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一奸殺嫌犯從死刑改判15年仍不服--圖片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山西一奸殺嫌犯從死刑改判15年仍不服

2012年04月26日09:51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死者李小花



  李小花(化名)的姨媽馬桂英至今仍記得,8年前外甥女微笑著離開了家,說買完車票就回來吃飯。孰料,這一去竟是永別,6天后,她被發現倒在溝渠中。

  事發不久,當地警方就偵破此案,犯罪嫌疑人栗樹華也被判處死刑。

  可8年來,這起案件卻峰回路轉“凶手”起死回生,案子則成了無頭案,就連犯罪嫌疑人原本要賠償的6萬多元也泡了湯。2004年至今,這起命案被山西省高院4次發回重審,臨汾市中院5次判決,至今仍“無解”。近日,案件再度“輪回”到了山西省高院。

  “為什麼一個案子判了8年都判不下來?我女兒不是白死了嗎?”兩鬢斑白的李小花父親含淚問蒼天。而這場案件的庭審“拉鋸戰”也引發很多專業人士的深思。

  2004年2月27日,山西省洪洞縣公安局的報警電話急促地響起,有村民在電話中驚惶地表示在河道中發現一具女尸。民警迅速趕往位於縣城東的澗河灘,經過尸檢,警方發現女尸遭遇過性侵犯,頸部有明顯勒痕,確認為勒頸窒息死亡,澗河灘不是案發第一現場。警方除了找到死者留下的一個頭套,並無更多發現。

  懸案引發恐慌:

  公安比對足跡定疑凶

  2004年2月21日下午,洪洞縣曲亭鎮師村農民李雙記的女兒李小花去火車站買火車票,准備第二天回學校上課,當晚天色已暗,仍未見女兒回家。李雙記焦急地打電話給姨媽馬桂英,答復是李小花下午出去后就再沒回去,李家人最終報案。

  這具女尸與李小花的年齡相符,警方通知李雙記夫婦前去辨認尸體,結果証實,女尸正是走失一周的李小花。李雙記夫婦當時簡直懵了,案件讓周邊村民無不提心吊膽。師村村民王彩鳳回憶說,村民們都不敢讓女兒單獨上學,都有大人接送,當地中學甚至還專門提早了放學時間,讓學生早些回家。

  鑒於此案的惡劣和在當地群眾中造成的恐慌。洪洞縣公安局成立了“2·21”專案組,但偵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就在此時,民警在拋尸現場周圍發現多處可疑的腳印,案情有了轉機。

  足跡鑒定專家通過足跡推斷,犯罪嫌疑人身高在1.75米到1.82米之間,年齡在30歲左右。但經過3個月的地毯式排查,依然未發現疑犯線索。7月16日,案情有了突破。民警在現場南面的澗橋村排查的時候,聽說數日前當地又有女性被強暴。

  民警最后找到了這名女性,講明利害后,受害人王梅(化名)講述了7月13日的案發經過,警方分析發現,嫌犯作案手法與李小花之死有相似之處。民警隨后發現了一位名叫栗樹華的中年男子十分可疑。

  為進一步核實身份,警方拘傳栗樹華。通過辨聽聲音,王梅確認栗樹華是凶手。盡管警方認定王梅被強奸一案是栗樹華所為,但沒有証據証明栗樹華和“2·21”強奸殺人案有直接關聯。洪洞縣警方請來足跡專家,對栗樹華的腳印進行模擬實驗。檢驗發現,現場皮鞋足跡小於栗樹華皮鞋足跡樣本0.5~1厘米,但這一差異並非本質差異,現場皮鞋足跡樣本與栗樹華皮鞋足跡樣本雖非同一雙皮鞋,但反映的腳型結構、形態特征和步法特征一致。結論為:李小花被殺案現場的負重皮鞋足跡是栗樹華遺留的。

  警方連夜對栗樹華進行了突擊審訊,栗樹華最終交代了整個犯罪過程。通過審訊,栗樹華陸續交代了自己在過去半年間陸續強奸了6名女子的犯罪事實。但由於其中幾起受害人沒有報案,警方最終認定其中4起為栗所為。原來,早從2003年12月起,這個色魔便將魔掌伸向了周邊單獨出行的女子,並涉嫌強奸殺害了李小花。

  栗樹華與受害者李小花都是洪洞縣人,栗樹華犯案當年30歲,為洪洞縣大槐樹鎮辛堡村人,是當地一家菜市場出售觀賞魚的個體戶,犯案當時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栗樹華被抓獲終於讓籠罩在當地的陰霾散去,當地群眾聽聞接連強奸、殺人的“採花大盜”被抓,無不拍手稱快。這也讓李雙記夫婦多少感到一些安慰。為了感謝干警們在不到半年時間內便抓獲罪犯,夫婦倆還給公安局送去了一面錦旗表示感謝。當地媒體也對當地干警快速破獲此案進行了報道。

  疑凶翻案:

  不斷上訴死刑改15年徒刑

  但故事並沒有結束。這起案件卻在隨后的8年間風波不斷。

  2004年12月,臨汾市檢察院就栗樹華所涉4宗強奸和殺人案向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05年8月,臨汾中院一審判決認定檢方指控的4起犯罪事實全部成立,判決栗樹華犯強奸罪,判處死刑﹔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合並執行死刑,並處罰金3000元﹔此外,栗樹華還應賠償李小花家屬李雙記夫婦58263元。栗樹華不服提出上訴,山西省高院以事實不清、証據不足為由發回臨汾中院重審。

  在被省高院第一次發回重審后,臨汾中院第二次判決與第一次幾乎一樣,只是對李小花家屬的民事賠償由5萬余元改成了65636元。可栗樹華再次上訴,山西省高院又以事實不清、証據不足發回重審。

  2009年,臨汾中院作出第三次判決,此次判決認定的事實與此前相同,但量刑由死刑變成了死緩。讓人吃驚的是,保住了命,栗樹華仍不買賬,當地檢察院也對判決提起抗訴。山西省高院還是以事實不清、証據不足發回重審。可2010年10月,臨汾市中院再審還是維持原判。

  實際上,在第一次庭審時,栗樹華就開始翻供。他辯稱,其穿44碼鞋,足跡鑒定時讓其穿42碼鞋,其穿不上,就在后面剪了一個口。並稱他不是致死李小花的凶手。隨著庭審次數的增加,結果正在朝著栗樹華有利的方向發展。

  2011年11月,臨汾市中院第五次開審此案。這一次,栗樹華的命運再度逆轉。法院認定,栗樹華強奸李小花致死案,証據不足,公訴機關提供的栗樹華到案后所做的有罪供述及其指認、辨認現場的筆錄和照片,並無其他証據印証。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有關現場附近足跡的鑒定意見,由於目前物証技術行業對足跡檢驗,尤其是對步法追蹤演變而來的人身識別技術爭議較大,在缺乏其他客觀証據佐証的情況下,不能單獨証明本案事實。因此,現有証據不能証實李小花致死確系栗樹華所為。並且,在公訴方指認的4起強奸案中,最終被認定的案件也隻有兩起。

  最終,該院以強奸罪和搶劫罪分別判處栗樹華有期徒刑10年和5年,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2000元﹔栗樹華不承擔其他民事賠償責任。
【1】 【2】 【3】 

 
(責任編輯:陳悅、單芳)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