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脖子卡防護欄 “眼鏡哥”托舉救人后默默離開

許邵庭

2016年07月24日15:37  來源:成都商報
 

救援現場

   21日中午時分,南充市南部縣城某小區,一名獨自在家的4歲男童不慎從臥室防護欄空隙掉下,脖子卡在防護欄上,身體懸空。就在圍觀群眾為男童安全擔心不已時,一名陌生的“眼鏡哥”和一名在附近巡邏的特警先后徒手爬上3樓防護欄,對男童展開施救。

   因擔心防護欄承受力有限,“眼鏡哥”獨自一人抱住男童,並讓男童的雙腿站在自己彎曲的右腿上,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最后,男童在消防部門的幫助下成功獲救后,“眼鏡哥”卻默默離開現場。

   22日,成都商報記者經過多方打聽,終於聯系上45歲的“眼鏡哥”鮮均,他說“當時也沒想那麼多,隻想盡快把孩子抱住,免得他掉下來”。

   驚險

   4歲男童頭部卡在防護欄

   21日上午11點半左右,南部縣絲綢街,一陣揪心的哭聲從一棟居民樓4樓陽台處傳來。

   “遭了,咋有個娃兒卡在防護欄上。”群眾循聲望去,一名男童的脖子被卡在防護欄空隙,脖子以下身體呈懸空狀。事發時,男童浩浩(化名)的母親馬女士並不在家。她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事發時,家裡隻有16歲的大兒子和4歲的小兒子在家。期間大兒子下樓辦事,讓小兒子獨自一人在家看動畫片,但幾分鐘后,小兒子便爬到臥室窗戶的防護欄上面,身子滑進防護欄的空隙。當馬女士接到電話匆忙趕回家時,發現防盜門被小兒子從屋內反鎖。

   正好經過的鮮均最初還以為是樓上發生了火災,細看才發現一名男童脖子被卡在防護欄,身體隨著哭鬧聲不停晃動,“就像在蕩秋千,但又像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可能”。

   救援

   他用右腿支撐住男童雙腳

   觀察之后,戴著近視眼鏡的鮮均快步走到旁邊一棟開旅館的居民樓,兩棟樓間間距大約1米。

   站在旁邊居民樓二樓樓道轉拐處的陽台,1米68的鮮均一個跨步,成功到達被困男童所在居民樓的二樓防護欄,緊接著又徒手上到3樓防護欄。隨后,一名在附近巡邏的特警也沿著鮮均的路徑,成功上到3樓防護欄,兩人對男童展開施救。

   站在3樓的防護欄上,鮮均擔心腳下的防護欄承受力,他右手抓住4樓防護欄慢慢移步,終於,他用左手一把抱住了男童。鮮均一邊安撫哭鬧的男童,一邊將右腿彎曲,讓男童將雙腳站在自己的右腿上。

   按照最初的想法,鮮均和身旁特警打算通過托舉的方式,讓男童的身體從防護欄空隙回到防護欄內。“我試了,不行,孩子胸部上不去。”體重110斤的鮮均擔心3樓的防護欄承受力不夠,他建議特警暫不忙靠近,先由自己一人抱住男童。

   為以防萬一,特警趕緊將熱心群眾找來的兩根繩子分別系在鮮均和男童身上,兩根繩子的另一端,則由旁邊居民樓上的群眾緊緊拽著。

   據悉,當天的室外溫度達到30多度。在堅持20分鐘左右后,汗水已經打濕鮮均的T恤,支撐男童雙腳的右腿也抖得厲害。而另一邊,由於男童家防盜門從屋內反鎖,趕到現場的消防官兵一時也無法進到屋內對男童施救。

   成功

   特警用鋼鋸鋸斷防護欄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有群眾找來一把鋼鋸遞給特警,特警決定鋸斷靠近男童被卡位置的鋼筋,讓鮮均通過空隙進到屋內。很快,一根防護欄的鋼筋被鋸斷,鮮均一手控制住男童的身體,一手抓住防護欄,從鋸開的空隙翻身進屋,然后從上方抓住男童的身體。

   鮮均說,卡住男童脖子的鋼筋還未鋸斷,屋外的消防官兵終於破開防盜門進入屋內,隨后用專業破拆工具成功救下男童。男童母親馬女士說,經檢查,兒子並無大礙。

   看著男童成功獲救,鮮均默默離開了現場。之后,有網友將當天的救援圖片發到網上,希望能找到這位陌生的“眼鏡哥”。

   22日,鮮均告訴記者,自己當天是在附近走親戚,以前也曾有過翻防護欄進屋拿鑰匙的類似經歷,“其實就是一件小事,沒得啥子,當時也沒想那麼多,隻想到盡快把孩子抱住,免得他掉下來”。成都商報記者 王超

(責編:陳悅、單芳)

推薦閱讀

貴州織金遭特大暴雨襲擊 大街變成河 6月28日,貴州織金縣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襲擊。27日晚至28日晨,織金縣持續十多個小時的暴雨,28日4時,織金縣城區北門大街、安居大道,一片汪洋。【詳細】

烏克蘭總統|歐安組織|武裝人員|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