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華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邵華,毛澤東次子毛岸青的夫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原軍事百科研究部副部長(正軍職),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因病醫治無效,於二○○八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六時二十八分在北京逝世。

  邵華原名張少華,湖南石門人,一九三八年十月三十日生於革命聖地延安。父親陳振亞,一九二七年參加平江起義﹔母親張文秋,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九三九年,父母按照黨的指示前往蘇聯,邵華和姐姐隨行。途經烏魯木齊被軍閥盛世才扣留,從此開始了嚴酷的鐵窗生涯。父親在獄中犧牲,使邵華種下了對敵人的仇恨。她與敵人進行堅決斗爭,參加過集體絕食。一九四六年六月,在黨中央的營救下,邵華隨母親和難友們集體回到延安。

  解放戰爭中,她隨軍轉移,從延安到太行山,從西柏坡到北京,她當過小宣傳員,在革命戰爭中成長,在馬背上和硝煙中度過了少年時代。
  一九四九年十月,新中國成立。邵華隨姐姐劉鬆林和姐夫毛岸英到中南海看望毛澤東主席。在毛澤東的關心下,邵華進入中央直屬機關育英小學讀書。一九五三年,以品學兼優的成績畢業,被保送進北京師范大學女附中學習。邵華從小愛好文學,一九五四年,她創作的詩歌《黃繼光》、《節日的夜晚》等作品在《少年文藝》上發表。一九五六年,考入北京女一中高中學習。一九五九年,考進北京大學中文系。在學業中,受到毛澤東的指點、教誨和熏陶,奠定了深厚的文學功底。
  一九六○年,邵華與毛澤東的次子毛岸青在大連結婚。一九六二年春,受毛澤東主席的囑托,邵華和毛岸青一同回湖南老家,到韶山看望鄉親,到板倉祭掃母親楊開慧烈士墓。
“文化大革命”中,邵華和她的一家受到迫害,后得到平反。一九七○年一月,毛岸青和邵華的兒子毛新宇出生。
  一九七○年,邵華調軍事科學院工作。歷任政治部宣傳處干事、計劃組織部對外藝術聯絡處正師職研究員、軍事百科研究部副部長等職,兼任中國軍事科學學會副秘書長。她熱愛本職工作,腳踏實地,認真負責,干一行,愛一行,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努力完成組織上交給的各項任務,為軍事科學院的建設,為軍事科研的發展,作出了自己的貢獻。一九九五年七月,被授予少將軍銜,成為人民解放軍屈指可數的女將軍。由於她的學術造詣和成就,獲軍事學研究員職稱。

  長期以來,邵華遵循父親毛澤東的教導,牢記黨和人民的期望,以高度政治熱情和責任感,學習和宣傳毛澤東軍事思想,學習和宣傳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光輝業績,學習和宣傳黨和人民軍隊的光榮歷史,做了大量工作,發表了許多有重要影響的史學和文學作品。一九九三年毛澤東百周年誕辰時,邵華和毛岸青共同主編出版了《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畫卷》﹔參加主編了《我們的父輩叢書》,獲得第八屆中國圖書獎和首屆“青年優秀圖書獎”。她和毛岸青共同主編了二十七卷本大型叢書《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在近三年中,他們不辭勞苦,先后到十多個省份調研,實地考察,收集資料,走訪當事人。這套叢書史料翔實,品位極高,愛到廣泛贊譽。他們還先后編著了《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紀念文集)、《少年毛澤東》、《詩人毛澤東》等著作,撰寫發表了《重讀<遠望>志更堅》、《爸爸希望我們健壯和進步》、《回憶爸爸勤奮讀書和練習書法》、《滾燙的回憶》、《親愛的媽媽,您好年輕啊》等文章。其中,《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被編入中學語言課本。邵華還先后撰寫了專著《陳振亞傳》、《我的媽媽--毛澤東的親家張文秋》,《毛澤東之路》(獲二○○二年中國圖書獎)﹔和毛新宇共同主編了《永遠的懷念--毛澤東誕辰百周年輯錄》。多年來,邵華共編著出版文學作品和學術專著八十余部、二千五百余萬字,獲得許多重要國家獎項,在國內外產生廣泛影響。

  作為文學家,邵華還參加策劃攝制了多部革命歷史題材影視作品。一九九四年,創作了描寫母親張文秋革命斗爭經歷的電視連續劇《風雨情》。一九九五年策劃拍攝了電影《楊開慧》﹔一九九六年創作攝制了七集電視專題片《女紅軍女將軍風採錄》﹔還有影視作品《尋覓嬌楊》、《毛岸英在抗美援朝》、音樂電視《最美的霞光》,歌曲專集《永遠的懷念》等。

  邵華是中國著名的攝影家。早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她即開始步入攝影領域,使用哥哥毛岸英從蘇聯帶回的老牌照相機拍照,留下了許多彌足珍貴的歷史照片。由於家庭淵源,她對紅色題材攝影情有獨鐘,曾經三走長征路,重訪革命聖地,拍攝了大量革命舊址、遺跡的圖片資料。一九九○年楊開慧烈士誕辰之際,她主編了《嬌楊畫冊》。邵華攝影題材廣泛。多年來,她以孜孜不倦的精神與超乎尋常的毅力,完成了人物專訪、革命舊址、風光風情、紀念活動、舞台、花卉等十幾部攝影專題,其作品曾多次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中國攝影報》、《中國攝影家》、《錦繡中華》、《解放軍畫報》、《舞蹈》等報刊雜志上發表,並多次在重大攝影比賽和展覽中獲獎。她的攝影作品集不斷問世,主要有《我的祖國》(獲首屆冰心攝影文學獎)、《偉人瓷韻》、《海之南》、《荷》、《菊影九九》、《百花爭妍》、《邵華將軍舞蹈攝影作品集》等等。她的個人攝影作品在全國十多個城市進行了巡回展覽。二○○七年三月,毛岸青去世,邵華雖帶病在身,仍發表了情深意切的紀念文章《又見韶山杜鵑紅》,精心主編出版了大型畫冊《平凡而偉大──黨和人民的忠誠戰士毛岸青》。

  邵華同志在中國攝影界有崇高的威望。她擔任第六屆、第七屆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同時擔任中國女攝影家協會主席。這是中國歷史上首位女性當選中國攝協主席。她盡心履行職責,主持中國攝影界的重要工作和重要活動,為中國攝影事業的發展和繁榮,為中國攝影家隊伍的建設,為推動中外攝影界的交流,發揮了重要作用。在邵華擔任主席期間,中國攝影家協會的會員由六千余名增加至一萬余名,各級、各種攝影組織如雨后春筍不斷涌現,越來越多的人進入攝影愛好者的隊伍,中國攝影家的作品在世界重大影展影賽中接連獲獎。中國攝影事業進入空前繁榮發展的歷史時期,受到中央領導的熱情表揚和全國人民的廣泛贊譽。

  邵華是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她連續擔任四屆全國政協委員,還擔任全國婦聯執委、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花卉協會名譽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等職務。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她積極參加調研、考察等活動,認真履行參政議政、民主協商的職責,每年都深入部隊、工廠、農村、學校,到人民群眾中去調查訪問,了解群眾疾苦,傾聽人民心聲,為政協寫出了數十個提案。她熱心社會公益事業,以一個母親的博大愛心、忘我的工作精神和巨大的人格力量,為發展社會公益事業,支援老少邊窮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發展婦女兒童事業,保障婦女童權益,做了大量工作。她以多種形式幫助失學兒童,支持創辦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關心祖國的未來,關懷青少年一代的成長進步。她關注祖國的統一和民族團結,為國家振興作貢獻。她多次訪問朝鮮,祭掃志願軍烈士陵園,先后出訪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日本、越南、柬埔寨、比利時、荷蘭、瑞典等國,促進中國和世界人民的友好往來。

  作為毛澤東的兒媳,毛岸青的夫人,邵華以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精心相夫教子,承擔著家庭的重擔。在毛岸青身體不好的情況下,邵華家裡家外,樣樣操勞,給予丈夫無微不至的關心和照顧。她精心撫養和教育子孫,延續家風,弘揚傳統,堪稱楷模。在她的倡議和組織下,還與家鄉人民一起修整了楊開慧等烈士的陵園。
邵華對黨和人民無限忠誠,對革命事業矢志不渝,具有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和崇高的政治品德。她努力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樹立和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和行動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她始終牢記和實踐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深懷愛民之心,關心民生疾苦,努力為社會、為人民多做貢獻。她在病重期間天天關心受災地區,多次率全家捐款救災。她以頑強的毅力與病魔作斗爭,表現出豁達樂觀的精神。邵華不愧毛主席的好兒媳,黨的好女兒,黨和人民的忠誠戰士,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尊敬和愛戴。

  邵華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生。我們要緬懷她的杰出業績,學習她的優秀品質,發揚她的崇高精神,在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旗幟,為奪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新勝利,振興中華民族而努力奮斗!

  邵華同志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幼年的毛岸英、毛岸青和媽媽楊開慧

從新疆監獄剛回延安的孩子們(后中為邵華)

40年思齊、邵華、少林三姐妹
 
1961年,毛岸青,邵華與父親毛澤東合影


50年代初與媽媽張文秋、姐姐思齊、妹妹少林在北京


在育英小學

在北京師范大學女附中

在北京大學

60年代與岸青一起看望父親(婚后)
50年代末期與毛澤東合影

50年代末期與毛澤東合影

50年代中期邵華、少林與毛澤東合影

60年代中期和岸青看望父親
1960年在大連結婚

回湖南家鄉探親

毛岸青一家合影於70年代
70年代與新宇

回湖南家鄉探親

2000年夏全家合影於大連
2007年參加全國政協會議

2006年,與新宇、劉濱赴朝鮮為毛岸英掃墓

與孫子毛東東為岸青祝壽

2003年三八婦女節
2004年,李敏、李訥為哥哥岸青祝壽

風採

2005年夏和孫子毛東東

2007年八一建軍節全家合影
邵華著作
 
總策劃:毛新宇 劉濱

 

(責編:雷陽、單芳)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