題搜索量已達1.2億,微博用戶轉發量23萬,全網點擊量已輕鬆破億,點擊甚至不輸一些熱門網劇。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系上“世界停止喧囂”,讓人驚訝的是,作為“失誤集錦”的發起人,這個叫馮楷的小伙今年才高中畢業,是個90后,7月23日才滿18歲,他正在大連的家裡靜靜等待大學錄取通知書。“我自己比較關注新聞,經常看央視的節目,看到一些主播的失誤覺得非常搞笑。”馮楷回憶,第一次制作失誤集錦是高一下學期,那時還不太會操作視頻制作軟件,自己便到學校的電視台學習,一邊學習一邊摸索一些制作。

  “失誤集錦”在網上走紅后,馮楷接到了不少視頻制作團隊的加盟要求,甚至有企業願意高價做一些植入,但最終還是被馮楷婉言謝絕。

  團隊努力半年 做出新一季

  在制作第三季時,馮楷已經有了自己的團隊,團隊一共4人,來自四面八方,甚至他和其中的2個人從未謀面。

  為了准備這次的第三季失誤集錦,他們提早大半年就制定出明確的分工計劃。按照分工,馮楷作為第一、二季的原創作者,繼續負責主持構思、剪輯和字幕工作,馬曉天擔負起片頭、片尾和后期效果的重擔,胡昀負責第一輪的素材搜集和篩查,蔡一鳴對素材進行二次篩查並進行補漏。

  最近一段時間,馮楷正在家裡等待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到來,因為喜歡新聞,他報考的專業都和新聞、編導有關。

  事實上,“集錦3”也成為這一系列的完結篇。馮楷說,有網友留言,這一系列的結束是不是央視給了什麼壓力,“其實並沒有。”馮楷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因為失誤系列,他認識了央視一些內部人員,得知央視不少主播都喜歡他制作的視頻。最讓馮楷自豪的就是第三季片頭,“看到朱廣權在拿‘失誤集錦’自嘲,索性我們就用這一片段用於片頭。”

  央視主播也在追看 沒上榜還“有點憂傷”

  事實上,連央視主播也在關注這個視頻。未被第三季失誤集錦選中的央視新聞頻道主播徐卓陽就在微博“抱怨”:“努力這麼久,還是沒上榜,看完有點淡淡的憂桑(傷)。”

  央視新聞頻道《新聞30分》、《新聞直播間》主播李文靜在第三季出爐后,第一時間在個人微博回應,笑稱這一季的制作精良了不少,居然有片頭了。李文靜還在問答平台“分答”中談到,稱自己非常期待失誤集錦,“每次看每次爆笑。”她爆料稱,有一次她在辦公室裡和同事一起看,結果那位同事笑得太用力,頭碰到桌子起了一個大包。李文靜認為,笑歸笑,這個視頻其實對央視所有主播都是一個鞭策。

  央視《共同關注》主播朱廣權表示,自己看“失誤集錦”時也忍不住要笑,“實際上我願意相信制作的網友是善意的,不是如此關注怎麼會如此惦記呢?這是真愛啊。”

  處罰漲價:主播說錯字最高會扣500元

  對於主播念錯字的處罰,央視新聞中心播音部副主任康輝曾表示,以前主播念錯一個字扣50元,但現在已經漲價了。康輝說,央視一直在抓錯別字,包括屏幕上的錯別字和主持人口播的錯別字,“現在是什麼樣?每個季度核查每個頻道或者部門,比如新聞中心,如果一個季度新聞中心錯別字在60∼90個字之間,每個字扣當事人300元﹔如果一個季度出現90∼120個,每個字扣當事人400元﹔超過120字以上,可能扣當事人500元”。除此之外,扣了當事人,還會扣部門。康輝舉例,比如說播音員出錯,新聞播音部就會被扣經費,一個字有時會扣到1萬元。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