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孫子用紅漆污損冰心墓碑 斥其“教子無方”--圖片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冰心孫子用紅漆污損冰心墓碑 斥其“教子無方”

2012年06月02日14:45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墓碑被涂紅色漆 現場受訪者供圖



  揚家丑或涉財產糾紛? 油漆紅字斥“教子無方枉為人表”———

  孫子紅漆毀墓碑

  冰心泉下怎安心

  羊城晚報記者 余姝 通訊員 李婷 常靜靜

  著名女作家冰心和丈夫吳文藻在京紀念碑被人用紅漆涂上八個大字“教子無方 枉為人表”!

  6月1日,羊城晚報記者趕赴紀念園確認此事,通過調查發現,毀壞冰心墓園的是其孫子吳山,矛頭對准的則是冰心的兒子吳平。吳山為何要做出此舉,背后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矛盾?吳山和吳平方面各執一詞。

  紀念碑上涂紅漆:教子無方 枉為人表

  昨日一早,記者趕往位於北京西北八達嶺地區的冰心紀念碑所在地———北京中華文化名人雕塑紀念園。該園負責人張鐵軍接待了記者, 並向記者介紹了基本情況。5 月31 日下午紀念園值班人有事不在, 吳山帶領數人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進入紀念園,在冰心、吳文藻夫婦的紀念碑上用紅漆刷上幾個大字, 並用紅漆貼上一封信,因為5月31日晚上下雨,信被吹落到山下,后經工作人員四處尋找,在記者採訪期間找到了那封信,記者看到那封信背面是油漆痕跡, 正面是白紙黑色粗體字,關於信的內容,張鐵軍介紹說是吳山宣稱的關於吳平包二奶的事情。

  據該園相關人士介紹, 這是一場源於家庭矛盾糾紛的鬧劇。吳平與吳山有財產糾紛,吳山曾要求吳平給予其兩套房子並現金數百萬元,但是吳平拒絕給予現金,並且兩次對簿公堂,法院兩次都判吳平勝訴,於是敗訴的吳山採用這種方式吸引社會關注。

  介紹完情況后,張鐵軍帶領記者到冰心紀念碑查看現場情況。爬上幾段階梯之后到達一個群山擁抱的高聳的平台,平台上有數位文化名人的紀念碑,如夏衍、田漢、葉聖陶、曹禺等文學巨擘,平台四周重巒疊翠,草木蔥蘢,蔚然生秀。冰心、吳文藻夫婦的紀念碑位於平台的最后一排,上面留有油漆刷上的鮮紅的大字“教子無方 枉為人表”,與四周典雅靜謐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張鐵軍表示,因為冰心的紀念碑屬於文物,而且價值不菲,吳山的行為屬於破壞文物設施和財產, 所以他們打算保護現場,並到相關單位報案。

  吳平友人:財產經判決,包二奶証據不足

  記者撥通了吳平的電話,但還未等記者表明來意,就被對方挂掉。隨后,一位自稱吳平友人的男士撥打了記者電話,他向記者表示,對於此事自己有所了解,願意接受採訪。此人稱,冰心與吳文藻育有一兒兩女,其子吳平共有過兩段婚姻。

  吳平的第一段婚姻因為自己被打成右派而結束,后來與第二任妻子,即吳山的母親陳凌霞結合,育有一兒一女。吳平與陳凌霞婚后多半處於分居狀態,感情本身就比較淡薄。

  關於財產糾紛,此人表示:“吳平先生與陳凌霞女士於2011年通過法院正式判決離婚, 夫妻名下共有的三套房產, 其中較好的兩套判決給了女方,男方獲得相對較差的一套。其女對於父母的離婚和財產分割並沒有過多干涉,但其子吳山對於法院的判決並不滿意。”

  關於吳山指責父親“包二奶”一事,該友人表示,吳平與陳凌霞離婚時曾涉及吳平“包二奶”一事,但法院認為証據不足,判定為不成立。

  對於吳山毀壞冰心雕塑一事,冰心文學館館長王炳根指斥這是“極端、不文明、不道德的行為。將家庭的事情、道聽途說的事情加諸冰心先生身上是很難以想象的事情”。

  吳山:我被逼無奈

  希望父親給母親一套房子加300萬

  通過在微博上爆料的網友,記者聯系到吳山本人。吳山承認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己所為,但是“被逼無奈”,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自己不會揭露這些家丑。吳山說:

  “我當時還想把墓碑給砸了,后來被自己的幾個朋友給攔住了。所以在上面寫了八個字‘教子無方枉為人表’。”

  談到這次行為的原因,吳山說:“我的父親對我的母親極其不公道。我這樣是為了我的母親,想引起社會重視。”吳山說,父母的離婚官司前后打了6 年,但離婚時房產分割不公平。離婚時分割的三套房,一套是父親的房子,一套是母親單位的房子,另外一套是其外婆留下的房子,吳山認為這一套根本不應該算作夫妻共同財產。吳山說,奶奶(冰心)去世時留有11 套半房子,分給三個子女,每個子女差不多能有4 套房,但在吳平夫妻離婚時,卻並沒有對這些房產進行分割。關於父親的真實財產,吳平認為父親應該有上千萬元的身家。

  但父親在姥姥家住了40年,卻一分錢也沒有給過,離婚后也沒有給母親扶養費。

  吳山說:“按正常比例分,他應該給我媽兩套房,500萬元。現在我媽什麼都不要了,隻要300 萬元。但他一分不給,房子還要拿走。而且還拿我姥姥的房子出來分!”吳山現在所住的房子即為法院判給吳平的房子,吳山說如果父親能把這套房子給母親,再另付300萬元的話,便“暫且饒過他”。

  吳山否認父母長期分居的說法,他說離婚對於自己母親的打擊很大,她已經七十多歲了,患癌症多年,被醫院認定為危重病人。但自己的父親不僅在財產上對母親不公,在感情上也不忠。吳山說自己貼的那封信中指的是父親與同事有婚外情,吳山表示此人是吳平以前的秘書,比吳平小40 多歲。

  記者問他是否害怕對自己的行為承擔法律后果時, 吳山輕聲一笑說:“我不怕,等著他們來找我。”
(責任編輯:單芳、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